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幽轻轻的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墨炙,张开双手拥住了飞扑而来的七色鸟。墨炙在一旁有些发愣,这只七色鸟性格尤为暴躁,除了自己外,任何人靠近,都会让这只七色鸟暴躁起来攻击对方,而楚幽似乎是第一个除了自己以外七色鸟亲近的人类。

  七色鸟不断地用脖子摩挲着楚幽的脸,楚幽一边闪躲,一边说道:“别闹,很痒的啊,你的伤刚刚才好,要好好的休息才行。”

  闻言,七色鸟放开被自己的翅膀捂住的楚幽,重新跳回石床,看着楚幽的眼神里透露着些感激,也不再吵闹,微微眯起双眼坐在了石床上。

  看着七色鸟伤势已无大碍,墨炙轻轻松了一口气,墨炙拍了拍楚幽的肩膀,楚幽明白墨炙的意思,在地上盘起双腿,恢复起体内几乎枯燥的元力。

  墨炙摸了摸七色鸟的脑袋,对眼前闭目调息的楚幽心里也微微有几分感激,算起来两人经过那蜀道上青年的偷袭,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想到这里墨炙不由得笑出了声。

  楚幽睁开双目有些奇怪的看着墨炙:“你笑什么。”

  “没什么。”墨炙摇了摇手,坐在楚幽的身侧,看着楚幽道;“只是觉得,能够在街市上选择讹上你的确是一件好事。”

  楚幽回想起两人初次见面到如今,从开始的陌生,打斗,到现在似乎已经成为朋友一般,两人本来就是年纪尚幼的少年,如今两个人的心里似乎都将对方当做知己好友一般,不免也笑了起来。

  “小爷我叫楚幽,你呢,神棍。”楚幽露出玩味的笑容拍了拍墨炙的肩膀,墨炙稍稍露出不满说道:“什么神棍,那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叫天下第一神算,算无遗策,知晓古今,通达未来,不过我看你十分顺眼,就容许你叫我一声墨炙大哥好了。”

  “没皮没脸,小爷现在已经14岁了,看你的话,估计怎么也比小爷小那么几岁吧。”

  墨炙一听,喜形于色:“你才14,不瞒你说啊,我可是上月就过了十五岁的生辰。”随即反手拍了拍楚幽的肩膀,“小弟,没关系,以后这蜀山镇我罩着你。”

  楚幽脸色一黑:“你说你十五就十五,我怎么相信你。”

  “不信我还不简单,你可以问问小七”墨炙指了指一旁不断点头的七色鸟,楚幽脸色更加深沉了。

  楚幽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有些不满的说道:“谁管你年纪多少,我师傅说了,这个世界,谁拳头硬谁是大哥。”

  墨炙将自己双手软骨捏的“咔咔”作响:“看你的意思,似乎想跟我好好比比了是么。”

  话音刚落,楚幽挥手一拳打向墨炙,墨炙连忙身形一蹲,“你小子玩真的。”

  “谁TM跟你玩虚的。”墨炙一听,也是一脸恶相,扑上去与楚幽厮打在一起。

  一边的七色鸟小七看着两人在地上不断的滚来滚去,嘴里也发出了“唧唧”的叫声,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加油还是自己的伙伴喝彩。

  打了不知道多久,两人终于分开,倒在石床两旁,不断的喘着粗气。鼻青脸肿的两人相视,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小七也不免振翅表示两人忽略自己而不满。

  稍稍休息了片刻,楚幽双臂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还在喘着气的墨炙道:“你为什么知道我可以救小七。”

  墨炙看了看楚幽,沉声道:“小七是我在三清峰脚下捡到的一枚蛋,是我将它孵出来的,然后就一直带在了身边。我从小也是师傅从山下捡来的孩子,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就和小七一样。”

  小七感觉到自己的伙伴的情绪,伸出脖子不断蹭着墨炙的脖子,墨炙笑了笑摸了摸小七的脑袋,看向楚幽,你呢,你是不是也没有见过你父母。

  楚幽摇了摇头:“我见过,只是当时我太小了,在我满月之时,我父母都消失了,在我记事开始我就生活在南疆,直到我师傅把我带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问。“

  看着墨炙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楚幽笑着安慰道:“没事,相比来说我还是比你幸运,至少我遇见的人都疼爱我。”说着楚幽便想起小寺庙的老僧,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墨炙露出有些羡慕的神情:“从小,我师傅对我很严格,也从来不和我说话,除了传授我功法之外,就是让我读书写字,我忍受不了,就偷偷的跑下山了。”

  “没事,你现在不是有小七么,而且,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到我们小山来,我们可以做个伴。”

