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臭神棍

  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下山了,楚幽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将一些常用的衣服和干粮放在了包囊里,便急匆匆的离去。

  虽说楚幽的实力远远高于同龄间的那些蜀山弟子,但毕竟术业有专攻,蜀山以气养剑,有着御剑飞剑这类的不传秘术,来往于中州上下颇为迅速,而楚幽所学,却没有这类可以代步的功法,只好用着双脚慢慢的走到三清峰,所幸距离选拔大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一路上,山林的动物们依依不舍将楚幽送行到山下,楚幽挥手与动物们告别后,转身往蜀山最近的城镇走去。

  在蜀山之下有着一座小小的城镇,而城镇内基本都是慕名前来求学问道的俗家弟子,因为俗家弟子除非通过蜀山的审核测试,否则没有办法直接进入蜀山,为了不让这些千里迢迢而来的弟子没有栖身之所,蜀山的掌门便从其山下不远处建立一个小小的村庄以供这些俗家弟子安身。

  而历经岁月,随着蜀山的名声日益传播,前来拜师求道的人也越来越多,渐渐聚集在这座小村庄的俗家弟子也逐渐多了起来,随着这些俗家弟子在蜀山的帮助下,也慢慢的发展成为了一座大城市。蜀山的日常用品也多从这个小镇采购,商人们也看准了时机,让这座城镇更加的繁荣起来。

  由于前往三清峰不得不经过这座城镇,楚幽站在这座名为蜀山镇的城门前,不禁的有些感慨,由于日常用品都是从元始峰送来,楚幽也只有偷偷的瞒着老僧跑来瞎逛,但老僧对楚幽管教甚严,上次来到蜀山镇已经是五年前的时候了。

  五年来,蜀山镇也显得更加繁荣起来,不少吆喝的商贩手中挥舞着楚幽未曾见过的事物让楚幽不免的有些眼花缭乱起来,从起初的好奇到现在已经兴致乏乏,眼见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楚幽不免的撇撇嘴,想要找个客栈暂时住下。

  “铁口直断,五文一次,姻缘,命格,财运,任何需求皆可满足,蜀山掌门关门弟子入世替你解决任何疑惑。不知这位少侠可有兴趣。”

  正眼花缭乱不知进入哪间客栈的时候,一个扛着挂着算无遗策的小道士笑眯眯的站在自己的身前。

  楚幽连忙退后几步,离开这个小道士露着谄媚的眼神并且不断贴近自己的脸。

  仔细看了看,这个身着道服的小道士,也不过与自己年纪相仿,脸上还有这斑驳的痘疮,只是尖嘴猴腮的样子不免让别人心里无名的升起一种厌恶的感觉。

  楚幽心下琢磨以自己的敏锐的直觉,竟然没有发觉这个一脸带着“奸诈”的小道士是如何接近自己的,楚幽晃了晃头,安慰自己道,或许只是因为城镇人太多,而这名小道士也并无恶意的缘故吧。

  楚幽正心中暗暗思索是,小道士脸上笑意更浓,一只手拉住楚幽的肩膀,再次凑近身前说道:“少侠,我看你额有黑光,近日必有血光之灾啊,不如让贫道为你指点一二,度过此劫。”

  自小与老僧闯荡一年有余的楚幽看着小道士的脸,不免想起自己在中州其他地方所见到的一种特殊职业:神棍。

  心下不免有些好笑,正欲震开被“挟持”的肩膀,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运功,也摆脱不掉这满脸笑意的小道士的魔爪。楚幽不免心底一沉,明白如果不是这个小道士的灵力不低于自己,绝无可能不被自己挣脱。

  看着楚幽传来的暮光,小道士依旧是露出“神棍”般职业的笑容,“少侠,贫道是蜀山掌门青虚子的关门弟子,对命理一门颇有研究,不如让贫道为你指点指点如何,绝对不会是其他的那种江湖术士。”

  见楚幽并不言语,却没有再反抗自己的“挟持”,小道士心中一喜,见此事有戏,便趁热打铁道:“少侠,您想想,仅仅只需五文,您就可以知道你未来的命理,而且还能解决您目前将要面对的血光之灾。您想想,五文钱仅仅只能在这偌大的蜀山镇买到三个包子而已,五文钱您买不了吃亏上当不是。”

  楚幽心下细细思索,与其在这里和这个小道士耗下去,不如花五文钱将其打发。

  正欲从腰间的钱袋中掏出五文钱给这个满眼放光的小道士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不得不让楚幽的动作停了下来。

  酷@匠网x正版g首-@发

  “哟,这不是咱们蜀山的败类墨炙么?怎么,又打算招摇撞骗了么?”

