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虫叹了口气:“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事情跟我们说了一遍。

  今天是小虫去表白的日子,用他的话说,就是已经压抑不住自己躁动的情绪了,他喜欢的女生是二班的江灵依,性格怎么说呢,女汉子类型,好听点那就是爽朗,学习好,体育好,去年跑八百米,愣是秒了一众男生,人能力出色,长相更出色,肌肤是那种很健康的肤色,并不白,但充满活力,好多人称她小野马,我跟小虫说,你想去降服小野马,那是飞蛾扑火,小虫说,没事,他这个飞蛾块头够大,扑个小火苗顶多破一层皮。

  结果今天真就破了一层皮,小虫这个二缺,直接到人二班门口,把江灵依约了出来,挺多人看着,畏畏缩缩了半天,问了句,你觉得我帅不?

  江灵依摇头:“并不。”

  小虫忸怩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好意思的说:“我觉得我挺帅的。”

  江灵依奇怪的瞅着他:“你不是有病?”

  小虫鼓足了勇气,想起自己吹出去的牛,决定豁出去了,做出这辈子对女的最勇敢的举动,他一把抱住江灵依说:“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

  地摊上买来的恋爱秘籍第三章,明确写着,男人要霸气,女人天生爱服从,气场足够大,再加上不差的长相,一个强吻,足以搞定。

  结果小虫就悲剧了,嘴刚撅起来,就让江灵依一巴掌扇傻了,人留了句:“脑残。”

  然后就回班去了,小虫怏怏的回来,就是这么个事,简单。

  听完,我们三个集体sb,过了挺久,耗子有些后怕的说:“还好我暂时对女的不感兴趣,这个物种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们三个互相望着,谁也比谁好不到哪去,同一天,因为不同的三个女人,我们三兄弟全陷进去了。

  这件事我一直记到今天,对我影响很深。

  小虫的事儿,先放在一边,没人搭理他,他自己也觉得丢脸,把那本恋爱秘籍撕成一条一条的,说上厕所的时候用来擦屁股,话题又回到我跟斌子身上,斌子的事情倒好说,知道原来不是自己戴了绿帽子,而是自己无意间跟别人戴了帽子,斌子舒服多了,男人就是这样,好多时候心里转个弯,马上又是另一种不同的心态。

  看C正◎&版4“章节/上f!酷‘…匠y网K"

  我也算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我让马小倩跟黄龙分手,好好跟斌子,她非但不听,反而铤而走险陷害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尼玛人的原配是黄龙,我让她抛弃原配跟小三,能成功就怪了。

  心里上是爽了,但情势却不容乐观,斌子说:“我是没问题了,但黄龙不行,莫名其妙知道自己被戴绿帽子了,这哥们已经疯了,要不是我今天跑得快,恐怕早就栽了,我敢肯定,他肯定会来报复我的,新仇旧恨,堆在一起,想想就头疼。”

  黄龙不算什么,关键是他哥,对我们来说这个站在他后面的大神才是值得恐惧的,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好办法,斌子摊了摊手,苦笑道:“没辙,躲呗,这段时间我们低调点,蹲在食堂啃馒头,我也不出去买榨菜,被人堵到了那就真要被注销了。”

  说完斌子,就说到我了,跟杨盼的事儿,我有点不好说,只能含糊的说,因为杨盼,结果被她男朋友刘成给打了,结果这三人眼睛瞪的滚圆:“卧槽,你才是真给人戴绿帽子的?”

  尤其是斌子,望着我的眼神简直带着几分崇拜,绿帽风云,笼罩我们寝室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斌子陷得已经足够深,一听到这个,下意识的就感兴趣,我有些恼怒的说,老子跟杨盼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小虫暧昧的看着我,我懂,真的,不用解释。

  我一肚子的火发泄不出来,斌子不提,小虫是个贱人,就耗子老实,我看向他,想得到点安稳,结果耗子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你挖人墙角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一天啊。”

  行吧,耗子都这么说了,这口黑锅我知道肯定要背着了,懒得解释,我说:“这刘成放话了,要来搞我,怎么讲?”

  说到正事,大家也都严肃起来了,斌子砸吧着嘴:“高中的,我也不熟悉,回头我托人打听下,老四你也别怕,不一定就斗不过他。”

  行,也只能这样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时刻担心刘成来搞我,所以很注意结交学校里的混子,好多人,平时因为跟斌子玩的缘故,我都只是认识,却没有交流过,这回干脆见面就聊,想加深关系,混子之间的感情,反而简单得多,首先,大家要平等,这个可以理解我,我在混,你也在混,如果你混得比我差,那你只能是小弟级别的,你混得跟我一样好,那大家就做朋友,因为斌子,我地位不算低,大家也愿意跟我做朋友,除了斌子他们,我跟其他二三十号混子很快熟稔起来,下课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我们班门口喊我的名字,叫我去抽烟。

  我之所以这样,就是担心刘成,我发现斌子虽然虎,但在虎,有时候碰到人多,也得跑路,单打独斗听着牛,但不符合潮流,我跟他们说,过两天可能有人要搞我,到时候照应点,这帮人也义气,拍着胸脯:“飞哥,没问题,谁敢来,我们就收拾谁。”

  我有底气多了,心里的担忧也消散了许多,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出现在我这,反而是斌子那边出了大事。

  小虫蹲坑蹲了一半,收到消息,屁股都没擦就跑到我们班叫我,还上着课,他突兀的冲进来,全班对他行注目礼,他就说了一句话:“斌子出事了!”

  我没去想什么课题,什么规矩,站起来就往外走,老师虽然对好学生足够宽容,但上课当着他面逃课的,还是不能忍,在后面喊我,我停住,冲他鞠了个躬,然后跟小虫一起跑出去。

  耗子早就带好了家伙,我们翻墙出了校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