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总算是亮了,远处的风吹来了一阵的沙不得不让这个女人用那残破的衣袖挡着怀里的孩童。

  沙迷住了女人的眼,晃了晃脑袋,女人再次抬起头看向了远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怀中的孩童似乎是感受到女人的心情一般,并没有哭闹,而是瞪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抱着自己的女人。突然传来了马蹄声,似乎在不断的接近着这里,女人污浊的面庞上灰暗的双眸明亮了起来。

  一个骑着马的大汉映入了女人的眼中。那个身影不断的走近,女人的眼中的光芒也闪烁着更多是期盼的目光。大汉翻身下马将女人单臂拥入怀里。大汉的脸上也是布满了风尘,如同刀削棱角分明的面庞也流露出丝丝的疲惫。

  女人闭着眼睛在大汉的怀中轻轻的喘息着,怀里的孩童“哇”的一声将两个大人从风沙中唤醒。女人闻了闻大汉身上的味道,叹了口气道:“你又杀人了。”大汉轻轻的放开这似乎自己松手便会倒下的娇躯,闭上了眼睛道:“在这里,如果想要生存,只有让别人死。”女人神色再次黯淡下来,大汉睁开眼睛看着女人怀中的孩童道:“只要能够保护你和楚幽,我就觉得什么都可以去做。”女人再次将身体倾向了大汉道:“这样的提心吊胆得生活,什么时候回去才能真正的结束。”

  大汉沉默不语,突然身后的风沙再次扬了起来,一个面色惨白的青年,青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败的只能算是披在了主人的身上。右肩有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看来是刚才才留下的,发须也有着风沙打过的痕迹。

  青年走上前说道:楚易大哥,前面就到凤阳关。我想那些土蛮子也追不过来了。楚易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粉末洒在了青年受伤的右肩上,撕下身上的衣角轻轻的为青年包扎起来,青年刚要躲开,被楚幽的手按住稍稍挣扎几下,苦笑着放弃了。

  楚易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女人,再次叹了一口气。“我们一路上日夜奔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青年嘴角撇了撇道:“楚氏一族的希望全在楚易大哥一人身上,纵然楚天身死,也要护着楚易大哥周全。”

  楚易苦笑:“我楚氏一族被流放三千里,被令不得入土中原,可笑这凤阳关也挡不住这狼群。”默默的拔出手中的剑,“狼没捕猎到自己要的猎物前是不会放弃的,至少现在不会,我说的对不对,三头领。”

  只见不远处的沙丘露出一个人的身影,一匹枣红色的马,还有一把闪闪折射出光的长枪。那人笑了笑:“久闻阁下大名,不愧是名震浮屠国的勇士,总能嗅到隐藏的危险。”

  楚天转身也拔出了手中的剑戒备的盯着来人。楚易轻轻将楚天拉到身后:“这头大漠里的孤狼可不是你能够狩猎的,至少小天你现在不行。”三头领笑了笑驭使着胯下的坐骑缓缓向前,完全的无视了楚天那恶狠狠的眼神:“我对阁下十分好奇,是什么样的勇气可以让阁下这样的勇士直面挑战大统领的威严。”

  楚易摇了摇头,却没有放松戒备:“并非什么勇气来驱使,只是楚家祖训,楚家没有低头活着的人罢了。”三头领再次扬起嘴角:“阁下一定听过你们中原的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阁下祖训如此,也难怪被流放三千里。”

  “闭嘴”楚天一声怒喝,越过了楚易拦在自己身前的身躯,手中的长剑直直向三统领的咽喉刺去。楚易见自己兄弟冲出,脸色也是一变,刚要拉住楚天,却还是慢了一步,楚天的剑已经快要刺到三统领那咽喉三寸之地。

  只见三统领闭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篾笑。在楚天的剑即将刺到三统领的时候,一支箭射在了楚天的剑身之上,强大的冲击力让楚天不得不收下了攻势,停下脚步,一个转身,变刺为削,想要砍下三统领的项上人头。

  一个模糊的身影却拦在了三统领的面前,也是一把长剑荡开削来的剑,另一个身影也从三统领另外一侧一刀劈向楚天,而之前射出箭的角落又射出了一箭封锁住了楚天的退路。楚天不得不往后仰了仰躲过了来人的攻击,右侧的箭身擦着脸庞而过,足尖轻轻点地,身形往后退去,一个大汉却从上方挥着一双大斧竖劈而下。楚天连忙提剑而迎,大斧狠狠的击打在长剑之上,剑身一声低吟勉强没有被双斧传来的力道震碎。楚天退了几步,摇晃了几下身子,明显被刚才的一击让自己本就不支的身体内伤又加重了几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隐隐渗出了血迹。

  楚易上前连忙扶住了自己族弟的身子,眼神示意其坐下调息。看了看并未追击而来的大汉退回立在三统领身前,之前阻拦逼退楚天的两人也站在了三统领的两侧,只是却没看见之前在暗处射箭的人出现。

  三统领抚掌笑到:“阁下也是好功夫,能在四煞联手之下抵挡一招未死之人,也算是配得上楚家之名,不像之前那些楚家的那些老骨头,根本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人的一合之敌。”

  说罢,左侧用剑的消瘦男子将身上的包裹掷于地上。包裹滚了几下散落开来,露出一颗双目圆睁。死前明显透出不相信的表情的头颅。楚天一见,悲鸣一声“族长”几欲拔剑再次冲出,却被楚易拦住,满目泪光的盯着眼前的族长首级。而之前的女人也是一声惊呼,闭着眼睛不敢再看。楚易叹了口气:“三统领,罪不责众,此事因楚易而起,何苦屠杀这手无寸铁的楚家老弱。”

  三统领玩味的一笑:“这件事,勇士大人自然是比我更清楚,包庇罪人,隐瞒不报,意图叛乱的罪责是什么。只是我很好奇,身为楚氏一族的族长,那件东西居然没在他身上,我想也就只有在勇士大人身上了对么。”

  楚易轻轻的提起手中的剑:“我并不知三统领所寻为何物,楚氏所罪,我也和大统领所解释,只是莫须有令楚易心寒,他人所加之罪,何患无词。”“阁下如此之说倒令我多了几分好奇,不如阁下随我回去,亲自与大统领解释,我定会力保阁下。不知如何。”

  XM酷‘J匠{5网"u永久(y免费jX看小$O说%

  楚易苦笑了一声:“楚易虽一介武夫,却也知覆水难收一词,更何况三统领手中楚氏的鲜血尚未洗净,楚易也怕所托非人。”

  “那不知阁下能否成为第一个逃脱出狼的包围下的猎物呢,更何况,你还有几个不得不背负的包袱。”三统领冷冷一笑。“至少即使没有他们,你也走不脱。”

  “久闻三统领贪狼之名,贪狼本为杀星,楚易不才,之前夺得勇士一名,三统领不在王都,未能与三统领一战,略为可惜,只是不知这次能否与楚易一战。”

  “哦。这是在对我的挑衅么。”三统领微微眯起那凶光渐盛的眼睛。

  “不,这只是楚易的一个赌局,一个让三统领心动,一个赌注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赌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