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稍稍调息体内的灵力,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看着院内两个粗话连篇往外蹦的一老一少。揉了揉脑袋,拱手道:“前辈,小辈先回去复命了。”

  见老僧并未搭理自己,而是继续与楚幽唇枪舌战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拱手道别后,捏起法决,驭着长剑踏空而去。

  两人吵了片刻,不知是刚才打斗,有些口渴,还是年纪轻毕竟没有老僧的词汇量大,楚幽“哼”的一声,转身往身后的水缸处舀了口水喝。

  老僧见楚幽不再言语,有些得意的摇了摇自己的老腰,“哎呀”,老僧痛叫一声,捂着腰脸不断的抽搐了起来。

  原来这老僧与少年正是之前离开凤阳关来到中州的无名僧侣与楚幽,老僧带着年幼的楚幽几年来,一直穿梭在中州的各个地方,让楚幽从小就了解众多的人情冷暖,随后,当两人路过蜀山时,恰好正是十年一度的蜀山七峰弟子选拔。

  楚幽甚是好奇这所谓的选拔是什么,老僧便带着楚幽随行上山凑个热闹,却没想到蜀山这段时间正是封山期间,两人被拒绝后,老僧气不过,一路打上蜀山主峰三清峰。

  当时蜀山第四十六任掌门青虚子听闻门下弟子回传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和尚带着小孩打上蜀山,也不免有点面上挂不住,便带领几位主峰管事的师弟前往查看。

  正好遇到蜀山执法队与其打斗在一起,而老僧即使带着一个年幼的少年面对二十几名蜀山上下挑选出来的精英弟子与执法长老,不落下风。

  青虚子也不免对其有些好奇,毕竟能有此等本事的即使再云月大陆中心的中州大地,也是屈指可数。

  命令执法队退散开后,看着面不红心不跳依旧老神在在的老僧,青虚子不免心里盘算与老僧年纪相仿名震中州的高手起来。但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这神秘僧侣的记忆。

  当即青虚子便已平辈之礼施展起传音秘书与老僧攀谈,而老僧也笑着传音给青虚子讲明自己所来的目的。

  当青虚子听到老僧传音而来的身份时,淡泊如青虚子脸色也不免沉重起来,第一次当着众蜀山弟子的面,对其行起晚辈之礼。

  不顾着众位弟子与师兄弟的惊愕目光,青虚子亲自将老僧与少年请入三清殿,并且停止选拔大会,与其同辈的师弟蜀山大长老青阳子闭门交谈。

  当时三人到底交谈什么,连在场的楚幽都不曾听到三人发出任何声音,传音入密的三人交谈完后,青虚子便宣告门下弟子,自己已将蜀山旁的一座小山让与老僧与楚幽为停留清修之所。

  而这十年来,其师弟青云子一直负责老僧与楚幽的生活必需,老僧也常前往三清峰与青虚子单独会面闭门交谈。

  而青云子经常命自己门下弟子前往送信与生活的必需品,却被老僧当做磨练楚幽武技的磨刀石,几名弟子每次前往寺庙时都是提心吊胆,谦恭不已,毕竟之前去的门下二师兄本性嚣张跋扈,仗着青云子偏爱经常欺侮同门师弟,而当老僧提着二师兄的衣领扔回元始峰后,这名二师兄仿佛变了个人,变得谨言慎行起来。连青云子都被掌门师兄召往三清峰痛骂一顿,众弟子看到青云子脸色惨白,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恶人先告状!”后,更是重罚二师兄。

  自此,元始峰众弟子凡是遇到前往寺庙的竹帛后,都是脸色惨白,元始峰便陷入几千年来最黑暗的十年,门内弟子都生活在那一老一少的阴影之下。

  而当刚入门的小师弟毛遂自荐前往小寺庙时,众人给予这位可怜的小师弟的只有无言的同情,以及....祈福。

  话回正题,十年来,老僧不断传授楚幽武技,却发现楚幽对于剑,刀等等短兵器并无兴趣,反而对长棍有着青睐有加的态度。老僧便将自己所习的金刚降魔棍传授给楚幽。

  而且楚幽对于佛家的灵力一门有着令人咋舌的天赋,十年来,不光将老僧传授的佛家古秘术自在法修炼到第四层随心所欲,还将各种佛家加持术法了然于胸。

  而当老僧在楚幽十岁时,想要替其剃度,却被楚幽第一次强烈的反抗而让自己的一颗后槽牙不翼而飞后,老僧只好作罢,只是暗自感叹,此子不入佛门,真乃红尘俗世之大祸!

