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易与赤峰面对面的坐在小屋内,抱着刚被采儿哄着睡着的楚幽,站在门边守卫了起来。

  赤峰稍微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问道:“楚小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回到星龙国,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一旁的采儿为楚易用止血粉重新将伤口给稍稍的处理一下后,血已经不怎么流了。楚易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家族遭受了浮屠国大统领大清洗,事情巨细我们也并不清楚,跟当年在星龙国发生的事情一样,同样没有缘故。在前几天的晚上,浮屠大统领的近卫浮屠卫袭击了毫无防备的家族。”

  “什么。”赤峰一脸不置信的表情站了起来,“当年楚家巨变被国主流放三千里从国都逐出凤阳关,浮屠国的大统领不是数次登门拜访才让你们族长决定依附浮屠国的么。”

  楚易苦笑了一下:“当年邀请族长归附的是浮屠国上一代的大统领,对家族进行偷袭决定的是现任的大统领。”

  赤峰震惊的立在当场,略为思索后问道:“浮屠国的大统领死了,为何我们的斥候并不知道,此事可是真事。”

  “千真万确,现任大统领即位更是突然,原本的大统领死后并无子嗣继承,按浮屠国的道理,应该从其他旁系皇族选取继承之人,只是因为当时发现众位继承人或多或少的死于意外,或者消失,急迫之下由现任的大统领代为统管。”

  赤峰表情严肃的重新坐下,细细的思索了一下说道:“事情发生的如此凑巧,我想上一代的浮屠大统领应该死因也很蹊跷吧。”

  楚易点了点头笑道:“连你都猜的到的话,那些主事的族长们也心知肚明,只是现任大统领也算是名正言顺的继承者之一,毕竟也是皇族的旁系分支,虽然这位大统领的族群并不在浮屠城内,在千里之外的洪荒边界,但因为迫不得已便将其召返而来。”

  赤峰说道:“我想之后这个大统领必定对浮屠国整个的政策和管理进行很大的改动吧。否则也不可能选择偷袭楚家。”

  楚易并不否认:“我也考虑过这点,毕竟浮屠国的组成便是各族合并建立起来的一个联合族群的国家,但是由于皇族当初的合并中的势力最为强大,所以占据了很大的话语权,虽说成为了管理浮屠国的大统领,但其他家族的族长或多或少拥有阻止其独裁的权利。”

  楚易顿了一顿,将自己坐在屋内石床的一侧后继续说道。“所以当上任大统领离奇死后,有不少家族提出了反对由现任大统领担任大统领一位。”

  赤峰打断楚易的话说道:“我想当时楚家也是反对的一员吧。”

  楚易摇了摇头:“楚家因为曾是星龙国的建国元老族群之一,所以很少在这种政治场合下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次也并不例外,站在这中立的态度。而最为令人吃惊的是,浮屠国很久没有管理政事的二统领却对各族长宣布支持现任大统领的即位,同时也作出依附现任大统领的直系族群成为附庸。”

  “天啊,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我们安排的细作并没有传回来任何的消息。这件事简直是将浮屠国整个都翻了个天啊。”

  “不,这件事仅仅只是在一个夜晚发生的所有事里的一道小菜罢了,当时所有家族的族长都在浮屠城内进行商讨,我随行族长参加。当浮屠国的二统领宣布这件事的时候所有的族长都震惊了。然后这个刚刚即位的大统领随即说出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赤峰再次站了起来,抓向楚易的肩膀,却被一双结白如霜的手拦住了,赤峰抬头一看,见是一直一言不发的采儿,采儿微微摇了摇头,赤峰记起楚易肩膀还有伤的事,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这个新统领说了什么?”

  楚易笑了笑示意赤峰坐下继续说道:“他宣布几条对整个浮屠国政治体系域管理体系的改变事项,首先是削弱了各个族长手里握着的权利,首先将不同部族所管理的事情重新打乱,每一个族群管理方面,都有几个不同的家族的成为间接摄入,其他浮屠国的城池除城主依旧由该家族的族长管理之外,以下的重要部门,如各城的军部,粮部,税部,等等都安排了不同的家族的人介入管理,架空了每个城池城主直系族群的影响力。”

  “难道说所有的族长都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楚幽摇了摇头:“当时有几个族长表示反对,但是当时皇城内至少安排了所有的浮屠卫将皇城包围的严严实实。表示反对的族长无一全部被剥夺了浮屠国内所有的权利,由现任大统领的几个附属部族管理族下的城池。”

