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镇恶狠狠的盯着楚易和楚天,缓步走上前,对着楚易的胸口就是一掌。楚易往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吐在地上,一旁的楚天神色紧张的扶住楚易。却并未敢对这位赤家家主拔剑相向。

  一旁的赤峰也是一声惊呼,连忙上前抱住赤远的腰说道:“爷爷,别这样,就算楚家家主对不起你,你也不应该对着楚小哥出气啊。”

  赤镇晃了晃身子,没有办法将赤峰甩开,“啪的一声”赤镇给赤峰的头上重重的打了一下。:“你个不长眼睛的傻孩子,你没看出来这小子身体里的内伤已经淤积成血块,如果你爷爷我不给他来一掌的话,这家伙迟早会内伤加重死掉。”

  赤峰听后讪讪的站了起来,挠了挠头傻笑着。赤镇给赤峰一个白眼后,走到楚易面前问道:“小家伙,现在好受一点没有。”

  楚易在楚天的搀扶下,慢慢的站直了身子,拱手道:“多谢赤家主出手,小子已无大碍。”

  赤镇回头对着赤峰“哼”了一声,随即看到身后一旁抱着孩子的采儿。眼睛眯了起来。采儿在赤镇的眼神下,有些不自在,轻轻的移着步子走到了楚易的身后。

  楚易见赤镇看到采儿的神情说道:“赤家主,这是小子的贱内与犬子。”

  赤镇摸了摸自己红色的胡须说道:“小子,你这媳妇不简单啊,体内的气息,连老头子我都看不出来。”

  楚易说道:“贱内乃是小子在洪荒内所救,对之前之事并无记忆,不知赤家主可否有些许端倪。”

  “端倪说不上,老头子大概也知道些你这媳妇的来历了。只是还是不告诉你罢了。现在要做的事是找到你们家族的那个装死的老不死。”说罢,赤镇转身对赤远说道:“赤远,浮屠国发生巨变,你必须如实禀告国主,争取做好最新的战争准备。”

  原来从赤峰带着楚易等人到小茅屋内谈话之时,已经在赤镇的赤炎眼的探视范围,随即令赤远带兵将楚易几人带来元帅府,听到楚业已死的消息,才控制不住情绪冲出,却发现楚业死去的消息是其刻意为之,心下一打量,便知道这位老搭档的想法。心底对老搭档的行踪也是有些不明。但眼下必须先做好浮屠国发起新战争的战前准备,毕竟大的改革必须要让浮屠国适应一段时间后,才能够对星龙国开战。只是这次远非前几次的进攻可比,所以不得不重视起来。

  随后,赤镇让楚易几人在凤阳关的一座小客栈住了下来,为了避免浮屠国的细作看到,不得不再三叮嘱几人若无大事,不可离开客栈范围。而楚易等人也在客栈得到了一定的休息。

  一个月后,楚易与楚天身上的伤也渐渐的好了。却在楚易与楚天采儿商量乔装前往元帅府与赤镇商量决定接下来在星龙国内建立楚家的小型集会点,利用赤阳军安插在浮屠国其他城市内的细作的消息,将楚家剩余的力量集合起来。但是却发生了一件事情,将楚易的打算彻底的打乱。

  因为采儿带着楚幽的关系,不得不留在客栈内,楚易与楚天换上赤阳军的衣服后,正欲出门前往元帅府,却在客栈后面的小巷内遇到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堵在楚易的面前,楚易皱了皱眉,看着眼前的两人,在脑中思索了一下,并未有两人的记忆。楚易正欲上前询问来人所为何事。这两人突然发难,其中一人将楚天一掌击昏,楚易一见来着不善,拔剑与两人战在了一起。

  “两位是何人,为何突然对在下等人出手。”楚易一边招架着两人的攻击,一边厉声问道。

  而两人并未答话,一人握剑,一人握刀依旧不依不饶的追击着不断退后的楚易。楚易伤势刚刚愈合,不宜剧烈的动作,体内的伤势再次复发,躲闪不及,被其中一人挥剑刺伤。

  打斗声引起了巡逻的赤阳军,五个赤阳军士冲入小巷,见身穿赤阳军军服的楚天被击昏在地,而楚易也情势危急,其中一人连忙想要放出应急信号。却被握剑的呢人突然冲来,一剑将拿着信号烟花的右手斩断。

  其余四人见状,拔出兵器,与那人战在一起。因为少了一个人的围攻,楚易的压力骤减,反攻而来。

  突然从客栈内二楼窗户冲出一人,踏空而去,楚易分神一看,正是采儿所在的房间,而那人将被击昏的采儿扛在肩上逃走。楚易震开不断缠身而战的那人,随着采儿离去的方向踏空而去。而那名刀客并未追赶,而是转身冲入剑客与五位赤阳军士的战圈...

