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无良僧侣拐走楚幽之后,并未沿着来路返回中州,而是顺着凤阳关出关后往浮屠国方向前去,由于楚幽年纪尚幼,没有办法赶太长的路,一老一小的前进的速度十分的有限。这令某位心虚不已的无良僧侣有些紧张,前进的路途中,不断往后看去,是否有“追兵”而来。

  虽说大漠温度较为异常,而楚幽自会走路以来就生活在凤阳关,所以天气并未对其有太大的影响,但终究还只是个三岁半的孩童。不停的赶路也让这位凤阳关小魔头情绪甚为不满,在掐的无良僧侣的肩膀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一块好肉的情况下,僧侣无奈背着楚幽找到一处绿洲,在阴凉处休息下来。

  楚幽刚一下地,就狠狠的对着僧侣的那露出脚趾的布鞋一踩,随即便跳到一旁戒备的看着僧侣。

  僧侣龇牙咧嘴的抱着脚丫原地不住的跳着,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那脸上的皱纹随着脸部肌肉不断的颤动而上下跃动。

  “大坏蛋,楚幽要睡觉,楚幽很累了,楚幽肚子饿饿,楚幽不要跟你去玩了。楚幽要回家找太爷爷。”楚幽说罢便转身跑去。僧侣连忙不顾脚上传来的剧痛,连忙一跳一跳的将这个小魔王给抱在怀里。

  “楚幽乖啊,别闹,你看啊,咱们都走出来这么多路了,咱们只要再努力几下,就能好好的休息了啊,到时候我就给楚幽买好多好吃的好不好啊。”

  “你骗人,楚幽糖吃完了,你都不给楚幽吃了,楚幽要回家。”

  僧侣将脸一板,带着教训的口吻说道:“楚幽,你听我跟你说,你现在是长牙的时候,是不能多吃糖的,如果你糖吃的多的话,牙齿就长不好了,那我也就不能买很多很多的好吃的给你吃了呀。”

  楚幽听到僧侣的“忠言相高”,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起来,心里权衡了一下糖和以后的好吃的,偷偷瞄了一眼一旁带着满脸惋惜不住叹气的僧侣,咬了咬牙,做出了人生之中第二个重要的决定。

  “你,你答应楚幽的哟,到时候,要给楚幽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好不好。”

  看着楚幽不断传来那可怜兮兮的目光,某无良僧侣心底也不免有些不忍起来,但想到自己的“宏图大计”咬了咬牙,随即再次露出那自以为最为灿烂的笑容说道:“我可是和尚,和尚是不会骗人的。”

  两人稍作休息之后,僧侣从一旁的水池中将已经空荡荡的水壶重新注满水后,擦了擦从额头流下的汗珠。若非南疆某处神秘的结界所在,自己也不必徒步带着一个小孩子穿过这茫茫的大漠。

  没想到老子的内力在这里居然被削弱到如斯地步,若非现在有这小子跟着老子,老子一定...嘿嘿...想到这里,僧侣摇了摇头,重新将睡熟的楚幽背在背上,暗自将体内的内力覆盖在两人身上抵御着阳光带来的高温。

  一老一少前行了约几个时辰,再次擦拭了自己额角留下的汗水,僧侣抬起头眯着眼睛往远处看去,只见视线内已经隐隐的可以看到一座小小驿市的轮廓。

  僧侣正欲抬步往前走去,却将抬起的脚步重新落回原地,往周围看了看。重新低了下头,稍微将有些下滑的楚幽往上抬了抬,继续往前走去。

  突然从僧侣周围的沙堆中跃起数名大汉,几人手握兵器对着僧侣往下用力劈去。

  僧侣的嘴角微微翘起,嘴唇略微动了动,只见那几人眼里一花,几把兵刃碰在一起,砍在了空处。

  那几人脸色微变,连忙准备撤身而去,站稳之后,各自寻找着僧侣的踪迹,却见不远处,僧侣依旧背着楚幽缓缓往前走去。

  几名大汉知道自己踢倒了铁板,僧侣刚才的速度表现出的实力让几人感到棘手,几人面面相觑后,其中一人咬了咬牙,将手指放入口内吹出一声响笛,只见从四周的沙堆,再次爆出几十人,看了看大汉,知道同伴遇到的点子。快步上前,将僧侣围了起来。

  僧侣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嘴角有些露出不屑,随即换成一副惊恐的表情:“几位壮士,不知为何将老汉我围住,老汉孙子得了急病,还请各位英雄放老汉一过。”

  只见从人群中钻出一名大汉,看周围人的眼神中,似乎是这些突然出现的人中的领头。

  只见那大汉走上去,将手中的刀横在僧侣脖子处,厉声道:“老头,你当我们是开善堂的呢,你看看你这孙子穿的明显是富贵人家的衣服,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就是这大漠里的沙盗。”

  僧侣一听,表现的更加惊慌起来:“几位大爷,老汉真的只是带孙子来看病的,请各位英雄高抬贵手。”

  大汉似乎十分满意僧侣的表情,露出镶着金牙的嘴巴,将僧侣脖子上的刀收回扛在了肩上:“要放了你这老头也行,老子也懒得对你这种老头子动手,把你身上带的金银财宝交给老子就行。”

  僧侣露出一脸为难的神色说道:“英雄,老汉这次出门身上的钱也恰恰正是老汉孙子的诊金,如果给了各位英雄,恐怕老汉的孙子真的活不了了。”

  “呸,谁他娘的管你的孙子死活,实在话跟你说吧,老子也知道你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但是你认为你一个死老头再厉害能跟我这么多兄弟斗么?”

