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样子很可怕,甚至能用狰狞两个字来形容,其他两个人也是一样,目露凶光,我的腿都在颤抖,压着杨盼软绵绵的身子,却发现杨盼抖得比我还要厉害,我回头看了看她,这个凶巴巴的,好像一直都很霸道的女孩,睫毛上挂着泪珠,小脸煞白,柔柔软软的模样,让我心中一痛,我决定要保护她!

  保护杨盼,谈何容易,我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陈哥红着眼睛冲我说:“让开!”

  说着,剩下的两个人就来拽我了,不光是拽,还打我,有个家伙拽住我的头发,使劲的拔,我疼的汗都滴了下来,就要被弄开,但就在这个时候,身子底下的杨盼也伸出小手,揪住我的衣袖,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只见满是希冀,我想起昨天,我情急之下去找斌子救命,可他没有帮我的绝望,我咬着牙齿,勇敢这个字眼头一回出现在我身上,就像是一块橡皮糖,我趴在杨盼身上,死死的护住他,其他三个人疯狂的打我。

  汗混杂着血,滴落在泥土里。

  不知道打了多久,陈哥他们都打累了,扶着膝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我趴在杨盼身上,鼻子里面充斥着女孩幽幽的体香,但没有任何旖旎的气氛,痛,痛的要死,昨天挨了一顿打,今天又被毒打,就是一块铁,也要缺几个口,我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脸色苍白,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

  只是,这次我的信念始终坚定,那就是要救下杨盼,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也许是从她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吧,我稍微支撑着身体,有些虚弱的说道:“陈哥,打够了吗?打够了就听我说一句话。”

  如果是之前,我说什么,他们肯定都听不进去,男人一旦精虫上脑了,那就纯粹是下半身动物,可现在,打了我一阵,欲望都消散干净了,陈哥他们也恢复了理智,我看他们没吭声,就说:“陈哥,你们真想玩她,我没辙,我又打不过你们,但是,你们想一想,真玩了她,会怎么样?”

  陈哥一怔,其他两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见有戏,继续说道:“这可是犯罪啊!我跟你们说过,杨盼家里挺有钱的,贪图一时爽了,下半辈子你们可能就要在监狱里过了,当然,我也要完蛋,你们完全可以说我是主犯,没办法,我脱不了干系,用嘴说不清,但是,但是,但是!”

  我喘息了一阵,连续说了三个但是:“我烂命一条,穷人一个,进监狱也没什么,而且,我可是未成年,不会有大事,你们呢?”

  三个人不说话,但眼神中分明有些后怕,陈哥沉默了一阵,说道:“你说得对。”

  我松了一口气,彻底的瘫软,脑袋正好靠在杨盼的胸口,等我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杨盼的脸已经红的要滴出血来,有些仓促的挪开,我不太敢看杨盼,所以没有注意到她眼里的复杂。

  我们俩的小动作,全被陈哥看在眼里,瞅了一眼两个小弟,都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他自己,当然也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一个馊主意就冒出来了,想到这,他忽然间兴奋起来,说道:“这妞的确不能上,只不过,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简单的结束。”

  听了前半段,我很开心,以为自己说服了他,可后半段的话,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陈哥走了过来,贪婪的打量着杨盼,她很害怕的瑟缩着,于是更显诱惑,陈哥舔了舔嘴唇,说道:“小妞,你还是处吧?”

  这样的问题,让人怎么回答?杨盼压根没有理会他,但陈哥的小弟却是激动起来,嬉皮笑脸的说道:“到底是不是处?给句话啊?你要是不讲,哥们可要自己来验证了。”

  见他们真的走过来,杨盼一急:“是,我还是!”

  我警惕起来,陈哥又有什么新花样?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陈哥嘿嘿一笑,很猥琐,脸上的肉团在一起,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要是不做点啥,好像还真有些亏!

  我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陈哥,你不怕坐牢吗?”

  陈哥摆了摆手,挖了挖鼻孔,然后随便一弹:“我说我要上她了吗?”

  你不上她?难道是让……我想到了个可能,紧张起来:“我,我也不上。”

  !G最Pj新_《章T_节上/,酷匠kb网#!

  我的这个回答,让杨盼羞惭的几乎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陈哥也是一愣,不屑的说道:“你想什么呢?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很尴尬:“那你什么意思?”

  陈哥跟小弟耳语了几句,说着,两个人都露出猥琐的笑容,小弟直接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拿来了一根管子,大概有啤酒瓶口那么粗,陈哥接过管子,走了过来,一直笑,笑的很变态:“妞,今儿哥不能碰你,但琢磨了下,又觉得不能让你白走这一遭,所以嘿嘿……!”

  说着,陈哥看着管子说:“管子啊管子,你也是有福气了。”

  三个人都笑,至于杨盼,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了,她活了这么久,可能都没有今天受到的惊吓多,我也有些慌张,好不容易熄灭了陈哥的念头,没想到他又升起了一个更变态的想法,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动了动嘴唇,想要劝说陈哥,结果,他却直接朝我走过来,三个人一起把我拽过来,按在墙壁上,其中一个小弟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水果刀,指着我的喉咙,森冷道:“再敢说一个字,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被刀指着,我的勇气顿时被抽的干干净净,小腿肚子都抖了起来,陈哥拍了拍我的脸蛋,威胁道:“小子,这件事情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你现在可以滚回家了。”

  说完,踹了我一脚,我靠着墙壁,脸色白的像是一张纸,看起来完全傻了。

  他们朝着杨盼走过去,陈哥手里拿着管子,杨盼急的疯狂挣扎,拴着她的草绳,几乎都要被挣脱,一个小弟连忙过去按住,陈哥蹲下来,摸了摸杨盼的脸蛋:“小妞,乖,就疼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