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偷袭

  南疆历381年,一名没有留下任何姓名的僧侣将年仅3岁半的楚幽带离南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定居下来,唯一知道他们消息的只有凤阳关的赤家家主赤镇。楚家对于楚幽被僧侣带走离去并未表示太多的不满,代理族长楚天对于这个消息也表示对赤家的理解与赞同。

  只是,赤镇与楚天并未想到的是,楚幽的离去,让凤阳关的军士们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在中州蜀山附近有着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峰,山峰在蜀山的群山的一侧显得有些渺小,郁郁葱葱的树木将山峰包裹成一个倒扣着的绿色小塔一般耸立。

  在这座山峰之上,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寺庙坐落在山顶,当然若不是在这座茅屋所搭成的庙宇内有着一座泥塑的弥勒佛像,看起来只是一座破败的房屋而已,毕竟没有任何一座庙宇没有给佛像配上香案与供果的。

  一名老和尚,身上披着有着破旧补丁密布的僧袍闭着双目静静地坐在弥勒佛像面前,面朝着大门低低的吟诵着什么。

  在佛殿之外的院子种着许许多多的花草,看起来似乎有人在精心的照料着,花朵上还挂着点滴的露珠,压的叶子弯曲的将叶尖缓缓的指向地上,似乎只要有人轻轻的吹一口气就可以将露珠点在湿润的土壤里。

  极致的宁静将这座小寺庙包裹了起来,连庙外的传来的鸟啼声似乎都无法传入这间院子。

  突然一个声音突然的闯入突然打破了这宁静的一切,在天空之上,一名身着道袍的青年,驾驭着教下的长剑,缓缓的落在了院内,露珠也随之轻轻的震动,滑落了下来。

  感觉到院子内似乎有了客人,门内的老僧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看了来人。

  来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见自己的闯入惊扰了老僧,有些惊慌的弯腰拱了拱手道:“小辈不知前辈正在打坐,突然闯入惊扰前辈,实是唐突,万望前辈见谅。”

  老僧伸了伸有些麻木的双臂,缓缓的站了起来,有些让青年惊讶的是,老僧随之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哎呀。睡得老子浑身都麻了,小子,有什么事你就说就行了,别给我来什么礼仪规矩。”

  青年心里有些恼怒,但并未表露在脸上,行礼道:“前辈,家师青云子有一封信要小辈交予您手上。”随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递向老僧。

  老僧跺了跺脚,扬起了一阵的灰尘,接过青年手中的书信,并未着急拆开,看了看眼前的青年,直至其有些被老僧盯得不自在的时候,老僧笑道:“小子,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青年听见老僧问话,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说道:“回前辈的话,几位师兄因为年龄已到,前往蜀山主峰进行七峰弟子选拔去了。小辈由于年龄未到,所以被家师派来代替几位师兄前来拜见前辈。”

  老僧听后有些怅然:“原来老子到这里定居已经过去十年了啊。”看了看一旁还在躬身行礼的青年,笑着挥了挥手,“还有什么事么?”

  青年心里真嘀咕着几位师兄在前往主峰时听见自己自荐前来送信时看向自己那种同情的眼神,已经二师兄偷偷在耳边所说的几条注意事项正忐忑不安,听见老僧唤自己,连忙拱了拱手道:“回前辈的话,家师说请前辈看完信后,给予答复,小辈再回去回命。”

  “切,这些死道士就是麻烦的紧。”听完青年说的话后,老僧明显不耐烦了起来,但却并未为难眼前的青年,将手中的书信拆开后,眯起双眼看了看信中所说的事情,随后不以为然的将信揉成一团,扔向了一旁。

  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僧的举动,青年张大了嘴巴刚要说些什么,但之前的“忠告”还在耳边蕴绕,只好闭起嘴巴等待老僧的回应。

  “告诉青云子那老道,老子知道了,这事我放在心里了,有空老子会去找他聊聊的。”老僧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似乎青年已经在其眼中变成了碍眼的事物。

  青年行礼,心里对这位老僧有些反感,毕竟自己一直尊敬的师傅被其如此的轻视,让这名尚且刚及弱冠之年的青年有些气愤,但并未造次,转身正欲离去。

  突然从门外闯入一道身影,身影极快带着一丝残影冲到了青年的面前,青年慌张将头往后一仰,拳头顺着青年的鼻尖划过,击在了空处。

  青年身形退了几步,左手捏起法决,将身后背着的长剑召出轻稳的落在手中。而那道身影见击落在空处,偷袭不成,不免重重的“哼”了一声,再次挥出双拳攻向青年。

  青年不断的后退,稍稍的躲过几次对方攻来的拳势,见身后已经是院墙,避无可避,不得不低沉道:“阁下,得罪了。”挥起手中长剑,施展起蜀山的入门剑诀,向对方的拳头斩了过去。

