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话,魏强这人还行,至少骨头不算太软,能扛一阵打,在认怂,虽然结局还是一样的,但至少比一开始就认怂的人强得多。

  等到他兄弟快过来的时候,我们就收手了,斌子拍打着他的脸,威胁道:“行,你人多,你可以继续搞我们,我们没事,了不起跑就行了,都你记住,我们跑完了,缓过气了,还要来堵你。”

  E最X5新d(章ui节。上酷t匠网"F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耻走遍天下,斌子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耍无赖,偏偏对于魏强来说,却是巨大的威胁,人不怕那些下手狠的,偏偏怕那些下手又狠,又贱的。

  看着魏强眼里浓郁的恐惧,我们还挺有成就感的,心里的火气,消散了许多。

  回到宿舍,斌子戴绿帽子的事儿谁也没提,就当没发生过,最开始,我担心斌子会不会瞒着我们做傻事,结果没有,该吃吃,该喝喝,每天游戏搞起,喊着上下路支援,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安逸。

  我虽然觉得这不是斌子的性格,但也松了口气,这样挺好。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里,小虫喜欢上了个妞儿,是二班的,在我们年级,一直流传一句话,天下美女出二班,倒不是说其他班没有,只不过呢,其他班是一枝独秀,而二班是花团锦簇。

  用小虫的话来说:“哥爱的不是女人,是寂寞。”

  我说:“你就是骚。”

  他恼羞成怒,过来要揍我,被我跟耗子一起按住,他无力的伸着手,满脸愤慨:“还不是你们造成的,一个个都有了妞,撩拨的我饭也不想吃了,游戏也不想打了,要是再不去找找真爱,我他妈就老了!”

  这个理由的确强大,但实际上完全不成立,我跟耗子都笑了,斌子的妞,不提也罢,我的妞,别逗了,杨盼算个篮子。

  反正小虫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专门去地摊上花了十块钱买了本恋爱秘籍,也不给我们看,就自己研究,整天眼睛发亮,他说,明天他就要发起总攻了,按照秘籍,肯定能成。

  斌子没空,耗子懒得管他,我则是顾不上,杨盼这两天找我找的很勤,怎么个勤法?一下课,就瞪我,仿佛我欠了他几万块钱一样,偏偏我还理亏,照片这事儿,我压根就没想给她拿回来,别说找不到陈哥,真要是见到他了,我能跑就不错了,还弄照片……没看出来杨盼很傻很天真啊。

  她的耐心完全到了底端,再加上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她的情绪也不好,常常放空,双眼无神,也不知道想什么,有几次跟她接触,看到她身上的伤痕,我就奇怪,这是怎么个回事。

  这天,杨盼又来找我了,她在前面走着,我跟在后面,双手无所谓的插着口袋,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再跟杨盼见面,我秉承着三大原则。

  第一,脸皮厚。

  第二,厚脸皮。

  第三,不要脸。

  她问照片,我就说一定帮你要回来,她问什么时候,就说过几天,她骂人,忍着,过分了,就可以看看时间,装作不想听准备撤了。

  跟在她后边,不少人都看我们,有我们班的,也有别的班,我感觉我们现在就是神雕侠侣,没什么不认识我们的,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压根不是情侣,也没有那只关键的雕,非要算的话,我觉得耗子比较像,真的,长得像。

  这回没去给我留下痛苦记忆的杂物室,我们在操场见面,有不少人在踢足球,我们对视着,杨盼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挺尴尬的。

  过了好久,她才张口:“我真后悔那天没有报警。”

  我心里说,现在想报也晚了,但面上却是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陈哥一直没露面,我没办法。”

  杨盼冷笑一声,习惯性的微仰着脖子:“人真要露面了,你敢去要吗?”

  我想说,当然敢,男人嘛,但被她质问的眼神盯着,有点心虚,没说出来,她目光逐渐变得凌厉,抬脚就要踹我,最开始杨盼打我,我怂,后来是忍,再后来是躲,至于现在,我学会了挡,下意识的抬手,就抓住她的小腿,我说:“你别过分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本来,杨盼还有些顾忌别人的视线,结果我一说,马上就让她愤怒了:“别人看不看跟我有关系?”

  她抬手就抽我,我没做别的,抓住她小腿的手往高一抬,杨盼就摔了过去,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想把她拉起来,结果满脸怒色的杨盼不领情,另一只腿狠劲踹了我脚踝一下,我一个没站稳,就摔了下来,正好压在她身上。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绵软,我吸了一鼻子的“青春”气息,略微有些陶醉,却不知杨盼已经羞怒交加,白皙的手指抬起,往我脸上抽,其实我一直纳闷,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打人不打脸,为毛我认识的这些人,自己人,仇人,都爱打脸呢?被打的多了,我也养成了保护脸的习惯,两只手一摊,就挡住了,还顺手抓住了她,结果我忘记了女人的另一个绝招。

  杨盼的手绕到我腰上,狠劲的一掐,我的所有抵抗都付诸流水,疼的大叫一声,伸手去揉,杨盼顺势就扇了我一巴掌。

  尼玛,小娘皮,还惯出毛病来了!

  我准备还手了,跟杨盼两个人掐来掐去,我以为我压在她身上,占便宜,结果没想到的是,反而吃亏,吃大了,举个简单的例子,杨盼的攻击范围比我大得多,哪她都打,而我呢?她的整个背部都对着地面,上半身敏感的位置我又不能碰,自然落于劣势,杨盼也发现了这点,打着打着,就开心了起来,当然,占着便宜,不开心才有鬼了。

  她咯咯咯的笑着,不远处踢球的人还担心我们是打架,这一看,才知道,原来是秀恩爱。

  任凭谁看,估计都是这个感觉,

  偏偏这回,还真就惹出事来了。

  密集的脚步声传过来,好多人接近,我抬起头一看,差不多七八个,个头都挺高,这些人我完全没有见过,而且脸上没有太多稚气,不像是我们学校的,不过有一点我能看明白,领头那人瞅着我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莫名其妙,低头一看,杨盼的脸色苍白如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