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历376年春,浮屠国国第九任大统领无故离奇死亡,国内其他顺位继承人皆无故宣告取消继承大统领一位,浮屠国众部族无奈之下,将远驻浮屠国与洪荒边界皇族旁系部族召回国内。并由其部族统领继任大统领一位。

  同年夏季,浮屠国第十世大统领宣告对浮屠国彻底政治改革,取消部族专制部族所在城池,架空其他部族的统治力量。浮屠国第九世二统领宣告其部族依附皇族为旁系部族,随即十世大统领废除各城池单独布防力量,从各部族军队中选取精英建立浮屠卫,由其族弟贪狼新任第一世三统领所担任统军。直属与大统领司以管辖,不从与兵部管理。

  是年六月,浮屠城内名族楚氏一族被密报意图勾结星龙国发动战争,侵略浮屠国。密保当晚,浮屠国第一世三统领率领浮屠卫遵从十世大统领指示,连夜对楚氏在浮屠城内736名族人进行抓捕,其族长被围与府内,由第一世三统领战后不敌被其枭首,其余族人除部分逃串外尽皆伏法。随即对楚氏府邸进行搜寻,发现其族长与星龙国凤阳关统军元帅赤远来往书信,信中表露对十世大统领不满,意欲勾结赤阳军一举覆灭浮屠国。并从其族中库内发现大量兵器,盔甲。

  浮屠国十世大统领震怒,将楚氏分散与国内大小城池中的族人进行全国搜捕。同年八月,探子密保,星龙国内正集结兵力粮草前往凤阳关,意图发起战争,并且发现有楚氏一族族人在凤阳关行动的踪迹。

  随即浮屠国十世大统领随即派第九世二统领前往凤阳关交涉,希望星龙国一方交出楚氏余孽,另一方面命令第一世三统领仅带领四名浮屠卫前往暗中抓捕楚氏余孽,却因凤阳关镇关元帅赤远以关内赤阳军大火是其所为为由,派领麾下部队对其追杀,三统领自此生死未卜。

  而第九世二统领要求凤阳关赤阳军方面交出三统领等人,却被其镇关元帅之子,担任凤阳关设防偏将赤峰无理辱骂。自此由浮屠国第九世大统领,与星龙国第十三世国主交涉的通商盟约宣告破裂,两国关系再次陷入紧张状态。

  南疆历378年,浮屠国第十世大统领宣布与星龙国彻底开展,亲自点兵30万余军士兵临凤阳关下。凤阳关镇关元帅赤远率关内10万赤阳军与其交战。此战因浮屠国粮草告急而就此作罢,双方伤亡人数统计超过百年来两国所爆发的冲突伤亡人数总和。

  此战过后浮屠国第十世大统领宣布全国进行大征兵,并且由新任第十世二统领为总招兵使对新兵进行训练,全国为下次与星龙国的战争做出准备。

  楚易与采儿消失三年后。凤阳关元帅府内一位红须老人与一位赤阳军元帅甲的中年人在为最新的细作情报而皱眉不已。

  突然从门外伸出一个小脑袋,正是几年前还在襁褓之内的楚幽,楚幽偷偷的看着里面老人与中年人的表情,嘿嘿一笑,偷偷从身后掏出一个小弹弓,正欲偷袭赤阳军大元帅,却被身后一个身影一把抱起。

  “爹,爷爷。”那人紧紧的抱着挣扎不已的楚幽走进大厅,“楚幽这小调皮又偷跑出来了,你们得好好管管他了,不然这小子快把我的怒焰营给闹翻天了。”

  老人一摸胡须,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楚幽见逃脱不了那人的束缚,老老实实的低下头,撅起嘴巴来。

  “楚幽啊,快和太爷爷说说,你又做了啥惹你赤峰叔叔生气了啊。”

  那老人正是星龙国建国三族赤家族长赤镇,去年爆发的战争也令这个老人越发苍老起来,原本火红的须发也多了几丝雪白的痕迹。

  楚易泪眼汪汪的对着赤镇说道:“太爷爷,峰叔叔欺负人,他要楚幽从骑着坏鸟儿很高很高的地方跳下来,楚幽不肯,他就打楚幽,楚幽没有办法,就用太爷爷教给楚幽的法术烧那些坏鸟儿的屁股。”

  一旁的赤远脸色有些哭笑不得,能够让人称怒焰魔王的赤峰头疼不已的也只有这个小子了吧。当听到楚幽说出用法术烧坏鸟儿的屁股的时候。赤远突然一拍桌子,抓起赤峰就往外跑去,边跑边吼道:“用火烧怒焰鸟,这不得翻天了。”刚刚跑出门外,就看见远处的天空,一群怒焰鸟在天空中不断的翻滚,哀啼。

  赤远心痛不已,和赤峰一起同仇敌忾的恶狠狠的盯着楚幽,楚幽连忙闪躲到赤镇身后,露出一双委屈的表情看着两人。

  赤镇一见这父子的神情,脸色一板:“你们那么凶的看什么看,楚幽还是个三岁的孩子,你们就这么对待孩子的?想当初赤远你三岁的时候还赖着你娘找奶喝呢。”

