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时,赤峰等人已经驭使怒焰鸟落在沙地之上,怒焰鸟的双翼卷起的沙尘让沙盗们不得不退后几步,遮住门面。

  之前的大汉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见赤峰等人的突然来到,心里不免一紧,怎么就会在这里碰到这个煞星。

  还记得一年前浮屠国与星龙国在凤阳关前的那场大战,由于浮屠国的一路清扫,不得不让自己和兄弟们都忍着不出来“打猎”。

  而当战事开始的时候,浮屠国不同于以往的战阵,与熟练的变换,让星龙国吃了不少苦头。但是战局却因为赤阳军最近才训练组成的军队--怒焰营而使得战局改变。

  大汉咽了咽唾沫,他亲眼看见这个现在就站在自己眼前不满而立之年的青年,手执这一柄长枪,带领怒焰营在凤阳关下的浮屠国军队战阵中冲杀自如,直接就杀死了数名浮屠国的高级将领,让浮屠国不得不暂避其锋芒,在撤退之时,这个煞神还不依不饶的率军追杀了百里,为凤阳关等待援军获得了十分宝贵的时间。

  现在这个煞神就拿着那柄不知有多少人丧命的长枪,就直直的站在自己的眼前,而他的身后恰恰就是当初连浮屠国那种正规军队都没有办法奈何的怒焰营时,大汉再次将吼中的唾沫咽下。

  见四周有些已经吓得立在当场的沙盗,赤峰不禁皱了皱眉,看了看正在一旁不断冒着冷汗的大汉,提着长枪便向其走去。

  大汉看着这个煞神渐渐往自己走来,嘴巴不禁有些发干,汗珠从双鬓不断的滑下,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大漠的阳光格外的强烈,还是因为刚刚被楚幽那满是火焰的拳头给烤的。

  大汉四周看了看,在赤峰身后的怒焰营,一个个也凶神恶煞的拿着兵器与自己的兄弟对峙着,相信只要一旦有什么的举动,自己或许真的就要单独面对这个煞神了。大汉已经有些想要骂自己垂涎已久的军师大人了,这哪里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大猎物,这简直就是要人命的大铁板啊。

  “你还要杵在这里多久,小爷今天心情很不好,不要逼我真的动手把你们全部留在这里。”

  大汉回了回神看了看已经站在眼前的赤峰,自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不住的打颤催促着自己离开这个地方。大汉连忙退后几步,大声的说道:“点子紧啊,扯呼。”说罢便不顾自己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转身往沙堆里钻去。

  沙盗们一见自己的领头已经跑了,本来就害怕爆发冲突惹怒了眼前的凶神恶煞的军士们,连忙将手中的兵器往地上一扔,便往沙堆里钻去。

  因为没有得到赤峰的命令,军士们也乐的清闲,指指点点笑着看着这群方才还是威风凛凛的沙盗们往沙堆里急急忙忙的逃串。

  赤峰环顾了一下四周见眼前的沙盗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挥手命令怒焰营的军士们就地戒备,走到僧侣的面前拱手道。

  “前辈,赤峰来的晚了,请您多多担待。”

  僧侣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将不住躲在自己身后的楚幽扯到一边,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就算你不来,这些沙盗也不能拿老子和楚幽怎么样的。”

  赤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仿佛想到了赤镇之前的交代,再次拱手道:“前辈此行应该比较辛苦,所以爷爷令小辈给您带来了用以代步的怒焰鸟,请前辈收下。”

  “这老不死的居然这么大方,这宝贝似得的怒焰鸟居然送给老子代步,也真是大手笔。你就直接说吧,这老小子是不是还有后话?”

  赤峰听后,再次尴尬了起来,眼前的这位前辈还真是了解自己爷爷的脾性,说道:“爷爷他的确让小辈给您传个话,由于楚幽是楚家暂时寄托在凤阳关的,前辈将楚幽带走的事,楚家刚刚知晓,楚家希望前辈和楚幽稳定下来后,能够和爷爷随时保持联系,这是通信所用的机关鸟,请您老收下。”说罢,赤峰从怀中掏出一只木制的鸟儿,将其双手捧起递向僧侣。

  僧侣接过机关鸟后,有些不屑的笑道:“这老不死的,还怕我拐走了楚幽不给他见不成。”正暗自表达心中的不满时,赤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前辈,爷爷还说,您半夜就把楚幽带走,他并不生气,但是他比较在意,您怎么没有把楚幽的衣服收拾好,还将身上的盘缠给落在了房内,所以也让小辈一并送来了。”