  只见那人,回首一枪刺向楚易,楚易用剑格开后,定睛一看,正是之前在凤阳关附近拦截自己的浮屠国三统领,贪狼。

  楚易怒吼一声,提剑冲向贪狼。而贪狼并无战意,冷笑一声,继续往关外逃去。楚易连忙,追在其后。

  赤远在元帅府中正打坐闭目养神,替家主闭关守着门口。突然家主赤镇从门内冲出。

  “客栈有情况,我先去看看,你快带着赤阳军前去,命令守城军士,关闭城门。进入二级戒备。”

  说罢赤镇踩着怒焰鸟往客栈而去,而赤远也命令士兵将指令传达下去,带着亲卫往客栈赶去。

  等赤镇到达客栈之时,客栈大门紧闭,赤镇打开门后客栈内已经是尸体横陈,冲到楚易等人所在的客房一看,只有楚幽的啼哭声,原来仓促之下采儿将睡着的楚幽,放在房间中的柜子内而令楚幽幸免于难。

  赤镇抱着楚幽,往已经破烂不堪的窗户外探头看去,五名赤阳军士倒在了小巷的地上。赤镇从窗户跃下,看到一旁昏迷过去的楚天,稍微摸了摸楚天的脉息,神色更加的严肃。转身对刚刚赶来的赤远说道:“看来是浮屠国的人做的,这个断臂士兵有被浮屠国独有的剑所伤的痕迹,而其他人都是被一击致命。”

  赤远面色凝重:“浮屠国的人是怎么混到凤阳关内的。守关兵士居然没有发现。”

  赤镇摆了摆手:“现在这个不重要,浮屠国来的人或许只有几个,楚易和他媳妇不在这里,一定是他媳妇被人制住,楚易被迫带走,或者楚易追击敌人而去。”

  “父亲,我已经命令守关军士将关门死守。”

  “没有用的,敌人是有备而来,小巷外并无印记,一起是从天上而作为逃走的路线逃走。现在你立刻命令赤峰带着怒焰营出关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突然在军营处传来一声巨响,赤远脸色一变,带着身后的亲卫往军营奔去。

  赤镇抱着楚幽心下琢磨,这一次有如此周全的预备,两手准备,必定是浮屠国最为神秘的暗杀部队影刃所为,想到这里赤镇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当赤远赶到军营之时,军营已经是乱作一团,滔天的火焰不断的吞噬者军帐。赤远看到不远处的赤峰在一旁指挥众军士扑灭火势,赤远走上前,将客栈的事情告诉赤峰时。赤峰脸色一变,转身带着几名怒焰营的士兵骑着怒焰鸟往关外飞去。

  所幸大火持续太久,在赤远接手指挥后,赤阳军很快将火势扑灭,只有几人被大火烧伤之外与军帐被烧毁,粮草等并未受到太大的损坏。随即赤远命令所有赤阳军士对凤阳关内进行了仔细的搜索。

  夜间,元帅府内,赤远一筹莫展的听着不断前来报告并无敌情的情报,一边来回的踱步。

  一旁的赤镇抱着楚幽脸色凝重的看着凤阳关外的大漠地图紧紧皱眉,而楚幽的啼哭声一直没有停歇,使得元帅府大厅内气氛有些压抑。

  ¤看u正;5版“T章kk节上8D酷匠}网(E

  突然,门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啼,赤远连忙出门一看,是赤峰带着搜索的怒焰营返回。

  之间赤峰命令身后的军士将四具尸体掷与地上。赤镇站起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与赤峰赤远相视一眼,说道:“暗刃。”

  赤峰走上前拱手道:“末将搜索关外我国境内,只发现这四具尸体,现场明显有打抖痕迹,并未...”赤峰边说边有些哽咽,赤镇叹了口气拍了拍赤峰的肩膀示意后者继续说下去。

  “并未发现楚小哥的尸体,沙地之上有许多血迹,从痕迹来看,是四人之外的,只是大漠风沙,不少踪迹并不明显。而再往前去已是浮屠国境内,末将不敢..不敢造次,领兵归来报令。”

  赤远有些脑袋生疼,转身对赤镇说道:“家主,如今该怎么办。”

  赤镇看了看神情有点沮丧的赤峰说道:“先解除二级戒备状态吧,这次只是小股敌人入关作祟,幸而并未对赤阳军造成太大的损害,命令各营军士也回归各自岗位,稍微加强巡逻戒备,赤远,你立刻修书,将今日发生之事所报军部。让国主所做定夺。”

  赤镇看了看依旧在啼哭的楚幽,叹了口气,小声的说道:“希望那小子吉人天相吧,老伙计,你留给我的这个大难题越来越棘手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