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我从阳台悄悄爬回去,斌子他们已经睡了,我躺在硬硬的床板上,身上很疼,只能忍着,但心里的痛却怎么也忍不住,我跟自己说,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斌子你们不帮我是吧,行,那我就逼你们出头。

  看正7◎版OM章节上(酷X匠网0

  学习好的人脑子肯定不会差,我琢磨了下还真就整出来一个主意,第二天我下课的时候,杨盼过来冲我伸手,我说没钱,她眉头皱了皱,我直接把裤兜外翻出来,她指着我说,成,你没钱,我就不相信你一直都没钱,别让我逮住。

  杨盼说这话的时候,门外面有好几个男的在等他,我叫不上名字,但大概知道他们也不是好东西。明显是杨盼跟他们打好了招呼,看我的眼神都不怀好意,说实话,我心里头很害怕,甚至想到要去告老师,但想归想,真要是那样做了,恐怕下场会更惨,要不是五百块钱实在太多,我拿不出来,我可能就真的把钱给他们了。

  果然,今天一整天,我只要一出班,哪怕是上厕所,都有人过来问我要钱,我身上是没钱,但每次被人搜身,周围人指指点点的眼神,都让我感觉很耻辱。午休时间,我回到宿舍,小虫他们这回没玩cs,改打澄海3c,最近这玩意貌似很流行。

  坐在床边上,看着他们一边抽着烟,一边很是亢奋的打游戏,热烈的氛围我却怎么也融入不进去,于是心里更酸楚。过了一阵,小虫把空烟盒丢在一旁,说没烟了,等下我会买烟。听到这话,我心中一动,马上说,你玩游戏吧,我出去给你买。

  小虫也没怀疑,以前我也有出去给他们买过东西,随便翻出五十块钱扔给我:“买两盒利群,剩下的就当跑腿费。”

  捏着五十块钱,我从宿舍楼走出去,故意没把钱放进口袋,就在商店跟前晃悠,过了会儿,我看见一个黄头发的杀马特跟几个人过来,才装作惊慌的样子往商店跑。本来还没注意到我,这一跑,黄毛马上喊,站住,你他妈听见老子说话没有!

  我被追上,黄毛上来就甩了我两巴掌,草泥马,让你站住你还敢跑?

  这人就是昨天跟杨盼一起的人,还打过我,今天也问我要过钱,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别人都喊他强哥。他打量着我,看见我手里捏的钱,马上踢了我一脚,说:“拿过来。”

  我退后了几步,祈求说:“强哥,这不是我的钱,是我舍友的。”

  他手插着口袋,跟我有关系吗?我数三声,要么自己把钱给我,要么我就动手了。说数三声,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后面的人已经揪住了我的头发,我把钱给他说:“真不是我的钱,你抢走了,我舍友肯定会找你算账的。”

  强哥压根就没问我舍友是谁,可能在他眼里,跟我一个宿舍的都是怂逼吧,拍了拍我的脸说:“让他来,钱就是我魏强抢的,有种的就来。”

  说完,几个人笑着就往商店走了,我往宿舍走,进去后,小虫问我,烟呢?我低下头,被抢了,斌子正喝水,一口喷出来,啥玩意,烟被抢了?我有些害怕,是买烟的钱被抢了。一听这个,小虫就受不了了,鼠标往边上一甩,骂道:“干!”

  耗子没吭声,直接就行动了,直接就从床底下掏出好几叠报纸,手一抽,就露出明晃晃的砍刀,我差点吓尿,宿舍里头居然还有这东西,我竟然不知道!这三个人混我知道,但我并不知道他们混的叼不叼,眼下一看这刀,我就知道,他们混的不是一般的叼,这回我是真怕了,本来只是想利用下他们,真要是动刀了,事情肯定会闹大,幸好斌子按住了他:“不至于,为了五十块钱,你脑壳有屎啊?”

  耗子一想,是这个道理,就把刀原塞回床底下了,然后从抽屉里头掏出几根甩棍,一人拿了一根,对我说,抢钱的人是谁?你没跟他们说是我的钱?耗子的样子很可怕,长期打游戏,眼睛里头熬得都是血丝,现在生气,更是浑身都充斥着暴戾,我连忙说道:“抢钱的人叫魏强,我跟他说了,这不是我的钱,是你们的,但他不听,说有种让你们过去……”

  听到这,小虫直接打断了我:“叼,这个魏强真是叼,哥几个,走去见识见识这个强哥。”

  三个人气势汹汹的就出去了,我走在前面带路,硬着头皮往商店那边走过去,本来我是想用这种方式逼他们给我出头,现在却有些后悔,早知道他们这样暴躁,我肯定不敢这么搞,眼下,我甚至希望魏强不在这,我害怕把事情闹大。然而,有些时候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我还没找见魏强,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吹口哨的声音,魏强冲我招手:“哥在这呢!”

  耗子瞅着我,冲着魏强怒了努嘴,就是他?我点了点头,然后耗子就朝着魏强走过去了,我注意到,他走过去的时候,袖子里的甩棍一点点的滑下来,捏在手心,魏强并不知道,他看着耗子走过来,脸上还带着笑,耗子也笑,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一棍子就甩下去了!

  魏强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甩棍虽然细,但也是铁做的,砸在头上,没出血,但是一道红印子是免不了了,魏强疼的说不出话来,就是嚎,他边上坐着几个人,本来都打算看戏的,现在全傻了,斌子跟小虫也跑过去,掏出甩棍就开打,明明人少,却压着对面打,准确说,对面都没还手。

  本来只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斌子已经过去了,他们并不认识小虫跟耗子,但看见斌子却是吓了一跳,斌,斌哥!

  “谁抢的钱?”斌子问,他们都指魏强,斌子点了点头,揪住魏强的头发,狠劲一拽,一撮黄毛硬生生的被拽下来,魏强惨叫一声,好多人都吓了一跳,远远的看这边,他说:“斌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舍友是你啊,我以为他在骗我。”

  斌子转身就看向了我,就像是被猫盯住的老鼠,我不敢动弹,咽了口唾沫:“他也没问。”

  小虫他们对视一眼,就把魏强放开了,他站在那,一脸讪笑,斌子摊手:“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开书初期,梧桐自己也要直播,网站也要宣传,这里的更新,每天三章是肯定确定的,过几天,更新自然会快一些,这是个规律,还希望大家有点耐心,新读者可以相信梧桐的人品,二百万字无断更的记录,证明我的信誉是满的,至于老读者,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们懂我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