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运功疗伤

  “呸,你这杂碎竟然抢大爷我的钱袋,还敢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告诉你本大爷我昨天就跟着你了,现在就让你吃吃苦头!”

  青年狰狞的面容让墨炙不免的有些懊恼,自己若不是太过在意那件事,怎能不发现自己被其跟踪。

  楚幽挠了挠头轻声对墨炙问道:“需要我帮忙么。”墨炙摇了摇头,单手扶着伤处,脚步却有些踉跄,楚幽一把按住墨炙的肩膀说道:“你就别逞强了,好好在一边等着。”

  墨炙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小心,这家伙是蜀山的入门弟子,修为也必定不低,昨日在城镇内无法动用真气,所以占了点便宜。”

  楚幽默念慈悲咒,将墨炙的伤口稍稍愈合,随即替其包扎起来,说道:“小爷对付这种货色还是有把握的,你就好生歇息吧,看我怎么替你们蜀山收拾败类。”墨炙开口欲言,但终究还是闭上了嘴,捂着伤口走到一旁。

  青年见楚幽两人交谈并未搭理自己,而墨炙身边那名少年似乎想要替墨炙与自己交手,心中不免慌乱起来,对于自己的实力,自己颇为清楚,虽说是蜀山的弟子,碰到普通的人还能稍微占上风,而同门的师兄弟基本都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而眼前这人的实力明显与墨炙不相上下,若非自己偷袭成功,自己绝对不敢现身。

  “你,你切莫强出头,否则别怪本大爷不客气,看到本大爷的衣服没有,我,我可是蜀山的入门弟子,难道你要与蜀山为敌么?”

  看见青年有些怯战的样子,楚幽有些轻蔑的看了看青年,拉好架势,对青年摆了摆手,笑道:“我还真不知道蜀山什么时候成了躲在暗处偷袭别人的地沟老鼠,不用多言了,你有胆子偷袭,没有胆子跟我一战么?”

  恶向胆边生,青年听了楚幽的话后,心中不免一怒,心底的胆怯也稍稍减弱了许多,捏起法决,控起身边的气剑射向楚幽。

  楚幽笑道:“难道你就只会御剑诀这一招么。”双拳挥舞,带着青色的火焰与其战在了一起。

  毕竟在寺院内,楚幽赤手空拳之下连控制三柄气剑的青年都落于下风,现在眼前的这人仅仅能操纵一柄气剑,虽说这柄气剑的光芒略为凝实,但终究还不是楚幽的对手,仅仅三招之内,楚幽便将眼前不断闪躲的气剑击的粉碎,青年体内气息一乱,连连退后几步。

  见势不妙,青年也不顾体内真气乱串,闭目凝气,将身后的长剑踩在足下,准备逃遁。楚幽哪是那种得便宜卖乖的主,高高跃起,想要将青年一脚踏下长剑。

  只见墨炙连忙将楚幽手臂拉住,楚幽被身后的力道一扯,只能看着青年御剑逃走。

  楚幽见青年逃远,已无办法追去,回头对着墨炙怒道:“你干什么!”墨炙捂着又流出鲜血的伤口,走到一旁轻声说道:“这里已是蜀山范围,如果你动手杀了他的话,恐怕蜀山大阵立刻就能感应到,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无奈之下,楚幽看着墨炙一脸正经的表情,狠狠的跺了一脚“我也没说要杀了他啊,这不是想帮你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么。”

  墨炙有些无语,但随即露出笑容道:“谁知道少侠你万一忍不住怎么办。”

  楚幽看了看青年逃遁的方向,听到墨炙说这话,回头对其说道:“你认为我是那种人么?”

  “我不是说了么,谁知道呢。”

  最_g新i|章u$节上酷u匠r{网N

  两人相视片刻,哈哈大笑,由于动作较大,墨炙拉扯到刚刚包扎的伤口,不禁的龇牙咧嘴起来。

  楚幽看了看墨炙的脸色,握着墨炙的手腕,查探了一下墨炙体内的伤情,说道:“所幸并未伤到内脏,稍等一段时间。”随后楚幽将手放在墨炙的伤处,运气体内元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墨炙有些无语说道:“你为什么刚才不给我疗伤,就给我包扎一下。”

  楚幽挠了挠头后脑勺:“之前跟你打的不过瘾,好不容易有个人给我过过瘾...”

  墨炙看着楚幽有些害羞的表情,两人相视一眼,再次大笑起来。楚幽突然道:“对了,你到底让我跟你去什么地方?”