  “谢谢了,我觉得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很好,我也不想去更改现在的生活方式,就像你说的一样,我有小七,更何况,现在我还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不是么。”

  看着墨炙眼中真诚的眼神,楚幽笑了笑,从小自己就没有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玩伴,如今眼前的墨炙便成为自己十四年来第一个朋友。

  由于楚幽的元力消耗过多,而洞外的天色已晚,墨炙便将楚幽留在洞内过夜。两人在洞内互相说着彼此间发生的趣事,说道高兴时,便开怀大笑,而一旁的小七也兴致勃勃的怪叫的陪着两人就这样聊了一晚上。

  由于两人都是武人,一夜不睡也并无大碍,楚幽见自己体内的元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想着三清峰的弟子选拔大赛便邀请墨炙跟着自己一起前往,起初墨炙拒绝,但终究拗不过一直唠唠叨叨的楚幽,答应等小七的伤彻底痊愈了就随同前往三清峰。

  时间过去的很快,离蜀山弟子选拔大会还有四天了,小七的伤也已经痊愈,楚幽便拉着墨炙一同前往三清峰。

  两人速度却也快,有着在蜀山长大的墨炙在前面带路,很快就来到了三清峰的山脚下,看着熙熙往往不停忙碌的蜀山弟子正在山脚下准备着大会的所需用品,颇为热闹。

  楚幽与墨炙便让小七自己觅食,两人正准备往山道上走去,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二位,蜀山现今正举行弟子选拔大会,三清峰已经封山不对外开放,二位请回。”

  楚幽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道服,道服由于身子过于瘦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衣袖随着风不住的飘着,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摸样。

  墨炙轻轻的楚幽耳边道:“这是蜀山执法队的副掌使,叫做玉泉,为人心胸较为狭隘,小心说话,莫要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对墨炙的话楚幽有些嗤之以鼻,对着玉泉道:“小爷是你们蜀山请来观摩的贵客,还不快快在前替小爷领路。”

  看着玉泉有些阴沉的脸,墨炙暗道要遭,连忙闪身上前拱手道:“玉泉师兄,此人确实掌门派人从邻山的小寺庙所请大师的徒弟。”

  玉泉看了看墨炙,皱了皱眉:“怎么是你。”

  楚幽看见玉泉对墨炙的态度不免有些生气大声道:“难道蜀山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而已?我看蜀山的门风也不过如此。”

  玉泉与墨炙听后不免脸色一变,前者是因为楚幽的话而点燃心中的怒火,后者则是担心自己的这位朋友的话会惹来祸端。

  不过玉泉既然身为蜀山执法队的副掌使,很快便按捺心中的无名之火:“既然是掌门所请贵客,不知可有掌门书信为证。”

  听到玉泉的话,楚幽脸色一变,想起自己出门极为匆忙,竟然忘记向老僧索要书信,心神一转,不禁对某只狡猾的老狐狸咬牙切齿起来,心中暗暗决定,日后一定要好好回报。

  “小爷我走的比较急,没有带书信来。”

  玉泉冷哼道“我道是什么样的小子,闯我蜀山,辱我师门,原来不过是冒牌货,蜀山执法队听令,将这两个捣乱者打出蜀道。”

  看正版…章#U节R上酷/匠?网J

  从玉泉身后出现几名足踏飞剑的蜀山弟子,冲向楚幽。楚幽脸色一冷,“哼,小爷倒要领教领教,这蜀山执法队,有什么能耐。”墨炙见楚幽拔出竹棍,心下一叹,无奈下凝气成兵,站在了楚幽身旁。

  “墨炙,莫非你要与本副掌使为敌,与整个蜀山为敌么。”

  一边荡开一名蜀山弟子刺来的长剑,墨炙看了看玉泉,略带着歉意道:“回玉泉师兄,此人确是掌门所邀之人,何不带其见了掌门,由掌门再作定夺。”

  “闭嘴,执法队做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弃徒来教,既然你要与蜀山为敌,本副掌使也不顾往昔同门情面了。就让本副掌使看看,你这弃徒有几分本事。”说罢,玉泉暗自念决,在身旁浮现了八柄金色气剑,无论是颜色深度,真气凝实还是数量皆非当日小寺院内的青年所比。

  墨炙无奈之下,硬着头皮,挥剑迎向玉泉。三清峰下顿时乱成一团,不少弟子纷纷躲避,以防误伤自己。

  在蜀山旁的一座小寺庙内,老僧依旧坐在弥勒佛前,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天空,呢喃道:“该来的终归是要来,既然阁下已经到了,为何还不现身一见故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