  而老僧同时也与远在南疆的赤家家主赤镇并未断联系,几次被楚幽气的脑顶都长起几个小泡想要将其送回南疆时,被正抱着曾孙的赤家家主只有四个字“自作自受”的回复气的小泡越发密集起来。

  所幸,楚幽虽然性子调皮,但并未做出任何违背世间伦理所不容的事情出来,相反,对于山中的动物,楚幽有着一个慈悲的心态,常常抱着佛家经典度化这些动物。

  或许在老僧心里,也正是楚幽的这种心性,才能被佛家眷顾,用佛家的话讲叫做慧根深种,用自己的话讲,不装能死?

  十年在山林间的穿梭于蜀山众弟子的“友好切磋”使得楚幽年方14的身子骨,远远好过同龄人,身子的高度也隐隐的超越了日益有些苍老的老僧,白皙的皮肤下,也隐藏着有着其父良好因子的力气。

  耄耋之年的老僧也终究敌不过岁月的侵袭,原本并不明显的白色须发也密集的围缠在老僧的脸上。

  楚幽看着老僧捂着腰脸上痛楚的表情,先是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片刻,见老僧痛苦的表情逐渐加剧,脸色也不禁的慌张了起来。

  扶着老僧的身子,慢慢的让其坐下后,楚幽左手运气自在法,调起体内的内力覆盖在掌中,轻轻的按在老僧的腰部。见老僧面部的表情逐渐舒缓过来,楚幽心底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将左手的内力重新收回,闭目略为调息,睁开眼睛,有些责怪的轻声道:“知道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闹什么,激动的要死,晚上你这糟老头死了,你让小爷去哪蹭吃蹭喝去。”

  若是一个弱冠之年的少年说出这话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说出这话出自年纪才刚过十四岁的楚幽嘴里,就不由得让老僧笑了出来。

  “你这臭小子,还敢教训起老子起来。哎哟!”笑着笑着,老僧又扯动了刚刚痛楚有些减弱的腰,楚幽连忙再次运气内力,给老僧调理了起来。

  j最Q/新V6章节s上z酷sM匠GA网

  “糟老头,这次蜀山那边又传来什么事了。”楚幽见老僧神色有所缓和过来,开口问道。

  老僧摇了摇头:“没什么,不过就是那些破事,这不十年一度的蜀山七峰弟子选拔又来了么,青云子就让老子我过去观摩观摩。”

  楚幽一听,眼睛一亮,突然转到老僧背后,给老僧按摩起肩膀:“师傅啊,这蜀山七峰弟子选拔有趣嘛,当年我都没看到的。”

  老僧笑了笑,闭着眼睛享受起这难得的服务说道:“也没什么有趣的事,无非是这蜀山七峰的年轻弟子都聚起来在三清峰互相比试切磋选出最优秀的弟子加入蜀山的执法队罢了。”

  楚幽一听到最优秀的弟子互相切磋,眼睛更加明亮起来,更加卖力的揉捏着老僧的肩膀:“师傅啊,咱们打个商量呗,您看您这腰刚闪了,就不要到处走动了,在寺庙里好好的修养几个什么的,反正这什么大会不管咱们这外人啥事,观赏什么的就让弟子代您前去好了啊。”

  “这可不行,好歹青虚子也是给你我二人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栖身之所,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就算腰断了,老子也要去露个脸什么的。”

  楚幽一听,顿时有些不高兴,手上的力气加重了起来,捏的老僧从享受变成龇牙咧嘴起来:“我说师傅啊,我都说了,这事呢让弟子我出马就行了。蜀山的人也不会说啥呀不是,您就好好的在家里等着啊,到时候弟子顺便给你捞点好吃的素菜什么的。说不定还能逮到些野味给您打打牙祭不是。”

  老僧一听到打牙祭,反射的摸了摸自己那颗空空如也的腮帮子。有些恼怒的说道:“说来说去打牙祭不就是给你自己打打牙祭么,别的不多说了,老子还想去青云子那顺几坛好酒喝呢。”

  只见楚幽指尖用力,老僧疼的哇的一声站了起来。“咔嚓。”一声响声再次从老僧的腰部传来,只见楚幽带着一脸坏笑扶住老僧“哎呀师傅,真对不住您啊,徒儿我不小心在您肩膀上用多了几分力,您这腰怎么又给扭了,我看您还是好生在家里歇着吧啊。”随即不管老僧的挣扎,将其拉入屋内。

  楚幽拍了拍手掌,不顾身后屋内传来的骂声,贱贱的咧了咧嘴,露出自己雪白的牙齿,转身往山下走去。

  等楚幽的身影已经在寺庙内看不到了,老僧也不再痛骂,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没有这个东西,老子看你这臭小子怎么上三清峰,让你也知道,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老僧缓缓的站了起来,哪有半分腰受损的样子,有些得瑟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打扫起凌乱的院子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