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最f新章b节y@上E^酷MY匠Th网

  身上很疼,这两天挨的打太多,我扛不住,但跑起来的时候,我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满脑子都是陈哥倒在地上的画面,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血迹仍然鲜艳,于是我发了疯的跑,越跑越快,除了跑,再也没有任何念头。

  到最后,杨盼跟不上我的速度,停在原地喘气,我也停了下来,扶着膝盖,跟她一起喘气,很尴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虽然救了她?但若不是我,她根本不会沦落到这种境地,可如果不是她欺负我,又不会有后续那么多的事情,总之,说不清,很复杂。

  杨盼可能也是这样的心情,她喘息了一阵,说道:“走,陪我去报警!”

  刚把陈哥给捅了,我现在就是个惊弓之鸟,一听杨盼说要报警,吓了一大跳,马上说:“不行!”

  杨盼很小心的跟我拉开距离,目光带着警惕:“为什么不行?”

  我把气喘匀了,然后用地上的土搓了搓手,把血迹遮住,才组织着语言说:“如果你报警了,我肯定也要完蛋,这件事情我脱不了干系的。”

  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字,怕!

  我以为杨盼会听的,却没有想到,她很果断的摇头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的回答让我怔住,我看着杨盼,她似乎又变成了学校里那个嚣张的女混混,不讲道理,不近人情,刚才是我豁出去命救你,而且为了你,还捅了陈哥,指不定这是多大的篓子,现在你居然说跟你没关系?我忽然间觉得自己付出的这一切根本不值当,怒道:“我拼命救你,你居然对我说这种话!”

  哪里知道杨盼比我更生气,像是一只发怒的母狮子,眼角有泪落下,冲我哭吼着:“如果不是你,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吗!是,你是救了我!但你同样也害了我!”

  看着情绪激动的杨盼,虽然她表面上很强势,但内心却是脆弱的,我发现自己的逻辑的确有些站不住脚,只能硬着头皮反驳:“我害了你?要不是你打我,抢我的钱,我又怎么会想要报复你?归根到底,还是你做错了事!”

  越说,我越是理直气壮,的确是杨盼的错!

  她抹了把眼泪,仰着脖子冷冰冰的说:“你说的没错,但这并不是我不报警的理由。”

  我无力吼道:“你还讲不讲道理?”

  杨盼往前走,根本不理我,话随着风飘过来:“你见过讲道理的女人?”

  我咬牙切齿,竟然生出弄死杨盼的想法!贱女人就是贱女人!

  等等!我忽然间想起来还有照片这回事,陈哥的小弟是拍了照的,我想到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冲上去拦住杨盼:“你不能报警,照片还在陈哥他们那!”

  杨盼也想起来还有这回事,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那张照片,要多耻辱就有多耻辱,如果真的传出去了,她基本上就等于毁了,杨盼乱了方寸,急急忙忙的就往回跑:“不行,我要把照片弄回来!”

  看着杨盼又朝着仓库跑,我也傻眼了,这贱女人居然对名节这么看重?我喊了她一声,觉得现在过去不是件好事,结果杨盼压根不听,狠命的往前跑,我骂了句,也跟着她往回跑,他妈的老子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我挺害怕再见到陈哥的,眼看着就要到仓库了,步子越来越慢,有点不敢往前走,杨盼却是直接跑了进去,就过了几秒,然后就跑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问话,杨盼就到我身边,拳头巴掌胡乱的冲我招呼,我按住她说:“你他妈疯了?”

  没想到杨盼直接哭了,软在地上,我诧异的放开她,杨盼也不打我了,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哭,这贱女人看见啥了?我到仓库门口瞅了一眼,原来陈哥他们已经走了,杨盼找不到人,一下子崩溃了,我看见她抽泣的模样,老实说心里面还挺爽,叫你不识好歹,现在好了吧。

  结果没等我高兴多久,杨盼忽然间就站起来,我喊了她一声:“你要去干嘛?”

  她冷冷的看我一眼,眼神有些灰暗:“报警!”

  我擦,绕来绕去怎么又要去报警了,我赶忙拦住她:“不行!”

  杨盼也不说话,就是盯着我,我说你想想啊,你要是去报警了,那你的事情岂不是曝光了?万一陈哥恼羞成怒,把你照片给散播出去,你怎么办?

  听了这个,杨盼虽然有些慌,但也没上当:“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去报警,在他们没来得及散播之前抓住他们!”

  我头都大了,这女人怎么跟厕所里的石头似得,又臭又硬?没办法,我只能尽量糊弄她:“杨盼,你仔细想,你去报警了,然后抓陈哥,可你知道他人在哪吗?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谁问都是这个回答,你再想想,找不到陈哥,结果他又知道你报警了,那他会怎么做?肯定会不顾后果的把照片传播出去报复你啊!”

  杨盼咬着嘴唇:“那你说怎么办?”

  我知道,我要是不说个合适的理由,肯定过不了她这一关,转了好几圈,杨盼都有些不耐烦了,我一咬牙说:“这样吧,我去帮你把照片弄回来!”

  杨盼很不信任的看着我:“你?”

  我也心虚,但这个时候只能尽量装的胸有成竹,我猛地点头:“对,就是我!其实你也没有选择,今天这个事情,传出去你丢人对吧?就我们两个知道,把问题解决了,这是最好的办法。”

  杨盼考虑了一会儿,接受了我的提议,但她还是问了句:“你行不行?”

  我挺想装的,但看着杨盼的眼睛,知道装没用,就说了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是你只能相信我不是么?还是那句话,这事情丢脸,你不想丢脸,就听我的话。”

  沉默了阵,杨盼说:“好,我相信你一次,叶飞,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我们两个人低着头往回走,天有些暗了,谁也没说话,走着走着,杨盼又开始哭了,跟之前不一样,眼圈泛红,眼泪蓄在眼眶里,没流出来,我心里也不好受,倒不是因为杨盼,而是担心自己,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个梁子结大了,陈哥肯定会报复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