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犹豫,我一棍子直接对着魏强的后脑手敲下去了,本来,我们只是点小仇小恨,但现在,我却有必须要收拾魏强的理由。

  因为耗子跟小虫,他们现在的模样,跟我记忆中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极端,我无法接受这一点,耗子说,五天被打了三十六次,听着的确足够触目惊心,但这绝不是变成怂比的理由,我不想失去这两个兄弟。

  我不知道这三十六次里面,魏强占了多少次,但我知道,他是我第一个要干掉的目标,不为别的,就为了让小虫他们看到,没有斌子,我们也能活,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

  魏强撒着尿,正是舒爽的时候,突然间遭到重击,那话一抖,尿了一裤裆,整个身体也往前跌下去,脚踩在坑里,臭水夹杂着污秽溅了满身,魏强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叫,回头指着我:“叶飞,又是你!!!”

  很显然,他想到了曾经不好的经历,那一次跟着斌子,我们四个就在厕所堵了他一次,这是第二次。

  我冷冷说道:“对,又是我。”

  \:酷E匠*网正WS版~首发t4

  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我把他整个身体往下按,另一只手拿着棍子疯狂的打他,我想把这个王八蛋按到坑里,让他尝一尝吃翔的味道,魏强也发现了这一点,拼死反抗,就是不蹲下去,我只能更加用力的打他。

  这时候两个跟他一起上厕所的人跑过来了,一个人拽我,另一个人夺我的棍子,我被极大的力气拽开,棍子也抢走了,但还是红着眼,不解气的踹着魏强,最后一脚踢到鼻子上,魏强的鼻血都喷出来了。

  他捏着鼻子,一身臭气,冲着我吼道:“打死他,打死他!”

  我推开他们想跑,结果刚出厕所就被堵住了,被人按在树荫下,一顿暴打,魏强没在,他拿校服捂着脸,很丢人的跑回宿舍。

  挨着打,我还挺开心,看着魏强灰溜溜的跑了,我就傻乐,至少他比我丢人的多。

  我回去的时候,一身狼狈,反穿着的校服上,全部都是鞋印子,瞒不过小虫和斌子,两个人冷笑一声,似乎在说,吃亏了吧。

  我没跟他们解释,说不通,反正这事儿没完。

  第二天,我又去厕所蹲着,等魏强,结果这厮学聪明了,撒尿之前,先找了几个人进来找了一圈,我被逮住,魏强暴怒:“你他妈还想搞我!”

  我一个人单挑他们一群,这是一场不平等的战斗,但对我来说,也不是不能接受,不管谁打我,打的怎么狠,我就盯着魏强,就是死,我也要咬下他一块肉。

  校园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景象,一群人围着一个人打,而那个人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殴打,却跟没事一样,只是盯着其中一个,用拳头,用脚,甚至用牙齿,魏强的耳朵被我咬住,整个脸色都变了,带着哭音叫唤:“拉开他,拉开他,叶飞,你他妈就是条狗,疯狗!”

  好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魏强跟叶飞刚起来了,这两个人,哎,老仇家了。”

  “斌子不在,叶飞算个什么?你看看其他的人,不也都认怂了,我看他认怂也是早晚的事儿。”

  “不一定,魏强现在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了,因为叶飞很有可能就蹲着他,一个人,就追着魏强咬,现在别人都称他疯狗。”

  疯狗,发了疯的野狗,我是这样解读这个名词的,并且深以为然,没有斌子罩着的我们,就是一群野狗,谁也想欺负下,如果不发疯,不狂躁,那么这辈子都只能当狗了。

  我跟魏强的战斗就这样拉开了帷幕,往往都是我如同疯狗一般的扑过去,拼了命的搞他,在厕所,在楼道,甚至是晚上的宿舍楼梯上,我不错过任何一个地方,也不考虑成功率这个东西,每次,我都被打,但每一次,我都死盯着魏强。

  我伤痕累累,他也差不多,到了最后,魏强那伙人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虽然还是打我,但下手都不敢重了,深怕被我盯上,乱咬人的狗,谁不怕?魏强到我们班找我,他脸色很差,这几天被我弄得寝食难安,虽然我也鼻青脸肿,但心态上却好过太多,魏强说:“叶飞,这样有意思没有?咱们讲和吧,斌子不在了,我以后也不招惹你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我靠着墙,就问了一句:“你怕了?”

  很多人看着,弄得魏强没面子,他跳脚:“谁怕了!”

  我直接转身回班:“你等着,我会让你怕的。”

  望着我的背影,魏强咬牙切齿。

  当天晚上,一伙人就冲进我们宿舍了,自然是魏强带队的,一眼扫过去,指着我:“给我打!”

  耗子跟小虫想上来拉架,魏强像赶苍蝇一般让他们滚:“边儿去,跟你们没关系。”

  两个人站在边上,看着我挨打,拳头几次握住又松开。

  我就在自己的床上,被魏强他们狠狠报复,他亲自拿着棍子,打在我脑袋上,都流血了,魏强恨恨的说:“疯狗是吧,乱咬人是吧,老子今天就把你这只疯狗打死!”

  他们扬长而去。

  小虫跟耗子赶忙围过来,两个人急的团团转,小虫帮我上药,耗子则是带着哭腔的喊:“老四,够了,别跟他们斗了,你斗不过的。”

  我咧嘴笑,笑容是那么狰狞:“他怕了,魏强到底还是怕了。”

  校医室走了一遭,头上缠着一圈绷带,迎着无数人的注目礼,第二天清早,我堂而皇之的提着棍子去了魏强他们班,正在早自习,魏强趴着睡觉,我一棍子就砸了下去。

  睡梦中的魏强,突然间头破血流,痛的一屁股坐空,摔到了桌子底下。

  虽然学校对于打架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进人家教室动手,实在是有些过分,我再一次进了教务处,老头子狠狠的骂了我一顿,给了个警告处分,写了份检讨。

  老实说,这个处置挺轻的,我知道原因在哪,学习好,在领导面前,学习好等于一切,魏强那种人,只是渣滓而已。

  这就是我的优势。

  我又去了魏强他们班,扫了一眼,他不在,但好多男生都是跟他一起的,我让他们转告魏强:“这事还没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