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辙,我只能答应,把杨盼哄走,斌子他们担忧的瞅着,我说没事,她以后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了,小虫很八卦的问,怎么,你救了她,爱上你了?不过这逻辑讲不通啊,要不是你把她弄到仓库,她也不会遭遇那种事吧。

  我头一回发现小虫这么没正形,摆手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两天我过的挺安稳,班里头,年级里头都在传,我是斌子的兄弟,没人再来招惹我了,原本那些瞧不起我,欺负我的人,也过来套近乎,飞哥飞哥喊得很亲热,但我心里面清楚,他们都是墙头草,真要信了他们的话,那我就成二百五了。

  倒是斌子,提了好几次魏强,说是等这比回到学校,要好好收拾他,最开始,我的确也是这样想的,几天过去吧,感觉仇恨淡了不少,经历杨盼这件事情后,报复的心也没那么强烈了。

  说到杨盼,我就是头疼,也不知道她这几天找了我多少次,催的我头都疼了,能躲尽量躲,可一个班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能躲到哪去?

  我也不是没想过解决这件事,关键我现在也找不到陈哥在哪,我托斌子打听过,陈哥受了伤,不知道躲在哪休养,倒是放出话来,等回来后就要弄死我,这让我的心蒙上了层阴影。

  这都还不是最烦的事情,没人能猜得到,斌子居然恋爱了!

  用小虫的话来说,这不是恋爱,是发情。

  斌子看上个美女,初三的,叫马小倩,身材高挑,有学跳舞,柔韧性十足,那天吃饭在食堂撞见,斌子就魂不守舍了,说自己爱上了她,那时候我们打趣他,说那你去搞她啊,斌子还不乐意,说自己是纯洁的爱情,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不是欲望。

  UZ更新最#快~上\酷s?匠V网

  小虫又说,发情的人通常在发情之前都爱给自己立个纯情的牌坊。

  斌子恼了,说一定要追到她。

  然后我就见证了斌子的爱情,只用了短短三天,斌子从送水从零食到上下学接送,马小倩从疏远到亲密再到喊老公,这个过程行云流水的一塌糊涂,小虫整个人都有些魔怔,受到了重大打击一般,扔掉了那一卷珍藏的磁带,开始反复的听单身情歌。

  马小倩,第一个出现在我们兄弟中的女人,很漂亮,不比杨盼逊色,发育的也很好,在这个年纪里,很吸引眼球,斌子超级嘚瑟,每天搂着马小倩招摇过市,电脑游戏都好几天没打了。

  第五天,杨盼已经要发疯了,她整个人都狂躁起来,照片在陈哥手里,她就没一天过得安生,明显消瘦了许多,她约我去杂物室见面。

  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可杨盼那暴躁的眼神,却让我不得不妥协,这女人疯起来,鬼知道会做什么,而且我的确心中有愧,好歹安慰下她。

  进了杂物室,把门关上,杨盼冷冷的看着我:“你最近过得滋润啊飞哥!成了斌子兄弟,没人惹你,是不是很开心,忘记了答应我的事情?”

  我靠在墙上说:“事情我没忘,只是陈哥现在找不到人,我能怎么办?”

  杨盼也学着我的模样,靠着墙:“跟我有关系吗?我只知道你答应了我。”

  这话就有些不讲道理了,我跟斌子他们待久了,也学会了耍无赖,就说:“我是答应了你没错,但又没说什么时候把照片弄回来。”

  杨盼愣了下,然后整个人都冰冷起来:“行,骗我是吧,我早应该猜到的,你们男人就没个好东西!”

  怎么又扯到男人了?我总觉得今天的杨盼显得不对劲,好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就说:“我还真没骗你,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把照片弄回来,但现在没机会不是么?行了,我走了。”

  杨盼一把拽住我,抬起手就要打我,被我果断挡住:“行了啊,别太过分!”

  她不听,继续打我,而且有点疯狂,拳打脚踢的,我好不容易控制住她,语气明显加重许多:“够了!”

  杨盼冷笑一声:“怎么,跟了斌子之后,都敢打我了?”

  的确,跟斌子他们待着久了,就有一种很可靠,有底气的感觉,但我嘴上肯定不会承认,骂了句疯女人,就往外走,没想到激怒了杨盼,她根本不顾形象,张口就咬在我肩膀上,我痛的惨叫一声,连忙伸手护住肩膀,这就放开了杨盼,她抓住机会,两只手把我推倒在地上,伸出巴掌抽我的脸,一边打我,一边还骂:“你们男人都是贱人,打死你们这些贱人!”

  我有一种躺枪的感觉,是不是哪个男人伤了杨盼的心,好像我成了出气筒啊,不过这女人,真心够猛的,我被她挠了好几下,疼的也发了狠,翻身把她按在身子底下,抬起手就要抽她,杨盼眼红红的,倔强的望着我:“你打,有种你就打!”

  疯子!

  我到底是下不去手,低声骂了句就要走人,没想到杂物室居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低头看杨盼,她也慌了。

  我们现在这个姿势实在是尴尬,我骑在她身上,衣衫凌乱,她又明显哭过,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也说不清,杨盼比我还敏感,指着堆放的杂物说:“过去!”

  我从她身上翻下来,藏在杂物后面,杨盼也骨碌碌的滚过来。

  很快有人进来了,一男一女,我从杂物的缝隙看到,两个人都穿着校服,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跟杨盼这么复杂,来到这僻静的地方打架,这两个人就正常的多,一进来就抱在一起,还传来啧啧啧亲嘴的声音,男的不知道说了什么,女的叫的很诱人,我听得面红耳热,一看杨盼,她也差不多。

  气氛变得旖旎起来,我们俩缩在狭窄的空间,实在是尴尬无比,谁能想到,这地方居然会上演一场活春宫,男的在撩拨女的,嘿嘿笑的很淫荡,杨盼骂了句,流氓,却是看着我骂的,这让我不满!

  杨盼伸手来掐我,我还击,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我一只手抓着杨盼的双手,另一只手伸进她校服里面了。

  这个姿势让让我们俩都愣住了,我低头看着杨盼,她脸蛋红红的,像是成熟的苹果,让人想咬一口。

  我的手缓缓伸了过去,杨盼的眼睛越睁越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