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下头不吭声,心想要打就打吧,打完就完了,杨盼虽然没打算放过我,但这个时候老师进来的,我这人在同学这里没什么存在感,但在老师那却存在感十足,没别的,学习好,对于老师来说,这比啥都强,班主任是个四十岁的老男人,戴着副眼镜,挺严厉,因为姓苟,所以私底下大家都叫他眼镜狗。

  见我被打了,眼镜狗把杨盼叫出去好好训了一顿,别人都戏谑的看着我,臊的我脸发烫,我把杨盼的书都捡起来,上面的灰弄干净,然后给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打也打了,怂也认了,再讨好一下,我以为这事情就结束了,结果杨盼阴沉着脸进来,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把将桌子上的书全部推下去,指着我说,这事没完。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没想到杨盼的心眼这么小,我很害怕,下课就往宿舍跑,我想去找斌子他们保护我,结果三个人都不在,估计是又去网吧了。我硬着头皮回去上课,倒也风平浪静的,午休的时候,我往宿舍走,路上就让人堵住了,是杨盼带的人。

  没说话,杨盼指了指我,两个男的走过来,冲我勾了勾手,我后退,他们骂了声泥马,就过来了,还不等他们打,我自己就先倒下来了,护住脑袋任凭打,我这种典型的乌龟防御,打我的人打了一阵,也觉得没啥意思,抬起头看向杨盼,她瞅着我的眼里满是鄙夷,给五百块钱,这事情就算了了。

  我小声说,我没钱,其中一人低声骂了句,又要过来打我,杨盼却拉住了他,说:“他这么怂,应该不会撒谎。”

  我连忙点头,杨盼说:“行,也不难为你,有多少钱全拿过来。”

  我把裤兜都翻过来,拿出三十块钱,杨盼咔嚓咔嚓就撕成了碎片,阴沉的看着我:“你他妈的在逗我?”

  小崽子!几个人上来继续打我,我叫道,“真没有,我就这些钱,不相信你搜。”

  杨盼冷笑:“第一高中的人谁身上没个几百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提到这,我眼睛就有些红,的确,出去说自己是第一高中的,给人感觉就是有钱,都传这是贵族学校,但这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觉得很丢脸,甚至比之前当众被打还要丢脸,小声说:“我家里穷,上第一高中是特招的,我,我真没钱。”

  杨盼似乎有些触动:“你真是特招的?”

  我以为她心软了,说道:“是的,我妈以前是棉纺厂的工人,现在才开了一个水果店……”

  话刚说一半,杨盼一脚就踹在我脸上:“那他妈的是谁给你的勇气招惹我的?”

  我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本来这些人还有些忌惮的,结果一听我是个穷,马上就不怕了,软柿子谁都想捏一捏,他们的恶意明显放大了许多,我咽了口唾沫,乞求道:“真的,我不是故意惹你的,都是不小心。”

  杨盼不听:“我不管那么多,你害得我被眼镜狗训了,没有五百块钱这事情不算完。”

  我一阵绝望,五百块钱,这几乎是一笔巨款,我从哪里去弄?他们又踢了我几脚,杨盼说,行了,你滚吧,没五百块钱就没有吧,反正以后看见你一次抢你一次,有本事你就把钱塞进内裤里,不然,直到抢够五百块钱为止!

  他们走了,我像是丢了魂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回宿舍的路上,别人冲着我指指点点,没办法,校服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脚印,脸上又有青紫的痕迹,明显是被人打了,也许他们只是下意识的看我,但在我眼里,却觉得每个人都是故意的,他们在嘲笑我,在说我没种,但我能怎么样?小时候我用水果刀捅了人,为了这件事我跟我妈连夜逃跑,这么多年来我要是不忍,那要给我妈惹多少麻烦?我实在是不明白,我明明谁也不想得罪,为什么每每都有人欺负我?我他妈的就那么好欺负?

  憋着,再憋着,进了宿舍,看见斌子三人在打游戏,我一下子憋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淌,哭的声音很大,这把斌子他们吓了一跳,小虫跳起来,你咋了?斌子跟耗子也站起来了,看见我身上的脚印,“你被人打了?”

  我点头,满脸的眼泪看着他们,把事情说了一遍,我很委屈,也很可怜,他们是我一个宿舍的,也是我最后的依靠,哪怕是同情心,都能帮我出头吧。结果,我没有想到的是,听完之后,三个人就坐下来了,点了根烟,继续打游戏。

  我抱住小虫的腿:“龙哥,求你帮帮我!”

  小虫皱着眉头:“滚!”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小虫瞪了我一眼:“收起你的尿水,在哭老子也打你。”

  昨晚上,就在昨晚上我们还在一起喝酒,我一度以为自己融入到他们里面了,没想到在我出事之后没有一个人肯帮我的,我趴在阳台上,校服也没换,一个人哭。

  他一瞪眼,我立马怂了:“斌,斌哥,我错了。”

  斌子点了根烟:“错哪了?”

  我低下头:“不该找你们帮忙。”

  他摇头:“不是。”

  我试探性的说道:“不该招惹杨盼?”

  斌子笑了:“你本来就没招惹她,挨不挨打,跟这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还不是看你好欺负就打你了。”

  说到这,我就是一阵心酸,眼泪又出来了,斌子捂着额头,奶奶的,说两句又哭了,懒得跟你废话,我来这就想告诉你,杨盼这女人没啥厉害的,我们不帮你,不是怕她,你别以为我们三怂了就行了。

  看见斌子要走了,我大着胆子问了句,“那你为什么不帮我?”

  y酷9匠网{¤正gW版(c首《K发m

  斌子没回头,说:“要是小虫,或者耗子被人打了,老子能豁出命去,但你不一样,首先,你没种,其次,我们不是兄弟。”

  我没有想到斌子会对我说这种话,委屈,酸楚,还有没来由的愤怒涌上来,我大声的吼了句:“你们就是嫌弃我穷!”

  斌子直接扑上来,揪着我的头发用力的往墙上撞,连续撞了好几下,他才啐了口唾沫,“泥马的,不识好歹的东西,再敢瞎嚷嚷老子就弄死你!”

  斌子比我还生气,小虫过来拉他,他还有些怒,指着我骂了几句孬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