  赤远听后脸瞬间红了起来,能让这个威武无比的凤阳关大元帅被现任家主说的无地自容的罪魁祸首却依旧是一副极大委屈的样子,然后拉了拉赤镇的袖子,看了看赤峰。

  赤峰正在一旁强忍着笑意,突然看到楚幽的眼神看向自己,还未等赤镇开口,连忙说道:“爷爷,现在怒焰营里还有一大堆事,我还得回去处理,我先回去了。”说罢转身扔下一脸不够义气的表情的赤远仓惶向门外跑去。

  赤远无奈的走了向前,看了看这个军内人称小魔头的楚幽,叹了声气:“爹,你这样宠着这孩子对他不好啊,你要知道这小子现在已经让边防所有将士都退避三舍,而且现在也的确是最佳的练武年纪...”

  话还没说完,赤远看了看赤镇越来越红的脸,知道这位父亲大人即将在暴发边缘,连忙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看●正T8版章节上T酷Z*匠=}网G

  “哼,我还用你这臭小子来教么?”赤镇挥袖不在理睬一脸像被怒焰鸟踩过的表情一样的赤远,转身摸了摸楚幽的脑袋:“小楚幽啊,你啊,要乖乖听话,向你这赤远爷爷还有赤峰叔叔的话,你不用听没关系,但是太爷爷教给你的法术可是要天天学啊,知道没有啊。”

  楚幽连忙点头道:“楚幽最听太爷爷的话了,楚幽每天都有练功的,可是赤峰叔叔还是要楚幽骑大坏鸟。呜呜呜...”说罢楚幽竟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赤镇一见心疼不已,一边摸着楚幽的小脑袋,一边回头恶狠狠的对赤远说道:“让赤峰那臭小子晚上到练武场来,就他这点气候,难道认为教的比老头子我还好,我倒要看看这不肖子孙翅膀有多硬了。”

  赤远一边唯唯诺诺的应声,一边为那个不孝子孙晚上将来遭遇的事情幸灾乐祸起来。

  原来当年楚易与采儿消失后留下这两人唯一的孩子楚幽后,楚天被星龙国国主召见,免去当初流放之罪,令其寻找其他楚易等楚家残余族人回归星龙国,而赤镇便将楚幽因太小不便四处奔波留在身边代为抚养。

  当楚幽两岁之时,赤镇惊异的发现其优秀的习武体质,便传送给他最基本的法术。而刚刚学会走路不久的楚幽咿咿呀呀的念着术咒之时,看着楚幽手中不断升腾起的小小火焰,赤镇眼里闪烁出惊异的光芒,从此亲自教授楚幽武技与术法。

  年龄已近古稀之年的赤镇得到楚幽这练武奇才,也是对其疼爱有佳,在星龙国已经将剩余七七八八的楚氏族人集合后,楚天来凤阳关希望将楚幽带回去,却被赤镇关门不见,连吃几次闭门羹后。打算私自带走楚幽之时,被楚幽一口回绝无奈而归后,赤镇越发对楚幽宠溺起来。而孩童贪玩,仗着赤镇替自己撑腰,狐假虎威的恍然成为凤阳关内一霸。数次赤峰与赤远想要代为管教,都被赤镇吹胡子的瞪眼睛的一顿狠骂,不得已便对其不管不闻起来。

  正当赤远一脸尴尬的想要提醒父亲继续商讨刚刚得到的情报,却不敢打扰赤镇安抚楚幽的动作。门外一名士兵走到面前,行过军礼后道:“报告元帅,府外有一僧侣求见族长。”

  “僧侣?”赤远有些疑惑,在南疆,并无任何宗教寺庙的痕迹,此事在凤阳关这等星龙国极为偏僻的边关,居然有僧侣在外求见,回头看了看赤镇道:“父亲,外有僧侣想要见您,是否请入府内。”

  赤镇抱起已经不再啼哭反而揪起赤镇胡须的楚幽说道:“什么僧侣,穿的什么样子。”

  由于元帅府内皆由赤家族人组成的亲卫队所保护,这名士兵也不例外,拱手说道:“回族长,那僧侣并未说其他的话,只是求见族长,说是故人。”

  赤镇在自己脑中不断的搜索着这名族人所说的僧侣,却并未有半点记忆,对那名族人说道:“请入府内一叙。”转身抱着楚幽坐在主位之上。

  片刻,之前那名士兵将一名僧侣带入厅内,拱手退与门外。赤镇与身旁的赤远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僧侣。

  只见那人身着僧袍略为有些破败,不少的污渍在僧袍上不规律的遍布着,脚上的草鞋也露出几只脚趾微微的和赤镇打着招呼。一看那人的面庞,大概与赤镇年龄有些相仿,只是那僧侣一边用手剔着牙,一边拿着手里的鸡腿放入口内咀嚼。

  赤远皱了皱眉,却因赤镇在此并未有所动作,只是“哼”了一声,便闭上眼睛不堪僧侣。

  赤镇将楚幽放于地上,站起身来,身子微微前倾看了看眼前的僧侣,不由得大叫一声:“你奶奶的,怎么是你这个老小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