  楚幽好奇的转身看向后方,小道士的脸从之前的兴奋渐渐的沉了下来,看着从其身后传来声音的那人。

  声音的主人来自一个身着蜀山正式弟子才能穿着的道袍的青年,身边簇拥着一群身穿着绸缎绫罗的年轻人不断的对其谄媚。

  墨炙一看来人,表情有些不屑,极为不雅的掏了掏耳朵,将指缝中的秽物剔出后幽幽说道

  “我还以为是谁打扰我做生意呢,没想到是你这渣滓,我劝你在三息之内滚出我的视线范围,否则别怪我将你的三根肋骨像你弟弟一样打断。”

  那人一听,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哼,墨炙,你以为你还是当初受到掌门偏宠的关门弟子么,你现在不过只是....”

  “哎,给你时间跑了,你怎么废话这么多。”不等其把话说完,墨炙将手中的长杆一扔,足尖轻踏在空中的杆身之上,仅仅眨眼功夫,便已经离之前尚有几丈外的青年只有几步之遥。

  青年尚未反应过来,墨炙反身凌空一踢,重重的踏在了青年的胸口,青年口中吐出一道血箭,如同风筝一般轻飘飘的往后飞去摔在了地上。

  青年身旁的喽啰一见主人被伤有些愣神,在青年一边捂着胸口在地上挣扎的叫骂声中,连忙冲上前墨炙围了去。

  只见墨炙一个俯身,躲过最近的那人挥来的拳头,随后一拳打的对方的下巴下,也不顾后者的痛呼,身形急变,将其他几人也在几息之内击倒在地上不住的翻滚。

  楚幽看着墨炙出手的速度与力道,不免点了点头,果不其然这人的速度与力量的爆发都与自己不相上下,也难怪自己无法挣脱墨炙的钳制。

  青年见自己的手下一起围攻都无法伤到墨炙半分,有些后悔答应自己的表弟为他出头去惹这个人人避之不及的煞星。青年揉了揉胸口,也不顾地上的同伴的痛呼,转身往身后逃去。

  墨炙嘴角一扬:“怎么,现在想跑,晚了。”足尖一点,将脚边的杆子点起落于手中,摆了一个自认为最为潇洒帅气的姿势后,往青年的身后掷去。杆尖重重的打在青年的背后,所幸杆尖已被刻意磨平,并未对青年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也不免让青年身形不稳,摔了一个“狗吃屎”。

  看着对方的狼狈样,也不顾围观的人传来的目光,墨炙笑着走向青年,一脚踏在青年准备爬起来的背部,将其脸部重新踏入泥中。

  “你以为坏我的好事,就只要被打一顿就完事了,我可说了要断你三条肋骨的呢。”

  青年一听,抬起泥中黑兮兮的脸,却也不难看出脸色已经有些发白,青年知道这个煞神的手段,连忙告饶道:“墨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不要在意小的说的,就当小的错了,请您饶了小的吧。”

  “切,这就是通天一脉的正式弟子?算了,看在同出一门的面子上,我也懒得揍你,免得落一个欺侮同门的罪名,不过怎么的,你也该付出点名誉损失费还有心理损失费吧。”墨炙边说着边在青年的耳边晃了晃自己空荡荡的钱袋。

  “应该的,应该的。”感觉到背部的重压散去,青年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顾身上的泥土,从腰间掏出自己的钱袋,倒出几个散碎银子,却没想到墨炙一把将手中的钱袋抢了过去说道:“行了,你手上那点,自己拿去买点药,看在同门的份上,就这么点算了。”

  青年有些想哭,钱袋中的银子,可是自己几年的积蓄,因为蜀山之上讲究无欲,对弟子的金钱管制极为严格,自己这点钱还是偷偷从采购的款中抠出来的,虽说自己家中富裕,但因相隔甚远,平日大手大脚的挥霍全靠钱袋里的那点银子支撑。

  虽说心中极为不愿,但看着墨炙那有些厌烦的眼神,连忙拱了拱手,转身跑去。

  “喂,别跑啊,把你这些手下也带走啊。”看着仓惶逃走的青年,墨炙的嘴角不禁的扬了扬,掂了掂手中颇有分量的钱袋,将其挂在腰间。捡起“算无遗策”的长杆,回头准备与楚幽讨论命理却发现围观的人群里,之前还站在原地的楚幽已然不见踪影。

  墨炙笑了笑低声道:“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不成。”转身大摇大摆的挤开人群往前走去。

  在某处的角落,楚幽从一条幽暗的小巷中闪出身形,看着墨炙的背影,楚幽也露出了笑容。

  “小爷倒是要看看,你这道士究竟有什么名堂。”说罢,楚幽随着人流向着墨炙离去的方向,慢慢前行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