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倩明显紧张了起来,但也没这么容易承认:“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黄龙?”

  贱女人,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把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好,非要我说清楚是吧?城西技校的黄龙,你跟他什么关系,我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么久以来,我之所以对你态度不好,就是因为这个。”

  我的话已经说得足够清楚,马小倩脸色明显苍白了许多,她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是忐忑:“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把杂物室的事情说了下,当然,省略掉了杨盼,听了这个,马小倩彻底呆住了,眼神像是没有焦距一样,看得出来,她也挺害怕的,我见不得女人可怜的样子,语气软了几分:“放心吧,这事我没有告诉斌子。”

  果然,马小倩脸色好了许多,她沉默了好一阵,才说:“老四,你想怎么做?”

  “首先,请不要叫我老四,这么亲热的称呼从你嘴里说出来,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我看着马小倩,虽然有点不甘愿,但还是把我昨晚思考了很久的想法说了出来:“你离开黄龙吧,以后一心一意的跟着斌子,以后你们分手都行,跟我没关系,但我不能看着斌子戴着绿帽子,还一天傻乐着,说真的,他那副样子,可怜。”

  在我想来,我做到这样,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吧,我不告诉斌子,马小倩离开黄龙,这样皆大欢喜,反正谈恋爱什么的,分分合合,等以后分手了,这事也就算完了,斌子不知道真相,绝对是一件好事。结果我没有想到的是,马小倩竟然拒绝了我的提议,她咬着嘴唇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声音也大了几分:“什么简单不简单的,我就问你离不离开黄龙!”

  马小倩望着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害怕了,镇定了许多,她说:“老四,我给你一千块钱,这件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好吧。”

  一千块钱,他妈的这贱女人当我是什么人了?我觉得她是在羞辱我,直接掐住她脖子,表情有些狰狞:“不会说话就别说,马小倩,我就想不通了,让你做出个决定就这么难?你不要逼我用最坏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情!”

  也许是我的威胁起到了作用,涉及到斌子,我的确有些失去理智,马小倩眼里满是惧意,她忙不迭的点头说:“好,老四,我听你的,我马上跟黄龙划清界限,但你不要告诉斌子,好么?”

  我放开她,稍微平静下来,冷冷说道:“尽快弄好。”

  说完,我就走了,一肚子的不爽,这都是什么事?还有更狗屁倒灶的事情让我遇到吗?

  因为心情不好,我回到班里,直接就趴在桌子上,过了会儿,脑袋就让人毫不客气的拍了下,我抬头,看见杨盼了,她望着我,没吭声,但意思我都懂,肯定还是问照片的事情。

  我挺不想搭理她的,杨盼这个女人,在我眼里的形象一直都是个神经质,尤其是最近,感觉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感觉就在崩溃的边缘,我摊了摊手,说:“再等几天,这段日子我比较忙。”

  说完,我又趴下了。

  结果杨盼直接扇了我一巴掌,头顶上还有点疼,我恼怒的站起来,看着微微仰着脖子的杨盼,我们对视着,谁也不肯退让,班里头已经不少人在议论了,在好多人眼里,都觉得我跟杨盼已经是一对了,只不过秘而不宣,现在怎么看怎么像小情人吵架的样子。

  酷W匠网@h永‘久免tb费看小7说√/

  我们感觉到气氛不对劲,杨盼带头,我跟着她,一起出去,到水房里,确认没有人的时候,杨盼一巴掌就扇过来了,我抓住她的手,用力把她按在墙壁上,怒道:“你就是个疯子?陈哥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我去什么地方给你弄照片?”

  杨盼露出痛苦之色,一副苦苦忍耐的样子,我看着她,很奇怪,我只是按着她的胳膊而已,又没干嘛,视线往下移动着,我看见她白皙的手腕上有一道淤青,这让我很奇怪,仔细盯着她,正好目光对着她校服领口,顺着白皙的脖颈往下看,在锁骨至脖颈的区域,也有淤青,像是被人掐的,我放开她,呐呐说道:“你被打了?”

  闻言,杨盼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突然爆发,指着我吼:“关你屁事!”

  也不问照片了,她直接就跑了出去,我看得很清楚,有两滴眼泪甩出来,滴在瓷砖地面上,还有痕迹。

  愣了一阵,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懒得管了,反正她杨盼怎么样,又跟我没关系。

  下午放学的时候,有个女生找我,是马小倩她们班的,说约我去杂物室说事情,我以为马小倩要跟黄龙划清界限了,随便收拾了下,就过去了。

  马小倩已经到了,看着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奇怪,没穿校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换的短裙,露出笔直修长的小腿,上身是白色的衬衫,扣子扣的很紧,衬托的胸脯鼓囊囊的,很明显。

  莫名的,我觉得有些尴尬,低头说:“你跟黄龙分了?”

  结果没等到回话,反而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马小倩直接靠近我,很近,我下意识的后退,直到贴着墙壁,她目光中带着柔媚,修长的手指抚着我发烫的脸颊,娇滴滴的说:“不着急说那个,先说说咱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今天更完了,大家记得点击追书和撸撸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