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扔在床上,他们三个也没玩游戏,就坐在对面,都抽着烟,没人吭声。

  今天经历的,一幕幕的在我脑海中闪过,冷漠,嘲笑,羞辱,折磨,那些我能想象的,最恶毒的东西,基本上都在我身上全了,想着,眼泪就下来了,我捏着床单,骨节发白:“斌哥,帮我报仇。”

  斌子掏出一根烟,自己凑着火点燃,递给我,我没接,声音沙哑:“斌哥,求你,帮我报仇!”

  以前我也被欺负,也被羞辱,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我这么的绝望和无助,我再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斌子身上,显得很歇斯底里,斌子抽着烟,皱着眉头:“我跟你讲过吧,我就给自己兄弟出头。”

  第一中学人这么多,能成斌子兄弟的也就两人,我下了狠心说:“斌哥,你说吧,我要怎么才能成你兄弟?”

  小虫插了句嘴:“兄弟这个词,是一辈子的,你凭什么成我们兄弟?就凭你被打了想让我们帮你报仇?这尼玛算什么兄弟?”

  说的很有道理,我没办法反驳,所以我只能望着斌子,眼神里满是坚决。

  斌子一直没说话,耗子出人意料的吭声了,他说:“斌子,小虫,当初老四进宿舍的时候,是我接的,我就觉得,他挺实在的,这段日子,不说别的,光给我们写作业,写了多少?他是真想报仇,那些畜生做的事情,我都看不下去了,真心的,帮帮他吧。”

  小虫点了点头,也没说话,两人都等斌子做决定,他抽完了一支烟,目光闪烁:“老四,你为什么不想着自己去报仇呢?”

  我一下子愣了,自己去报仇?魏强跟杨盼都是混的,朋友那么多,我一个人,要战斗力没战斗力,要势力没势力,怎么斗得过他们?

  斌子站起来说:“我其实不算混吧,除了上网之外,好像也没啥太大的爱好,在初三,我这人挺独的,手底下也没小弟,得罪的人不少,但没人敢动我,你知道为啥?”

  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斌子孓然一身的,但其他混子都怕他,这是凭什么?

  床底下,斌子翻出一把砍刀,从报纸里面拿出来,指了指自己鼻子:“为啥宿舍里头有这东西,你知道不?”

  我摇头,耗子接口说道,这都是斌子的家伙,他其实跟你家境差不多,父母离异,也挺惨的,详细的东西我不说,你肯定体会的深,但他从小学开始,就没人惹,为啥?就因为带着这东西,谁惹,砍谁,真动手,不是假的,不需要小弟,狠就行了,没有谁愿意拼命,你懂吧?

  我懂了,怪不得昨天我对斌子吼,你们就是嫌我穷,他那么激动的打我,原来他也感同身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心里面的憋屈,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发泄的点,一把抓住砍刀,我就往外冲!

  耗子用力抱住我,跟小虫一起把我按住,他说:“你他妈的疯了?”

  我红着眼:“我要弄死他!”

  斌子倒了杯水,直接泼我脸上,凉丝丝的,我冷静下来,斌子说:“现在你还敢去砍不?”

  我愣住,惭愧的低下头。

  脑子热的时候,能干出来傻事,脑子清醒干傻事的,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个纯粹的傻子。

  斌子说:“我跟你讲这,不是让你拿刀去砍别人,而是告诉你,做人还是要靠自己,没人没小弟,不代表就斗不过别人,这样,你想成为我兄弟,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自己能把这个仇报了,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我都把后果给你扛了。”

  我瞬间愣住,这岂不是说,我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就能成为斌子的兄弟了?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动我了?

  斌子明确的说:“这是个考验,我不希望自己兄弟是个怂包,哪怕是室友,也不行。”

  我点头说好,斌子他们都走了,去网吧继续打游戏,我自己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背后火辣辣的疼,只想掉眼泪,疼痛,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我对自己说,杨盼,魏强,老子一定要报复你们,一定!

  第二天,我继续去上课,别人看我的眼神,轻蔑,同情,嘲笑,各种各样的吧,我也不在乎了,昨天差点都跪了,谁还在乎这个?

  下课的时候,杨盼走过来的,也许是想好了一定要报仇吧,心理上也没多害怕,杨盼问我有没有事,一副好心的样子,我觉得恶心,是你把我害的变成这样,现在又来假惺惺,真当我是猴子,想怎么耍就怎么耍?我摇头,说你别操心,杨盼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敢这样跟她说话,刚开始想打我,不知怎么就忍了,说成,以后你最好都这么硬气,说完,她就走了,望着她窈窕的背影,我拳头攥的骨头都在响。

  我妈打过来的生活费,二百多块钱,我全取出来,又问耗子借了二百,他对我挺好的,直接就给我了,凑了四百多,放学的时候我出了校门,朝着个小巷子走,过了一阵,就看见前面有一群混混。

  都吊儿郎当的模样,抽着烟,脖子上挂着铁链子,领头的那人是陈哥,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杀马特气息十足,是我们学校外头有名的混子头,以前抢过我钱,所以我也算认识,这次是专门来找他的。

  陈哥还认识我,见我走过来,挺开心的:“哟,这不是叶飞嘛?咋?又给哥送钱来啦?”

  O更》新#最bl快}M上k‘酷;X匠#网5

  说着,都笑了,他们都清楚,我多怕他们,逗逗我,挺有意思,结果我这回还真没多害怕,从兜里掏出四百块钱说:“陈哥,这给你的。”

  笑声戛然而止,一群人都呆住了,陈哥愣了下,伸手接过钱,望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可能是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折吧,我吸了一口气说:“陈哥,这次我带钱过来,就是想请你帮忙的。”

  原来是这样,陈哥看着我脸上的伤痕,一下子明白了,就像是干自己老本行一样,很熟练的说:“打谁?”

  我大概把事情说了下,约定明天在校门口堵魏强,走之后,心里面挺没底的,陈哥不是个好人,万一不认账了,我白亏四百,但我没辙,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不管别的,先收拾了魏强再说,之后的事情,自然有斌子处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