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马小倩,想象中的剧本跟现实有巨大的差异,她捂着脸,眼泪哗啦啦的流淌,这回可不是假装了,真疼。

  耗子跟小虫对视一眼,没闹明白眼下发生的事情,这是个什么情况?就是我,也动了动嘴唇,说不出话来,心里已经震撼到不行。斌子颤抖着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上,从这个动作中,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挣扎,在情势明显不利于我,矛头都指向我的情况下,斌子选择了,顿时升起一股暖流。

  斌子冲我说:“当初我跟你说,你自己完成报复魏强或者杨盼,我就把你当兄弟,结果呢,你是完成了,把杨盼弄得很惨,但说真的,老四,你那种手段忒低级,忒不男人,我是看不上的,真正触动我的,其实是你所做的事情,杨盼明明跟你有仇,在关键时刻,你仍然于心不忍,豁出命去救他,这说明你有良心,这玩意一般情况下没用,不能当饭吃,但作为兄弟,却是衡量你会不会背叛我们的标杆。”

  指着马小倩,斌子眼里满是冷漠:“我是喜欢他,但我更相信我的兄弟,老四心软,单纯,你跟我说他对你欲行不轨,我是不相信的,你要是换个别人,比如说小虫,我说不准还真信了。”

  听着听着,小虫觉得各种不对劲,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斌子没有理会躺枪的小虫,而是踹了耗子一脚:“去跟老四道歉。”

  他望了望马小倩,又望了望我,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我知道耗子这人,更单纯,没坏心,一根肠子通到底,于是我摆了摆手:“不用,我挨得打多了,皮糙肉厚,不重要。”

  斌子点了点头,也不强求,马小倩想说话,被斌子打断,他瞅着我:“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四,你这段时间一直都不对劲,别以为我不知道,尤其是在对马小倩的时候,你明显跟平常不一样,说吧,真当我兄弟,你就说。”

  说实话,这一刻我真的想要把一切都告诉斌子,但话到了嘴边,又被我憋了回去,说到底,我还是担心斌子会一怒之下,做出什么傻事。马小倩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满眼都是哀求,此情此景,我要是说出真相,她觉得自己肯定要完蛋,斌子干净利落的一拳,让她很害怕,我几番衡量之后,叹了口气:“斌子,这事还是不说了吧。”

  他盯着我看了一阵,点了点头:“成。”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耗子跟小虫看了看我,然后跟上。

  我也走了出去,马小倩喊了几声老四,我没有理会她,回到宿舍,没有人抽烟,没有人打游戏,小虫和耗子坐在床上,不发一言,气氛凝重的让我很不习惯。见我回来,小虫指了指阳台:“斌子生气了。”

  我看了眼耗子,他还有些尴尬,关键是,到现在他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斌子的话对他有着很大的冲击,他觉得也许冤枉了我,没吭声,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阳台走过去,斌子坐在地上,靠着墙,一副忧郁的样子,我还是头一回见他这样,觉得有点搞笑,笑了声,他直接冲我吐了口唾沫:“笑,再笑打你!”

  我忍住不笑,坐下来问,你咋回事?斌子也不看我,就说老子生气了,我信任你,你却不信任我,我愣了下,怎么就不信任你了?斌子冷笑一声,平日里,你们都说我有异性没人性,关键时刻,我选择的是相信自己兄弟,可你呢,明明知道什么东西,硬是憋了这么久,不告诉我,你自己说,这够意思?

  我说:“斌子,真不是我不想跟你说,我怕你知道了,冲动做出傻事。”

  斌子笑了:“你见我冲动过?”

  别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一想,我就觉得斌子很不一般了,明明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却像是经历过很多一样,我们遇到危险,每一回他都能想到主意,甭管是馊主意还是好主意,管用的主意就行,冲动这个词在耗子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斌子还好,虽然也混账,也轻佻,但沉得住气,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太看低斌子了。

  见我有松动的趋势,斌子踹了我一脚:“快点说,不然老子可要严刑逼供了。”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我的初衷也改变了许多,咬着牙说:“斌子,那你要答应我,听完之后仔细考虑,别犯傻。”

  斌子点头,咧嘴笑:“成。”

  我组织了下语言,将我埋在心里这么久的秘密说了出来,从看到马小倩跟黄龙亲密,到我们跟黄龙结仇,再到我为什么疏远马小倩,仇恨黄龙,全都说的清清楚楚,斌子听着,刚开始还有些回应,到现在已经完全沉默了,我看到他的拳头握紧,脖颈上的青筋暴起,有些害怕:“斌子,你说过仔细考虑的。”

  他站起来,嘿嘿一笑:“放心。”

  还能笑,看来斌子的承受能力的确出乎我的预料,我松了口气。

  %O酷。m匠网4√永@久免费看#》小说O+

  然后斌子就走进了宿舍,我听到一声响彻整个楼道的怒吼:“老子要杀了他!”

  吓得我连忙爬起来,进去就看到斌子从床底下抽出刀,拽着宿舍门就往外冲,我吓了一跳,吼道,拦住他,小虫抱住他的腰,耗子把刀夺下来,我冲过去按着斌子的肩膀:“冷静,你要冷静啊!”

  斌子眼睛彻底红了,就像是择人而噬的猛兽:“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

  小虫感觉自己都快控制不住斌子了:“卧槽,两位哥,到底发生啥事了?能别打哑谜吗?”

  提到这,斌子从喉咙里面发出低低的嘶吼:“小虫,耗子,老子让人给绿了,马小倩这贱女人,跟别的男人搞了,就是前两天打的那个黄龙,就是那个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他,王八蛋,这可是我的初恋,初恋啊!”

  说着说着,斌子眼泪都下来了,我并不清楚初恋对于一个男人的意义,我只知道,另一个更大的麻烦出现了,耗子也大吼一声,拿着从斌子手里夺过来的刀,打开门就往外冲:“敢绿我兄弟,我去灭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