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强从口袋里头翻出五十块钱,递给斌子:“斌哥,兄弟我真心不知道,全是误会。”

  斌子点了点头,把钱塞进口袋,抬手就是一巴掌,魏强捂着脸愣住,斌子说:“我让你给钱,没听见?”

  魏强都快哭出来了:“刚不是给你了吗,斌哥。”

  斌子笑了:“你就给我五十块钱?抢了我五百,结果只给我五十,你当我傻得?”

  听到斌子理直气壮的话,我整个人都傻了,还能这样的?一看小虫和耗子,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魏强倒是反应的快,吞了吞口水,有些不甘心,但瞅着自家兄弟一脸怂样,明显“军心涣散”,只能认栽,从口袋里头翻出一堆钱,数了数,三百多,厉声说:“谁有钱快点拿过来!”

  其他人都低着头看向一边,魏强气得直接动手,从别人口袋里头翻出二百块钱,讪笑着递给斌子:“斌哥,你数数?”

  斌子大概看了看,取出五十块钱还给他:“我这人没啥优点,就是公正,你抢我五百,我只拿回属于自己的钱,多出来的这五十,还给你。”

  魏强就像是吞了个苍蝇,明明恶心的要死,偏偏还要露出感激的样子,看着这一幕,我其实挺震撼,更多的是羡慕,在我面前威风的不得了的魏强,在斌子他们跟前却乖巧的像个鹌鹑,我才知道,不是魏强他多厉害,而是我太弱。

  原本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的是,斌子忽然间拽了我一把,指着魏强问:“你刚才是不是挨打了?”

  我不明白他意思,只是点头,魏强却是感觉到不妙:“斌哥,你啥意思,要给他出头?”

  !酷8匠{j网唯…一…正版O,lB其`他都是盗/版aH

  结果斌子却摇头了,我要是给他出头,早在他前面被杨盼打的时候我就出手了,魏强这下子也糊涂了,小虫却是反应过来,嘿嘿一笑,斌子的意思是,我们不给他出头,但是他这次是因为给我们买烟才被你打的,你想想,你们抢了钱,又打了人,我们现在只是把钱要回来了,挨的打却还没有清算。

  魏强也是能忍,摸着之前被一棍子打的淤青的脑袋说,行,我认栽,斌哥你打吧,结果斌子却摇了摇头,指着我说,钱是我的,打是他挨得,冤有头债有主,小虫推了我一把,把棍子塞进我手里头,我瞅着魏强,他也瞪着我:“斌哥,你要是打我,我不爽,但不敢说不服,可他不行,被他打,我丢不起这人!”

  这话说的,就像是一把刀刺进我心里头,我瞬间怒了,握紧棍子,魏强比我更怒,恶狠狠的瞪着我,似乎在说,你敢打,我就一定报复你!一想到后果,我的怒气马上消散的干干净净,望着斌子:“斌,斌哥,算了吧。”

  斌子吸了一口气,没说话,一直沉默不吭声,脾气却很火爆的耗子却是不愿意了,踹了我一脚,瞪着我说,“让你打,听见没有!”

  耗子瞪着我,魏强瞪着我,所有人都瞪着我,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我发现我现在明明是打人的角色,却比挨打还要紧张,缓缓抬起棍子,我在魏强身上打了下,就跟挠痒痒一样,魏强自己都笑了:“斌哥,你瞧这sb。”

  耗子踢了我一脚,很用力,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揪着我的衣领,眼睛通红:“你不打他,我就打你,不要以为我开玩笑,真的,我从不跟外人开玩笑!”

  我眼巴巴的看向斌子,他理都没理我,但态度却非常鲜明了,我心跳的很快,拿起棍子,又放下,几乎带着哭腔,斌哥,浩哥,龙哥,我不行!魏强一伙人都笑了,耗子却是脸色铁青,捏着拳头就要打我,这把我吓了一跳,恐惧迫使我直接一棍子砸过去,魏强正在笑,鼻子上挨了下,血直接就飚出来了,他捂着鼻子,半蹲着在地上。

  血从指缝滴滴答答的流出来,我的两条腿如筛糠般颤抖,这一幕让我想起小时候拿刀捅进炮哥屁股之后,我们娘俩像是丧家之犬,辗转千里的日子,无法形容的恐惧让我的脸色都苍白了,斌子却是死死的盯着我:“继续。”

  被斌子打,魏强嚎叫,被我打,哪怕打的再狠,魏强硬是忍住了,看我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怨毒,其他人也是,之前都不敢抬头的,现在都是怒气冲冲的瞪着我,突然间,我想通了,斌子逼我,杨盼逼我,这些人何尝不是逼我呢?打都打了,现在停手,他们肯定也会报复我,与其那样,倒不如先捞点利息,至于后果,已经不在我考虑范围内了。

  我扬起棍子狠狠的砸在魏强后脑勺,他疼的倒在地上,没忍住疼,直接叫出来了,如果有人这个时候盯着我的眼睛看,定然会发现我眼里充斥的神采就像是一个只有几天寿命的人最后的疯狂,我狠狠的打着魏强,下手之狠,是平时我想也不敢想的,那些本来恶狠狠瞪我的人,在和我对视的时候目光居然躲躲闪闪。

  我突然有些悲哀,与人为善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欺负我,做恶人的时候,那些欺负我的人却害怕了,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吗,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我哭的稀里哗啦,但打人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仿佛要把这么多年来的懦弱,委屈全部发泄出来,魏强额头也有血流下来,硬气的他也开始讨饶:“别,别打了。”

  啊!我不明意味的大叫一声,双目通红,扬起棍子的手却被耗子拽住,他把棍子夺下来说,够了!我就像是魔怔一样,下意识的就要打耗子,他抢先一巴掌摔在我脸上,疼痛让我瞬间清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

  看着直叫唤的魏强,我打了个冷战,斌子他们往宿舍的方向走过去,我愣了阵,发现其他人都在看我,没有斌子在,感觉底气一下子就被抽空了,我有些仓皇的从别人的注视中逃走,跟着斌子的步伐回到宿舍。

  他们三个已经继续打游戏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茫然的坐在床边,斌子忽然间看了我一眼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酷匠网支持贴吧,微信,qq快捷登陆,无需注册,只需要一秒,恳请大家花点时间登陆下,点击书页右上角的追书和封面底下的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