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看到楚易依旧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脸色也不免的有些难看,当年星龙国对楚家的那场巨变,虽然自己有偷偷的调查,可是因为身在边关,得到的讯息也是零零散散,随着时间的推移,根本没有办法查到些许有关于当年的事情。

  当楚易说出复仇的时候,赤峰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如果星龙国也在楚易的复仇对象里,或许有朝一日,当初楚家依附浮屠国时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将会成真。

  楚易也察觉到赤峰的表情略为有些难堪,也猜测到些许赤峰心中所想:“小峰。当初被国主流放之时,依附浮屠国的时候,族长就曾与前任的大统领说过,不会作出任何与星龙国有危害的事情。虽然现在族长不在了,我也依旧会遵守族长所说之事,楚氏一族不会与星龙国为敌。”

  赤峰有些诧异:“什么难道老族长在这次的事情中已经...”

  楚易不否认的点了点头,赤峰心里也乱作一团,看着一旁的楚天神色也黯淡了下来。心中不免的一沉。

  他清楚的知道楚家的现任族长的修为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不用说浮屠国,在星龙国内,除了星龙大人,往下数,便是这位族长大人,只是楚氏之前在星龙国内一直处理国内的大小琐事,唯一一次见到这位族长出手,便是在当初通商盟约之时,与浮屠国二统领作出如此神迹,将两国纷争的边界之地,化为一片大漠。就不难猜出楚家族长到达了什么样子的境界。

  当想到这位族长都已经死在浮屠国的手里,赤峰心里在担忧,即使是有偷袭成分在内,能够出手将楚家的族长杀死的修为如果投入到这即将开战的战争之中,凤阳关能否抵御的住浮屠国的进攻。

  “楚小哥,多谢你将这些事告诉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细作并未传回这样的消息,但我必须此事报告元帅,防止浮屠国的突然进攻。”赤峰抱拳对楚易说道。“而楚小哥现今不适应多呆在凤阳关,我这就书信告知几位信的过的朋友,与小哥安排休息的地方。我也会将打听其他的楚家族人的消息,并随时与楚小哥你保持联系。”

  楚易并没有拒绝,实际上,确实几日的逃亡,让几人有些疲惫不堪,而且无法在星龙国内公开的来往,对几人的限制极大,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作为休息的地点。如今赤峰的帮助对几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赤峰拱手告别楚易后,正准备领着众人走出小屋之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令几人的情况再次陷入危机。

  “我想里面的人什么地方都不用去了,还是开门出来,束手就擒吧。”

  楚天有些惊异,以自己的感知,居然并未感觉到屋外任何的气息,神色略为有些难看,对着赤峰怒道:“你居然设下埋伏,你这无耻小人。”拔剑制住了赤峰。

  楚易握住楚天的手,对楚天摇了摇头:“小天,放下剑吧,这不会是小峰安排的,如果小峰要制我与死地的话,当时只需要将我们拿下就好了。”楚天咬了咬牙有些不甘的缓缓的将剑放下。

  赤峰脸色有些苦涩的看了看楚易,楚易并不慌张,点了点头道:“许久也未见到赤伯父了,没事的,小峰。”

  赤峰无奈的将屋门打开,门刚刚打开一道缝,从门两侧也闪出两个兵士,眨眼间便将赤峰制住。而茅屋顶上也跃入几名兵士一脚将正欲反抗的楚天踢倒在地,几柄剑也架在了楚幽几人的头上。

  几人将众人的兵器卸下后,将众人推往屋外。众人看见屋外屋外数名弓箭手的弓箭指向屋内的方向,在弓箭手前方站着一个身上穿着与赤峰一样赤红色的盔甲,只是盔甲上幽幽露出一道金色的龙纹。

  那人与赤峰略有几分相像,而比赤峰多了几分肃杀之气,隐隐中不怒自威的面容,手中握着一柄隐隐发光的金色大刀。刀柄直直的插在地上。看着众人被兵士押出之后,微微眯起一双丹凤眼。

  “元帅。”赤峰想要挣脱两侧架住自己双手的两位士兵的束缚,却并未得到成效“元帅,末将有事禀报。”

  只见那元帅看了看赤峰,怒斥道:“闭嘴,现今已经轮不到你说话。”随即看了看楚易:“阁下就是凭着通商文书前来通商中途遇到沙盗袭击来我国境内寻求庇护的浮屠国商人。”

  楚易看着眼前的这位元帅,并未出声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可有通关文书?”