  僧侣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住,再次接过赤峰递过来的包裹,但随即恢复了正常,闭着眼睛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说道:“其实老子早就算到了这老不死的肯定会给我送来,所以老子就在这没出手等你来不是。”

  看着僧侣一脸泰然自若的样子,赤峰不免的心里暗笑,但并未戳穿僧侣。正欲开口继续说话。只见僧侣睁开眼睛看了看赤峰说道:“小子,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和老子说说。”

  赤峰心里还在想着自己爷爷还有什么交代的事没有说,听到僧侣这句话,也不禁怔住了,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这只是小辈驾驭怒焰鸟时,没有注意,从鸟上摔下所伤,前辈不必在意。”

  僧侣听后拍了拍赤峰的肩膀不依不饶的说道:“哎呀,小辈啊,我不得不教你几招了,你看啊,有些扁毛畜生啊就以为自己不可一世,所以当你骑着他的时候,他会特别不高兴啊,所以就把你摔下来了不是,但是啊,只要你掐着他揍那么一顿狠得,你放心,这怒焰鸟心里就算再怎么不高兴,绝对不敢再将你摔下来的。”

  周围的军士不免的低低的笑了起来,看到头领传来的目光,连忙站直继续戒备了起来。

  赤峰心中有些无奈,想到这位前辈与自己爷爷的关系,也并没有生气。不过的确是一物降一物,自己心里一直有些畏惧的爷爷在这位前辈面前的确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辈受教了。”

  僧侣满意的点了点,表示孺子可教再次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摸样。赤峰看了看重新躲在僧侣背后不断的露出一双小眼睛在偷偷打量自己的楚幽,心里不免有些好笑说道:“前辈,楚幽从小由我带到现在,现在楚幽随您一去,不知小辈何时才能再见到这小家伙了,能否让我和楚幽说一说话。”

  得到僧侣的应允后,赤峰走向因为僧侣突然让开而失去唯一保护自己的障碍物显得手足无措的楚幽面前。楚幽抬头看了看这个让自己整过很多次的叔叔。不免的有些害怕,叔叔不会现在就想着报仇吧,看他想揍我很久了,现在爷爷和太爷爷不在,楚幽该怎么办。

  赤峰蹲了下来,看着这个从小便跟在自己身边的孩子,从一个刚刚咿咿呀呀的孩子长到已经可以到处满地跑的小子,似乎忘记这个孩子曾经让自己挨过多少父亲的教训,因为爷爷的护短,被拉到练武厅揍得死去活来,也忘了多少次这个孩子闯祸之后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第一次学会术法的时候,在自己面前聚起火焰得意洋洋的样子。

  摸了摸楚幽的小脑袋,赤峰难得露出了微笑,轻声说道:“楚幽,记得,外面没有什么人会容忍你的任性,一定好好的听前辈的话,跟着前辈,你能学到很多你学不到的东西。还有,男子汉是不会哭的,你一定要坚强,如果什么时候你能够回来的话。”说道这里赤峰稍微擦了擦已经有些弥漫在眼前的雾气“一定要回到凤阳关给叔叔看看你,然后叔叔再教你骑大鸟好不好。”

  在后来,楚幽说过,自己最为敬重的人怒焰魔王,一生似乎只哭过三次,而其中一次正是自己离开凤阳关踏上旅途的时候,他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真的有两行水迹滑过那令多少敌人恐惧,绝望的面庞。

  P6酷&匠Y网永久v免~费P看}小1说~%

  楚幽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想到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见到这位让自己有些害怕的叔叔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兴奋,更多在是心口那种堵堵的感觉。

  赤峰将楚幽拥入怀内,轻轻摸了摸楚幽的脑袋,随即分开,看了看楚幽。笑道:“你小子,长大之后就是个楚小哥的翻版,记得,一定要做一个象你父亲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僧侣看了看赤峰的背影,有些感叹,口中低低的吟道:“人有七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拍了拍赤峰的肩膀,“不必太过伤心,一切随缘吧,若有缘,自会有再见之日。”

  赤峰转身对僧侣躬身行了个礼:“前辈,关内还有军事需要处理,小辈不便滞留于此太久,请大师保重身体,小辈告辞。”

  僧侣微微点头,赤峰翻身骑上坐骑,对手下做了个手势,随即一群怒焰鸟振翅而飞,慢慢的在僧侣与楚幽的眼中变小。

  直至两人再也看不到一点影子,僧侣摸了摸楚幽的脑袋,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孩子,你身上背负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现在离开这里,对你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吧。”

  将楚幽背在身后,僧侣微微的喘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夕阳将两人的身影不断的拉长,渐渐地与沙丘成了一条线,渐行渐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