  只见对方的拳风一变,本该攻向青年门面的拳头,避开长剑的锋芒,攻向青年的腹部,青年也连忙将剑招一变,竖在身前,“叮”的一声,对方的拳头重重的击在青年的剑身之上,青年被拳头带来起劲一逼,身形重重的撞在院墙之上,但所幸并未对肺腑造成内伤。

  青年脸不禁的有些低沉了下来,挥剑将对方稍稍逼退后,将长剑横与胸前,低吼道:“御剑诀!”只见青年的身边浮起3柄气剑,“着”三柄小剑随着青年所指向的身影,急掠而去。

  、q酷'匠◇网正版首*发

  只见那身影也并未惊慌,双手也捏起法决,“赤炎拳”,双手渐渐浮起有些泛着青色火焰,与攻来的气剑战在了一起。

  老僧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静静的战在一旁,看着两人战在了一起。

  金色的气剑不断的攻向那人,与其红色的拳风纠缠在了一起,金赤两色不断的在战圈内浮现,“叮叮叮”的碰撞声也不断的从其中传出。

  青年的脸色渐渐的有些苍白,毕竟已自己的灵力,驾驭三柄飞剑,也是对灵力有着极大的消耗,看着站圈内,已经略为有些占着上风的身影,咬了咬牙,吼道:“阴阳两极,三清道法,破!”

  随即青年一拳击在自己胸口,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在青年的身旁浮现出一柄光芒远比之前三柄气剑闪耀的短剑,青年稳住身形,冷冷的眼神看着战圈中的身影,手中法决一变。

  “御剑诀。四象阵。”那柄有些摇摆不定的气剑也直直的射入战圈,由于加入了一柄气剑,青年的身体也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但所幸,四象阵内的身影也闪避与反击也渐渐的艰难了起来。

  突然,之前青年迫出体内的气剑速度突然加快,那人闪避不及,被其从左臂贯射而出,那人痛呼一声,足尖一踏,双拳挥舞击退逼来的三柄气剑,身形退出站圈外。只见老僧从身后掏出一根竹棍,往那人身影扔去。

  那人接过竹棍,随即挥起扫退乘势追击而来的气剑,重新战了起来。青年见老僧扔出竹棍,便想起几位师兄所说,心中一乱,剑势不免乱了起来。

  那人挥起竹棍,直直的扫向面前的四柄金色气剑,竹棍扬起青色的气劲,将光芒有些暗淡的金色气剑扫退,随即那人冲向一旁正慌乱重新定神捏决的青年。

  “金刚降魔棍--伏虎式”那人高高的跃起,将竹棍重重的砸向青年,青年脸色一变,松开剑诀,挥起长剑,正欲抵挡,而棍身随即一变,砸变为扫,将青年略为瘦弱的身子击飞。

  老僧身形一变,接住青年正欲摔落的身子,左手急按,将青年喉间的血气按了下去,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放入青年口中。

  青年服下丹药后,苍白的脸色也有了几丝血色,勉强的睁开双目,看了看眼前手握竹棍的身影。心底不免有些沉了下来,从刚才迅雷的一击,此人的灵力并不比自己低,甚至已经高过了自己,估计连自己的几位师兄的灵力也不会是此人的对手,若是生死之战,估计已经重伤不起,不禁得因为自己的大意而懊恼起来。

  那人见老僧扶住青年,并未挥棍攻来,晃了晃手中的竹棍,随手将竹棍一扔,有些兴致乏乏的站在原地。

  老僧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有些赞赏的看了看那人,将青年扶起站稳后说道:“小子,看来你们的师傅青云子挺看重你的么,居然将三清道法传给了你。”

  青年听后并未答话,反而脸一红,想起青云子对自己的青睐有加,而自己输在那人手上,不免得有些失落起来。

  老僧见青年有些难看,哈哈笑道:“小辈,你也不必太过失落伤心,不得不说,你的本事,比之前来的你那几位师兄好多了。最起码,你能让他拿起棍子不是。但最关键是青云子本来就没办法和老子比,所以你输是正常的。”

  青年听见老僧带着有些讽刺味道的语句,心里更加的不舒服起来,而之前那人传来声音。

  “我说,糟老头,不装咱能死啊,哪里是你的本事,明明就是小爷我天资聪颖好不好。”

  听那声音,竟是尚未变声的小儿,只是语气未免有些老气横秋。由于之前两人战在一起,扬起的尘土遮盖住一旁御剑青年的目光,如今尘土消散,青年不免得定睛看了看那人。

  只见那人看起来也不过年方十几岁,一脸稚嫩的表情挂在有些白皙的脸庞之上,怎么看也没有办法将之前那个招式变换自如,且气劲强劲霸道的人联系在一起。

  “呸,要不是老子教你,你能有这么厉害。我看是你不装能死吧。楚幽,说话要摸着良心好不好。”老僧吹胡子瞪眼大声的吼道。

  “去你的,当初要不是小爷我年幼无知,被你这糟老头骗了,现在估计在星龙国当个少将军,或者少家主什么的了。你还有脸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