  “有,在小的的怀中。”那位元帅点了点头,点头示意楚易身旁的军士。那名军士伸手从楚易怀中掏出那张通关文书,走上前递给元帅。

  元帅打开文书细细看了看,点了点头。挥手对那几名军士说道:“将他们和赤峰将军带到元帅府内”随即带着身旁的弓箭手转身往后走去。

  几名军士随后推搡的将众人带到一间偌大的大厅,当然对于赤峰,几人还是有所照顾,并未大力的推搡。

  在大厅之上,那名元帅挥了挥手,几名军士行了行军礼,转身离去,将大厅朱红色的门缓缓关上。

  赤峰一被松开束缚之后,随即单膝跪在地上道:“父亲,孩儿有事禀报。”

  元帅并未搭理赤峰的请求,走到了楚易的面前。盯着楚易的眼睛(这父子怎么都有这种喜欢盯着看别人眼睛的习惯。)良久过后。元帅轻轻的叹了口气:“小易,你怎么来凤阳关了。”

  只见楚易跪在地上,两眼噙着泪水,将事情经过告诉给了这个当初与楚家最为亲近的元帅。元帅听后,有些不置信的往后退了几步。

  随即,元帅上前几步紧紧的抓着楚易的领口说道。“你说什么,你说楚业家主死了?”

  “赤远伯父,族长已经随着浮屠国的楚家一共覆灭。”在这个从小就十分疼爱自己的伯父,楚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哭道。

  {酷匠*网m3唯一W“正版,w其V他都Bz是盗.版C

  一旁的楚天也边流泪,边将身后的包裹解了下来。将包裹打开后,楚业的脸浮现在众人眼前。还未等赤远将其抱起,从身后穿过一道身影,带着强烈的赤热劲力不得不让众人退后了几步。

  赤远挥散炽热的劲气后,众人一看,一个红色胡须的老者抱着楚业的头颅,怔怔出神。

  赤远拱了拱手:“家主。”楚易才发现眼前的这个老头正是星龙国建国三族之一的赤家家主赤镇。

  在三族之中,与楚家最为亲近的便是赤家,两家自建国以来交往甚为密切。三族内赤家主战,为星龙国开疆扩土,族内子弟皆是星龙国军部赤阳军统领,楚家主策,负责星龙国的大小琐事。两位家主在浮屠国入侵之时,曾联手数次击退几倍于己方的浮屠军队,当初楚家被流放之时,这位家主也是数次顶撞国主,国主一怒之下,将赤阳军调往边关设防。

  赤镇看了良久,几人也不敢顶撞这位以重情重义,却脾气火爆的赤家家主。

  几人站了许久,赤镇仍旧盯着楚业的头颅出神。赤远轻轻咳了一声:“家主。”

  这位赤镇家主突然嚎啕大哭道:“你这死倔老头,就是不听我的劝,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干嘛,当初跟老头子我信誓旦旦的说一定活着回来陪我喝酒,去你NND。你心里那些花花肠子你当老头子不知道么,当初跟老头子我一起带兵出征,你大爷的就是喜欢出风头,哪次不是老头子我数次救你回来,你现在回来就一个头回来,你让老头子我很是苦恼啊,你还欠老头子好几盘棋没输,好几桶酒没喝呢。”

  看着激动不已的赤镇,楚易等人想起楚业的生前的样子,眼眶更加的红了。

  赤峰轻声附到赤远的耳边说道:“你说这老头子怎么比我们还会演呢,连我小成境界的赤炎之眼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头是假的。”

  赤远狠狠的一瞪赤峰,看着赤镇的表情动作,也有些忍俊不禁起来。只见赤远再次咳了一声:“家主。”

  赤镇似乎上瘾一般,带着楚易,楚天两天,哭的更响了:“如今你死了,告诉老头子,老头子给你报仇,老头子这就带兵把那浮屠国给你踏平了,让你建什么盟约盟约,当初听老头子的,咱们一起联手把那什么鸟蛋浮屠国给屠了。”

  一旁的楚易有些尴尬的看着楚天,楚天也是一脸无奈。楚易挠了挠头,真准备告诉赤镇某些事的时候。只见赤镇拿起楚业的头颅狠狠的往地上一摔:“你他妈的以为老子真的会这么说么,你这点幻术骗谁啊,又要骗老子给你擦屁股啊。”

  地上的头颅在地上滚了滚,随即化为一道青烟。原来楚天楚易见到贪狼拿着头颅之时,两人细细端详后,发觉只是幻术所为,原以为是贪狼所为迷惑自己,但随即看到贪狼散掉幻术后,头颅依旧还在。心底猜测是族长所谓,便演了一场戏给贪狼看,让贪狼认为楚业已死。打算回到风阳光后休息下来再做寻找楚业的打算。

  只是却未想到在凤阳关遇到故人,便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演一场戏,希望赤家能够帮助重新振作楚家,却还是被赤镇更加精湛的表演给唬的一愣一愣的。却没想到,最后几人精心的表演反而被这个老奸巨猾的赤镇给识破还反将了一军。

  赤峰在一旁小声嘀咕道:“楚小哥,你还是不知道,老而不死近乎妖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