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的童年过去,初中的时候,我妈带着我搬离了这里,她用攒了六年的钱,带我去了第一中学。

  第一中学有钱人家的孩子上的学校,教学水平很高,但学生普遍差劲,手里的零花钱多,又娇生惯养,没几个能耐着性子学习,我没钱,但学习好,属于特招,每年都有这么几个名额,就算是贵族学校,也要有几个尖子生撑门面。但报名那天,我妈用信封包着的厚厚一叠钱,还是进了副校长的口袋,我才明白,特别招生,其实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特别。

  不过我妈很开心,她对我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学坏,我说好。

  其实我想说的是,谁都嫌弃我,没有人肯和我玩,想学坏都难。

  n酷v匠9网z唯wV一&$正版…,其E《他\#都是3盗◇*版

  在第一中学,同学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皮肤好,穿得好,也前卫,有不少女生更是公开谈起了恋爱,这让我震惊之余,又有些羡慕,只是我知道,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唯一的优势,就是学习,从初一到初三,我几乎是沉默着拿走了所有的奖状,每次领奖的时候,我们班的人才会记起来,还有我这一号人。

  初三那年,我妈用所有的积蓄,开了一家水果店,是距离学校挺远的小区,也就是说,我不能走读了,于是给我办理了住宿的手续,胖胖的宿管大爷,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走廊:“随便找个有空位的宿舍去住,确定之后来我这登个记。”

  让我自己找宿舍?老实说,我是有些害怕的,但宿管高冷,我不敢啃声,抱着铺盖往前走,不算很长的路,却走得很辛苦,我不敢去敲门,深怕惹恼了别人打我,偶尔有开门出来打水的,顺便瞅着我,这让我更加惶恐,仿佛他们的注视里充满了恶意,一楼一直走到底,我又上了二楼,抱着铺盖的我,感觉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我甚至想直接回家,但就在这个时候,面前有个宿舍开门了。

  他叫李浩,外号叫耗子,头发很短,但却很犀利,是那种子弹头,看着就给人一种很吊的感觉,瞅着我,他明显有些吃惊,你分到我们宿舍了?

  这一说,里面又出来两个人,都叼着烟,发型跟李浩一模一样,看着一个模子的犀利,我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抱着被子没敢吭声,李浩有些烦了,指了指里面的空床说,自个儿进去。

  我不敢反驳,在他们的打量下,几乎是夹着尾巴走进去,默默的把床铺好,我坐在边上,像是个木偶,桌子上摆着三台电脑,都是cs的页面,李浩一边打cs一边说,既然你分到我们宿舍了,就要守我们宿舍的规矩。我点了点头,什么规矩?

  李浩对面的人叫刘文斌,小名斌子,挖着鼻孔挺随意的说,还没想好,想好随时告诉你。

  我只能点头。

  等等……第三个人忽然叫了一声,他光着膀子,身体很瘦,几乎都是排骨,小眼睛,看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眯着眼睛的感觉,这是陈龙,喜欢听别人叫他龙哥,但宿舍里的人都喊他小虫,小虫问我:“会抽烟吗?”

  我摇头:“不会。”

  他把烟丢过来,说:“第一个规矩,学会抽烟,你想想,我们三个都抽烟,你要是不抽,会影响我们。”

  好吧,我没有办法,颤抖着点燃烟,吸了一口,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三个人都笑了,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杂耍的猴子。

  我们宿舍的号是213,小虫挺得意,说当初可是废了好大功夫才抢到这么有个性的宿舍,老四你能这么简单的住进来,没说的,全是哥给你的造化。

  他们也没问我名字,用斌子的话来说,就是不需要,我是第四个进来的,肯定是老四。我问他那谁是老大?斌子照我脑袋就是一巴掌,我们都是你老大,我忙点头。

  耗子说,他们是第一中学的三剑客,没有人敢招惹,我刚抬起头,他就猛摇头,你不行,加上你就变成四贱客了。说完,小虫和斌子都笑,乐呵呵的,我也跟着笑,心里头却有些酸。

  我们是一个宿舍的,但却过着完全迥异的生活,我写作业,他们打游戏,我上课,他们打游戏,我睡觉,他们打游戏。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们没有欺负我,虽然会让我打扫宿舍,写作业,但还好,真的,没打我就还好。

  在班里头我本来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谁也不知道我从走读生变成了住宿生。昨晚上斌子过生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搬进来一箱啤酒,非要对着吹,我说我没喝过酒,耗子说,第二个规矩就是要会喝酒,现在你必须要学了。斌子更直接,拿起一瓶酒就往我嘴里头倒,我没准备,酒从嘴里喷出来不少,流了一脸,斌子一边倒一边笑,这你不就会了吗?

  刚进宿舍不到三天,我就学会了抽烟喝酒,虽然挺不情愿,但我也没太大抵触,一个是害怕,另一个是这样似乎真的能让我融入到他们中间,但其实我很清楚,他们压根就没把我当回事。

  就因为昨晚上喝了太多酒,我有些头疼,上座位的时候没防住第三排桌子上面垒着的书给撞翻了,散落了一地,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还走了两步,脚踩在书上,这才反应过来。

  但就是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泥马,啪的一声,就挨了一巴掌,我有些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杨盼。

  她长得其实挺漂亮,个子比我还高点,身材修长,关键是脸蛋好看。第一高中不好好读书的人海了去了,这里头有相当一部分女的,杨盼就是其中之一,成天跟着人疯,她公主病有些严重,脾气挺不好,又紧跟着踹了我两脚,我一个是没防住,一个是不敢还手,被踹倒在地上,杨盼指着我骂道,你活不耐烦了是吧?

  我挺不愿意得罪人的,尤其是班上的人都用看好戏的那种眼神看着,我就知道,得罪杨盼的后果肯定很不好,我不敢爬起来,就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杨盼还是恨,又上来踹了我两脚,她力气不大,不算疼,结果杨盼看我没动静,说咋?不疼是吧?然后接着打我,赶忙叫唤起来,似乎自己很疼,这有点假,班上的人都笑,杨盼脸面有些挂不住,你他妈的耍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大家不要忘记点击书页右上角的追书,还有封面底下的撸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