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的时候,我发现了个问题,报复杨盼,也只是单纯的想打她而已啊,既然是打她,随便找个角落教训一顿就可以了,干嘛非要来这个仓库?只是前面我被陈哥一声飞哥叫的飘飘然,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发现了,顿时觉得陈哥的动机不良。

  他瞥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烦的把手缩回来:“哪来这么多废话,来都来了。”

  他这种语气无疑坐实了我的猜测,我乱了阵脚:“陈哥,我不报复她了,你放了杨盼吧。”

  陈哥脚步都没有停,浑然不在意的模样,一边拽着杨盼往前走一边说:“咋?你不想报仇了?”

  我猛点头,对,我不报仇了,放了杨盼吧。陈哥闻言,眉头皱着没吭声,我鼓起勇气质问他:“陈哥你不是说这次我是主导吗?不是什么都听我的吗?”

  陈哥推了一把杨盼,其他两个一左一右抓住她往前走,然后他朝我走过来,揪住我的衣领说:“意见一致的情况下,你是主导,意见不一致,我是主导,有意见?”

  我心里边说,我他妈当然有意见,但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陈哥松开我,冷冷的说:“乖乖跟着,现在你想走也晚了,是你花钱雇我的,也是你做了决定来这的,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也全是你责任,所以,听话!”

  就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来,我浑身都冷透了,怪不得前面这比那么客气,原来在这算计我呢!这从侧面反应出来,这个王八蛋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我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跟这种人合作,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看着陈哥一脸得意的越走越远,我很想撒腿就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跟了过去。

  这仓库连个顶棚都没有,阳光直接就照进来,陈哥把杨盼按在阴影处,随手在地下捡了两根草绳,把杨盼两只手绑在后面的窗框上,陈哥动作的时候,杨盼跟疯了一样,一边尖叫,一边拿脚踢他,好几次被杨盼踢到脸,陈哥也恼了,站起来就是一顿猛踹,杨盼疼的直哭,陈哥满脸凶恶的说:“给老子安分点,懂?”

  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像是中了定身法,愣在原地,杨盼看见我,情绪像是找到了宣泄的渠道,哭骂着:“叶飞,你这个禽兽,畜生,畜生啊!”

  我被骂的抬不起头,陈哥望着我,嘲讽的笑:“你看看,你看看,人小妞还说你是畜生呢,要不做点畜生的事,你岂不是白白被骂了?”

  这话说完,其他两个人都开始笑,其中一个直接伸手去摸杨盼柔嫩的脸蛋,还冲着我挤眼睛:“这妞也算个白富美了,你肯定没碰过,要不要来过过瘾?”

  杨盼的两只手被绑着,动不了,脑袋摆来摆去,吼道:“放开我,不要碰我!”

  “闭嘴!”这人不爽,伸手去捂杨盼的嘴,结果被她一口咬住,疼的大叫起来,陈哥也吓了一跳,一个劲的喊松开,杨盼死不松口,拼命咬住,他们使劲抽她,巴掌声扇的很响,杨盼终于忍不住了,疼的松开嘴,那人的手上是一圈深深的牙印,血往外渗着。

  臭婊子!老子打死你!他望着自己的手,疼的直抽,暴怒之下,冲着杨盼拳打脚踢,我在边上望着,忽然间就想到了昨天的自己,我也是这样,咬着魏强的鼻子,其他人打我,我都不放,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绝望,魏强他们,全都是令人憎恶的面孔,杨盼现在几乎跟我昨天一模一样!

  她的疯狂,我感同身受,这一刻,我的心脏都猛地一抽,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突然间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我跑了过去,挡在杨盼前面说:“别打了,陈哥,我求你,别打了!”

  其他两个人下意识的看向陈哥,他掏出一根烟,点上说:“你怎么个意思?”

  我回头看了眼可怜巴巴的杨盼,小心翼翼的说道:“陈哥,你们能来帮我的忙,我很感激,但现在,我真的不想报仇了,杨盼已经够惨了,我……”

  话还没说完,陈哥一脚就踹在我肚子上,剩下的两个人骂了两声,就把我拽起来了,其中一个人掐着我的脖子,用了很大的劲,我几乎要窒息,两只手拼命的掰着,几十秒后,他把我放开,看着倒在地上的我说:“要么,跟我们一起,好好跟这小妞玩玩,要么,你就跟她一起完蛋,你自己选。”

  跟这小妞玩玩?我咳嗽了一阵,艰难的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三个人笑起来,很淫邪,陈哥的手直接摸到了皮带上,解开了扣子:“你说呢?”

  酷I;匠2网BN永久#x免,费6看G小说z…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彻底傻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杨盼惊叫一声,原来两个人已经开始脱她衣服了,直接把校服扯开,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衣,一块块雪白的肌肤露出来,三个人的眼里布满了欲望,陈哥喉结动了动:“真是个极品!”

  衣服被撕开,皮肤感觉着凉凉的空气,杨盼的瞳孔骤然伸缩,发出高声贝的尖叫,很刺耳,陈哥捏住杨盼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另外的人拽住她的裤腿,开始往下拖,杨盼踢着腿,拼命的反抗,但没用,裤子还是一寸寸的脱落,露出雪白到刺眼的肌肤,三个男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正在脱裤子的一人喊了声老子忍不住了,伸出手要去摸杨盼的大腿。

  我心里边也有些燥热,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头一回遇到,老实说,我其实也有点受到诱惑,只是,良心上过不去这个坎,还有一点,那就是我害怕,这可不是游戏,这是犯罪!我没这个胆子,看着陈哥他们肆意的动作,我深吸一口气,冲了过去,我扑开了脱杨盼裤子的那个人,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挡着说:“陈哥,你们放过她吧!”

  一个男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突然间被打断是什么心情?我不用说,你们也懂,陈哥他们三个人的脸都黑了,瞪着挡在杨盼身上的我,由于我的遮掩,她全看不到了,陈哥喘息着,咬着牙说道:“你给我滚开,不要逼我弄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