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我一直精神不宁,小虫跟耗子倒是越来越正常,时间能抹平一切,他们逐渐的走出了阴霾,见我还是老样子,小虫甚至还劝我:“老四,看开点。”

  我摇了摇头,躺在床上不说话,这不是看不看开的问题,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给斌子借钱,杨盼的照片,陈哥的威胁,想想我都头大,与此相比,魏强等人的报复反而像是小儿科了。

  星期六一大早,我就准备回家了,今天是约定给斌子拿钱的日子。

  周末,上班族休息,出来逛街的比较多,我妈的水果店生意还算不错,所以没怎么顾得上我。

  我坐在柜台边上,看着抽屉里一沓一沓整齐的钞票,一毛五毛,一块两块的居多,这都是我妈的血汗钱。

  我大概目测了下,就知道这些肯定不够五千,但也没办法,我咬了咬牙,把外套拉开,就从抽屉里面把钱全部取出来,往里面塞,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不巧,我妈这个时候突然间走了进来,渴了要喝水,我听见声音,慌忙把抽屉推进去,然后拉住衣服拉链,忙中出错,不知道怎么的,拉链死活拽不上去,像是卡住了一样,我很紧张的坐在这,伏着身子想要掩盖住异常。

  但我妈做生意这么久了,眼力见也练得不错,本来还没什么,我这么刻意掩盖,反而显得刻意,她皱了皱眉头:“你在干嘛呢?”

  我汗都冒不出来了:“没干嘛。”

  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我妈立即确定不对劲了,走过来拽我,衣服里的钱哗啦啦的洒了一地,我妈震惊的看着我,想必每个做父母的看到自己孩子偷钱,都会是这般痛心吧,一把搡开我,我妈拉开抽屉,果然,里面的钱都没了。

  我从始至终一直低着头,我知道对不起我妈,尤其是这些钱,都是血汗钱,我这样拿走,她肯定会伤心的。

  最开始,我妈恨不得抽我,但看着我的这幅模样,又心软了,蹲在边上,问我:“你为什么要偷钱?”

  我不说话,涉及到斌子,我必须要慎重,但这种事情,我妈肯定是要弄清楚,追问了好几遍,我才犹豫的说:“妈,我是为了帮助我的好朋友,才拿钱的。”

  为了帮助别人?我妈问,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开口,我支支吾吾的说,数目有点多,她问,多少?我沉默了下,说道,五千。

  然后我妈就不说话了。

  五千,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家庭来说代表着什么?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妈的声音突然柔和起来:“这么多钱,你是为了帮那个捅了人的斌子吗?”

  我震惊莫名,看向她。

  我妈叹了口气,取出存折给我:“信用社就在不远处,你去取吧。”

  我顾不得知道我妈为什么会猜到是斌子,又为什么要给我钱,但这一瞬间,浑身都充满了活力,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妈妈,就往外走,却被她一把抱住,下巴贴着我的额头,柔声道:“记住,要钱可以跟妈妈商量,但你不能去偷,去抢,尤其是那些无辜弱小的人。”

  温热的液体顺着滑落,流进我的嘴里,咸咸的,我知道我妈哭了,这些年,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她付出的实在是太多,虽然是为了帮助斌子,但我的行为还是深深的刺痛了她,我很抱歉,反手抱了抱我妈,然后跑了出去。

  取完钱,我揣着崭新的五千块钱,还有些激动,这是我头一次拿到这么多钱,我小心的塞进衣服里面,拿手捂着。

  可就在我即将回到水果店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乱哄哄的声音,我吓了一跳,快步走过去。

  我们家的水果摊整个被掀开了,苹果滚了一地,好几个人故意用脚碾碎,还有人往里面冲,拽着水果篮子往外丢,我妈像是个疯子,拉住这个,又拉住那个,但没有理会她,所有的心血,全都成了泡影,只有围观者冷漠的注视,还有这群得意洋洋的声音。

  领头的几个人故意喊:“你卖的水果,十个里面九个都是坏的,老子砸了你的店!”

  本来想帮忙的人,也都缩了回去,奸商,没有人喜欢。

  但我清楚,以我妈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她歇底斯里的喊:“你们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们,你们没有在我这里买过水果,这里这么多水果,你能找到一个坏的吗?”

  讲道理是扯淡,他们本来就是闹事的,喊得这些话只不过是找个理由而已,有个人一脚把苹果踩成泥,然后嘻嘻笑道:“你看,都坏成这样了。”

  我的拳头紧紧握住,我已经认出来这些人了,他们全都是跟陈哥的混子,正在踩苹果的其中一人,就是陈哥。

  有的时候男人被欺负了,会忍,自己受到欺辱,其实仔细说说,并没有什么,但自己的女人,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儿女受到欺辱呢?如果能忍的,那就不是男人,我忘记了陈哥的强大,冲进隔壁凉粉店,抓起他们用来切凉粉的菜刀,就朝着陈哥冲过去了,我一刀劈下去:“草泥马,老子杀了你!”

  陈哥吓得一个哆嗦,直接趴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我还想着追着砍他,就被其他人按住,还来夺我的刀,陈哥满身是土的爬起来,指着我骂道:“草,你还想弄老子,我今天就是进局子,也要把你给处理咯!”

  他一脚踹在我肚皮上,抓着菜刀就朝我胳膊砍下来,我以为自己完了,还是我妈扑过来,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推开好几个人,拉着我后退,由于用力过猛,两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S酷:_匠bA网:¤首c发g

  陈哥等人胡乱骂着,一群人围过来,我妈把我护在怀里,我以为今天完蛋了,新仇旧恨加起来,足够陈哥下狠手了,然而就在这时候,旁边的凉粉店的四川老板却又叫起来:“龟儿子的,小崽儿又抢我刀!”

  斌子提着还沾满凉粉的刀,从后面冲过来,陈哥小弟只来得及转身,就看到斌子一刀捅进陈哥的肚子里。

  今天的斌子,不同寻常,眼带煞气,就像是个疯子,拔出来,捅进去,一刀一刀,血流了满地,肠子都露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