下午放学的时候,收拾书包,就看到了粉红色信封,打开一看,居然是情书。

  很难形容我刚收到这玩意的感受,窃喜绝对占了绝大多数。

  一般都是男的给女的写,没想到我居然也能有这待遇,内容是这样。

  我喜欢你,觉得你很有男人味,特热血,我喜欢英雄,可以认识下吗,落款是糖糖。

  糖糖,应该是个昵称,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我有点不好意思给别人看,脸一红,匆匆收进书包,就带回去了,结果小虫抄作业的时候又给我翻了出来,顿时红了眼:“老四,你个禽兽!”

  耗子急匆匆的凑过来:“咋了?”

  小虫哭丧着脸:“居然有女的给老四写情书了。”

  一听是女的,耗子就没兴趣了,坐在边上安心的打游戏。

  在女人方面,小虫是我们宿舍公认的短板,想搞,又搞不到,至于耗子,不在这个行列,毕竟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小虫满眼嫉妒,凑过来问:“这个糖糖是谁?”

  我摊手:“不知道。”

  他舔了舔嘴唇,一副侦探推理的模样:“写情书,有点老套,女追男,更是偶像剧的套路,感觉能这样玩儿的女的,多半长得不好看,恩,应该是这样了,丑比喜欢上了你,又不好意思见你,先用情书撩拨你。”

  听得我一阵后怕,一巴掌拍在小虫脑门上了:“闭嘴,再提这事,我弄死你!”

  小虫趴在床上狂笑。

  我继续写作业,脑子里却是一个满脸痘痘的胖女人的形象,满脸娇羞,跟我表白,想到这,打了个冷战。

  就像是生活中的一个插曲,暂时能带来一些乐子,但成不了主要旋律,接下来的一周,我基本上每次都能收到情书,都是这个糖糖写来的,我挺纳闷,难不成是我们班的人?不然怎么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放进我书包的?

  我用审视的目光瞅着别人,发现好几个女人都冲我笑,我问她们,知不知道这事,她们竟然说知道,我问谁写的,又不肯说,只是笑,说你以后肯定就知道了。

  本来,我应该是好奇的,但每次想到小虫说的话,都打冷战,看见情书也就不管了,拆也不拆,顺便就丢进了垃圾桶。

  这天,我回到宿舍,耗子仍然打游戏,小虫没回来,耗子说:“被你刺激的红了眼,说是出去买玫瑰花,要继续搞定二班的小野马。”

  结果一直到了晚上,小虫都还没回来,我觉得不太对劲了,就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小虫不会出事了吧?”

  我坐不住了,想到一个可能,这些日子打了不少人,不是想跟我们作对,先把小虫给收拾了吧。

  酷匠y网2《正f版/首n发@

  隔壁宿舍住的是二班的学习委员,我去找他,问他江灵依的联系方式,要来之后,直接就打电话过去,我问:“小虫呢?”

  那边停顿了下:“你是谁?”

  我说:“我是小虫,不,陈龙的室友,我想问问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江灵依直接挂断了电话:“神经病。”

  耗子眼巴巴的瞅着我,我耸了耸肩:“不在那。”

  耗子急的来回走:“那这孙子到底是去哪了,好歹给个信儿啊。”

  我也急,关键心理敏感,斌子不在了,小虫跟耗子又刚刚恢复斗志,眼下出了这种事,我就不放心了,可就在我们很紧张的时候,小虫居然自己跑回来了。

  什么伤也没有,精神还很不错。

  耗子一把抓住他:“你跑哪去了,怎么打电话也不接?”

  小虫气喘吁吁,像是狂奔了很久一样:“我知道前面打我们的校外那伙人是谁了!”

  闻言,我眼前一亮,倒了杯水给他喝掉:“你仔细说。"

  小虫抹了一把汗水,坐在床上说,姥姥的,今天我本来是想出去买九十九朵玫瑰,二次去跟小野马表白的,结果到了花店一看,我的钱只能买个花瓣,这玩意也忒贵了,纳闷之下,我就决定回来了,路过夜市的时候,看到几个人在那边吃烤串,还喝酒,听着声音耳熟,仔细一看,好嘛,就是前一段时间打过我们的那群人!

  说到这,小虫又是愤怒,又有些后怕。

  他们早就跟我讲过,五天挨了三十六次打,这三十六次里面,多数是学校里的人干的,剩下的全是校外的这伙混子,甚至说,不少学校里的人,也是校外这帮混子指使的,他们喊着报仇的口号,说是要搞我,因为我不在,而一直找小虫他们出气,这群人下手太狠,基本上照死里打,也就是他们,打的小虫跟耗子没有了胆气,所以他们对这群人的恨意完全超越了魏强等人。

  小虫看着我说:“老四,我记得你以前提过,你把外面混的混子头陈哥给办了,是吧。”

  我点了点头:“对啊。”

  小虫说:“这帮人就是跟着陈哥的,我听他们说,因为你陈哥死了?没明白意思,怎么就死了,跟你有啥关系,反正他们因为这个,要找你报仇,还说手上有照片什么的,过两天就要印出去,在我们学校发。”

  什么!

  我惊得站起来,这照片居然还在?原本以为陈哥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他的那帮小弟,竟然又纠结在了一起,阴魂不散。

  耗子也站起来:“什么照片不照片的,跟老子没关系,老子就想找他们报仇,一群棒槌!”

  我脸色很难看,这件事情实在是棘手,我拍了拍耗子肩膀:“稍安勿躁,让我仔细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事儿。”

  照片照片,怎么又绕回到杨盼身上了。

  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还在纠结这个事,哪里知道第二天到班里,魏强已经在门口等我了,他低声说:“外面混的鸟毛哥让我带句话给你,有种的下午就出去,他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