  墨炙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并未处理,有着焦急说道:“我都忘记这事了,快跟我来。”

  两人再次快步前行,盏茶时间,两人来到一个山洞门口,墨炙说道:“这里是我一般休息的地方,快进去。”

  楚幽走进洞内,眼睛渐渐适应黑暗,略微打量了一下墨炙的“家”,这里并不宽敞,但内里似乎极深,墨炙走在前面,引着楚幽往前走去。

  两人走了段路,前方出现隐隐的烛光,走近上前,有着一张石床与几张薄薄的褥子。

  在石床上,躺着一只鸟,体型颇大,让这并不大的空间瞬间显得更小。鸟的羽毛斑驳的有着七种颜色。楚幽听老僧说过许多奇异的鸟兽,这只便是极为难见的一种,七色鸟。

  相闻七色鸟是远古凤凰所生之子孔雀的后代,自云月大陆远古时期巨变,不少七色鸟已经所剩无几,而近百年来也未见到一只,而现在在自己眼前的这只七色鸟从气息上来看,必定是内脏受了重伤。

  并未问墨炙什么,楚幽连忙上前查看这只已经只剩一口气的七色鸟。稍微查看了一下,便知道这只七色鸟必定收了别人的攻击,五脏六腑皆有不轻的伤势。

  楚幽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借着烛光,果然发现在鸟腹之上有着一个掌印,转身说道:“这只七色鸟受了很重的内伤,我现在需要用元力对其进行五脏温养,或许需要一段时间,你现在在洞外替我守着,在温养中不能有半点打扰。”

  墨炙连忙点头答应,转身走去。楚幽回头看了看七色鸟,闭起眼睛双手附在鸟腹处。

  体内的元力刚一进入鸟身,楚幽的脸更加难看起来,这只七色鸟的不仅仅是内伤极重,似乎体内还有着一丝毒气。所幸被体内的淤血包裹起来,如果不将其取出,到时五脏即使修复,淤血一散毒素必定会要了这只七色鸟的命。

  默默叹了一口气,楚幽在怀中拿出自己身上仅有三粒的返生丸,这三粒返生丸可以暂时保护内脏和心脉,想起师傅如果知道这三粒返生丸被自己偷来的表情,楚幽不免笑了出来。

  但随即变收敛心神,将一旁的石碗拿了过来,将返生丸放在里面,掺着一点洞内的清水,将其缓缓倒入七色鸟嘴里。

  待药力散发护住七色鸟的心脉与五脏后,楚幽用元力将那块淤血包裹起来,将其迫出后,楚幽不免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毕竟刚才这一举动若有半点差错,这只七色鸟必定会毒发身亡。

  随后就是温养的阶段,楚幽用元力包裹起剩余的药力不断的温养着七色鸟的五脏。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之前昏迷过去的七色鸟也渐渐的醒转过来,看到自己眼前的陌生人似乎在替自己疗伤,极为通灵的七色鸟也并不打扰,闭上了鸟目。

  等药力完全进入五脏内后,楚幽将手掌收回,常常的呼出一口气,刚欲站起身来,因为元气输出过多,不免有些头晕目眩,身影不稳,碰倒了一旁的石桌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只见墨炙冲入洞内,见楚幽倒在地上,脸色一变,连忙上前将其扶起,楚幽看见墨炙,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已无大碍,这只七色鸟的五脏已经经过我的元力温养,只需要静养十日,便可以痊愈。”

  墨炙眼睛闪烁着感激,连忙将楚幽扶到一旁坐下说道:“这次多谢你救了小七一命了。”

  楚幽挥了挥手:“就像你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只是佛家弟子分内之事,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来历的。”

  墨炙挠了挠头,“其实我也只是猜测的,当年你师傅带你冲上三清峰,恰好我就在我师傅青虚子身边,虽说只是一面之缘,记忆并不深刻,但当在蜀山镇见到你时,我就猜测你是当时你师父身边的孩童,毕竟蜀山镇上下没有我不知道的人和事,而近期恰好是七峰弟子选拔大会,我便猜测蜀山一定会请你师傅来参加,所以稍稍一算,蜀山镇是你们前往三清峰的必经之地,而且之前与你搭讪时,暗暗感应你的元力,与道家灵气不同,但也充满宁静,必是佛家功法,所以我便猜出了你的身份。”

  楚幽看着墨炙的解释,不免心里暗自感叹,虽说两人年纪相仿,同为少年,墨炙的心思缜密远远超过自己,不免的对这个“神棍”刮目相看。

  “对了,刚才事态紧急,没有问你,这只七色鸟是怎么回事。”

  墨炙刚欲开头回答,突然楚幽一声惊呼,一旁的七色鸟突然从石床爬起,一声轻啼,张开双翼扑向楚幽。

  “小七!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