  僧侣再次露出惊慌的表情:“英雄,老汉真的不知道您说的什么啊,老头子哪里敢跟各位英雄叫板,只是老汉的钱真的是用来给孙子治病用的啊。”僧侣的表情越来越夸张,让人感觉似乎在不应允这个老头估计就要跪下来了。

  可惜这些沙盗都是流串在大漠袭击过往商旅的狠主,哪个人手里没有杀过几个跪地求饶的商人。大汉一脚将僧侣踢倒,一把刀再次挂在老头脖子上。

  “老子懒得跟你废话,大太阳晒着的,老子兄弟们也等的不耐烦了,给你最后一个选择,要么乖乖的把钱留下来,要么就给老子把命给老子留在这。”

  僧侣并不言语,只是身子不住的打颤,将楚幽紧紧的护在怀中,神色慌张的看着大汉。而楚幽似乎有着只要睡着了,啥也吵不醒的天赋,依旧呼呼的大睡,嘴角的哈喇子也不断的流在僧侣的怀中,这令僧侣的表情更加悲痛了起来。

  只见大汉身旁的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男子走到大汉身边说道:“大哥,看这老头子窝囊样,刚才躲过了几个兄弟突然的攻击,估计是几位兄弟没有掌握好攻击的时机,不过呀,这老头身上的穷酸样,估计也带不了几个钱,我看...”说罢,对着僧侣怀中的楚幽晃了晃头。

  大汉有些恍然大悟,有些赞赏的看了看这个自己窝里最聪明的军师笑道:“林式啊,你真不愧是我们帮里最聪明的家伙,今天晚上到我帐里来,我亲自奖赏你。”

  被唤作林式的男子脸色瞬间煞白,想到自己之前几位军师的经历,咽了咽口水,捂住自己的臀部,脚不停的打着颤。

  大汉走进僧侣,僧侣连忙闪躲,却被周围的人按住,大汉将楚幽抱到怀中,嘿嘿笑道:“老头子,看你这身衣服也放不下多少钱,反倒是这小子,穿着这么好的衣服,估计都藏在这小子身上了吧。”随即抓着楚幽的左脚,倒吊的将楚幽立在空中,狠狠的晃了几晃。

  没想到楚幽被剧烈的晃了几晃,依旧将哈喇子挂在嘴边,睡得呼呼作响。

  僧侣一见大汉将楚幽晃了几晃,身子刚欲反抗,眼珠子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心中暗自一笑,而表面继续一脸惊慌的表情,想要挣脱身旁的几人。

  大汉一看并未晃出什么东西,圆目猛张,狠狠的再晃了晃楚幽。只见从楚幽的怀中掉落下一个布包。

  一旁脸色惨白的林式连忙摆脱掉脑海中的幻想,将大汉脚底下的布包捡了起来,拍掉上面的沙尘,一脸笑容的递给了大汉。

  Cc酷匠9网W唯一●b正版#),wA其他@“都是盗P版/

  大汉满意的笑了笑,接过了布包,将楚幽往地上一扔,楚幽在沙地上滚了几下,皱了皱眉,但终究还是没有醒过来。

  僧侣心底暗骂,这臭小子怎么这么折腾都不醒,难不成真要老子这把老骨头动手么。

  真当僧侣想着是否动手的时候,大汉将手中的布包拆开,只见映入眼帘的却是几块糖果,顿时,大汉无名火从心中起,回首一巴掌抽在了林式脸上,林式“哎哟”一声捂着脸在地上翻了几翻。

  大汉将手中黏糊糊的布包往地上一扔,拔出身上的刀正欲对着僧侣劈下。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惊呼,以及一个奶里奶气的声音。

  “你居然敢扔我的糖!!!啊呀呀呀呀!!!”

  大汉转身看去,眼中出现的场景估计是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的,一个年级估计才3岁半的小孩子,居然跳的老高,手中握着一团小小的火焰,带着火焰的拳头不断的在大汉的眼中放大,等大汉回过神来,小小的拳头已经打在了大汉的鼻梁,只见扑的一声,大汉连连退后几步,捂着脸在地上不断打起滚来。

  周围的沙盗见自己帮主被一个小孩子所打伤,不免有些惊讶,只见那小孩并不就此作罢,反而将衣袖往上一撩,露出粉嫩如莲藕一般的手臂,挥着一双不断闪烁着火焰的拳头不依不饶的骑在大汉身上狠狠的揍了下去。

  只见大汉更加哀嚎,不断的遮挡着楚幽的拳头,一边狠狠的对旁边的人吼道:“你们还看什么,难道等着老子被打死么,给我把这小子拉下来。”

  众位沙盗也晃了晃脑袋,确定这并不是自己被烈日晒的过多而造成的错觉,提着各自手中的兵器,“哇呀呀呀呀”的鬼叫着往楚幽身上砍去。

  突然从天空传来一声鸟鸣,沙盗等人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听见这熟悉的鸟鸣,楚幽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了看一旁不断对自己使着颜色的僧侣,连忙从大汉身上跳了下来,跑到僧侣的身边。

  沙盗们眯着眼睛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从远方飞来一群鸟,待得近了些,只见鸟上骑着的是几名身披赤红盔甲的士兵。

  只见鸟群领头的那人说道:“凤阳关赤阳军怒焰将军赤峰在此,尔等休得放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