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这事儿,也不是头一次了,自从跟斌子他们成了兄弟,这都是小事儿,什么上网,抽烟,喝酒,乱花钱,干得太多了,经常刚开始把钱用完,然后一群人凑凑硬币,啃着馒头榨菜,津津有味。

  我问他们:“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一边跑,他们一边告诉我,本来,这三人还是按照惯例窝在宿舍打游戏的,结果突然间有人来找斌子,下去一看,是马小倩她闺蜜,刚开始斌子还不太想去,可女的很着急,都快哭出来了,斌子这才走出去,当时耗子是跟着的,听到女的说,马小倩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叫到学校外边去了,本来黄龙她也见过,并没有多操心,当时因为顺路想去商店买东西,看着马小倩走出校门,结果黄龙走上来就是一巴掌,还有不少人跟着,马小倩被打蒙了,驾着就带走了。

  这就让马小倩的闺蜜慌了神,她觉得要出大事,但自己又不敢去,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最后病急乱投医,居然来找斌子,想让斌子去帮马小倩。

  耗子当时就说:“这种贱女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斌子却没吭声,耗子害怕他脑子热,赶紧抓住斌子的胳膊:“你可想清楚,马小倩已经跟你没关系了,你怎么对她,她又是怎么对你的!还有,就算你出去了,又能怎么样,打黄龙一顿?还是等黄俊找上门来?”

  说到这,斌子似乎想通了,就跟着耗子回到宿舍,一个人坐阳台上抽了十分钟的烟,斌子突然间就往外走,耗子拦他,根本拦不住,斌子说:“你想,马小倩被叫出去能有好事?黄龙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肯定是要收拾马小倩的,以这个人的性格,我担心出大事。”

  耗子就纳闷了,这尼玛跟你有什么关系,斌子也不解释,甩开耗子就冲出去了。

  然后他就通知了小虫,小虫又找了我,敢情是斌子余情未了啊。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咋就这么复杂?一向冷静机智的斌子,面对这种问题,怎么跟耗子一样,有句话是这样说,陷入爱情中的男女没有理智,可尼玛斌子的爱情不是早就没了吗?

  我不明白,耗子更不明白,只有小虫,喘息着说:“我撕掉的那本恋爱秘籍上说,人是感情动物,感情是没有规律可言的,在动情的状态下,做出什么事都是情有可原的……”

  说到一半,他扇了自己一巴掌,骂的,这个坑爹秘籍,肯定是扯淡的。

  我们先到学校门口的商店,经常在这买烟,老板也认识,我问他有没有看到斌子,他说有,之前过去了,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们追过去,也没想我们三个人能不能解决问题,反正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斌子陷入危险而不管他。

  一路走,一路问,大多数人没注意到斌子,我们就问黄龙跟马小倩,他们那可是一群人,马小倩还穿着校服,比较显眼,街角打印店小妹指着前面的小区,说进到哪里面去了。

  我一看小区的名字,鑫苑世家,怎么都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听过,小虫一拍巴掌,明白过来:“这是马小倩她们家,斌子提过。”

  我跟耗子也想起来了,以前斌子跟马小倩如胶似漆的时候,经常送她回家,据说,马小倩父母长期不在家,她一个人生活,斌子还进过她们家门,当时一脸得意,说自己占了不少便宜,瞅着他满脸兴奋,小虫艳羡的问,啥便宜?斌子只是嘿嘿贱笑,又不肯说了。

  耗子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几单元来着?”

  我说:“四单元二楼。”

  因为之前一直关注着马小倩,对于她的话题我都比较上心,再加上这并不难记,所以我一下子说了出来,知道地方就好,我们赶紧行动,推开四单元,上了二楼,两边的门都扒着听了听,很明显,一边吵的厉害,骂声,走路声,女的哭声。

  耗子直接就要撞门,我把他抱住,压低声音说:“你疯了?这可是防盗门!”

  小虫帮我把耗子拉回来,有些焦急的问:“老四,你脑子好,快想想,我们要怎么进去,斌子这个傻缺,我怀疑他也在里边。”

  我站在原地沉思着,敲门还是撞门都不行,既然知道人在这里,那事情的重点就变成要救斌子,要救人,首先不能把自己陷进去,至少要选个合适的时机,敲门,等于告诉人家,我们来了,这种脑残的行为,只会挨打。

  我说,先退出去。

  站在四单元外面,我看了看,二楼好像也不太高,排水管道正好通上去,边上正好是阳台,我有了主意:“你们爬过树没?”

  顺着我的视线,耗子跟小虫同时抬头,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估计了下自身的能力,两人都说没问题,我也说行,就爬排水管吧!

  耗子身体好,力气比较大,最后一个上,我是第一个,踩着他们俩的肩膀,一点点的托起我,高度直接就超过了一楼,这让我心中一喜,难度比我想象的还要低一点,抓住管道,踩着凹凸的位置,两条腿夹紧,我像是壁虎一样往上蹿,扶住二楼阳台的边缘,差了点距离,小虫低声喊了句加油,我一咬牙,手指头紧紧扣住,半个身子移过去,脚一蹬,就上了阳台。

  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几乎用光了我的力气,喘息一阵,抹了把汗,我半蹲着身子,等着耗子跟小虫上来。

  两人敏捷多了,没花什么功夫,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大家都趴在地上,一点点往前挪,隔着玻璃,我们看到里面的景象。

  果然,是黄龙马小倩他们,地板上,还有个人躺着,依稀间看到点血迹,耗子眼睛当时就红了:“草,斌子!”

  他往前冲,我按住他,小虫又冲,一手夹着一个,我低声吼道:“听我的,克制下自己,现在上去是找死!”

  两个人喘着粗气,一脸不甘心,我也一样,但清楚,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0最~G新P◇章节S◇上g$酷W匠Gm网0

  里面的黄龙,不解气的又踹了斌子两脚,他躺在地上,硬是挨了,也不知道具体什么状况,黄龙说:“不去找你算账,你还敢自己找上门来,真是犯贱!”

  马小倩坐在沙发上,一副惊恐的模样,看见斌子被打,也不敢说话,黄龙突然间走过去,抓住她的头发:“臭婊子,你能耐啊,让老子绿了,还让奸夫救你,啧啧,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开放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