  赤峰笑道:“这个统领是在玩火自焚。”

  楚易再次摇了摇头:“不,你想想看,当时与代表星龙国的我们族长建立了通商盟约的二统领必定不会做出这种冒险的事情。这些反抗强烈的族长城内所有自己族类组建的军队,都在前任大统领还未意外死亡的时候,二统领已经从各部族的军力势力限制了诸多的限制,但同时给予了对方极大的自由管理权力。也就是说现在浮屠国的现任大统领收回这些权力的时候,这些反对的部族并没有反抗的能力。”

  赤峰有些惊愕,“这么说来,这个二统领也是为这场巨变未雨绸缪了很大一段时间。”

  楚易点了点头:“当时我们楚氏并未表态,同时也没有自己的族群军队势力,所以对于这些事也并不知晓,一直以来都是在处理浮屠国的商会,主要就是管理两国通商之事。”

  “楚小哥,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为什么自始至终没有对这个大统领的政策改体提出任何话的楚氏一族会被这个现在的大统领给视为眼中钉给拔掉。”

  楚易说道:“因为他接下来说的甚至连族长与二统领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他说了什么?小哥不要卖关子好不好,一次性把话说完好不好。”楚易看着这个急的抓耳挠腮的边关将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这次的政策可以说是任何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的,他命令我们楚家立即离开浮屠国。”

  “什么?离开浮屠国,他到底脑子里是塞了什么东西?”

  楚易再次叹了口气:“楚家自从被浮屠国接纳之后,一直以来因为族长的管理有所起色,勉强恢复了些许,管理浮屠国商会之后,也是一直尽心尽力的为两国的通商作出很大的贡献,至少浮屠国的因为通商得到的成果也是当时所有族群有目共睹的。”

  “这家伙难道是要卸磨杀驴?”赤峰张大了嘴巴,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不可能的事情。“他难道不知道一旦让楚家离开的话。又有谁能够拥有给予浮屠国最大的利益。”

  楚易苦笑:“我想的和你一样,本着对现在依附的国家,所以我也直言将这利弊之处告诉给了现任的大统领,却没想到被他一怒之下,打伤在宫殿里。”

  “能够打伤楚易大哥,这家伙的武力也绝对不低啊。”

  一边站在门边的楚天轻蔑的一笑:“你认为在那个情况下,有谁能够在被浮屠卫的包围下反抗这个大头领。”

  赤峰讪讪的笑了下,但随即还了楚天一个眼白:“要你多嘴,我知道我楚小哥的实力,怎么可能输给那什么狗屁大统领。是吧,楚小哥。”

  楚易打断两个人正要吵架的兴致,继续说道:“当时二统领也劝阻现任的大统领不要逐出我楚氏一族离开浮屠国。现任的大统领并没有完全接受,而是给了一个任务给族长。”

  :最N新T章节上2I酷匠{H网'm

  “任务?”赤峰有些疑问,“是什么样子的任务?”

  楚易叹了口气“调查前任大统领的死因。”

  “我靠,这可是个烫手山芋,自古以来任何王国调查皇族命案的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更不可能认为这个狗屁大统领没有做任何手脚坐上这个王位,说不定,他娘的就是这小子把他们浮屠国的前任狗屁大头领给杀了。”赤峰一拍大腿,狠狠的说道。

  “食君之禄,为君担忧。即使族长心里再怎么知道这事情并不好做。但还是不得不接受下来。于是我们让散播在浮屠国各个地方处理各地商户事务的楚家成员收集消息,我和楚天也被族长任命去各城池搜寻线索。却没想到,我还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的时候。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对外宣布前任浮屠国国主驾崩的消息,并且由二统领通告浮屠国全国前任大统领遗命由现任大统领继承,却并没有提及当晚在皇城所说一切。而我也发现其实这早就已经对各个族群管理的城池进行了清换。”

  “第二件事”楚幽说到这里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在赤峰快要忍不住催促的时候,开口继续说道:“宣布我楚氏一族私通星龙国,意图合谋颠覆浮屠国。随即,宣告前晚,楚家就遭受了巨变,无数士兵将浮屠城内的楚家老小全部杀死。我和楚天因为在外寻找线索并未在浮屠城内逃过一劫,采儿也因为带着孩子去城外寺庙祈福七日避过这这次巨变,而各城池的楚家旁支或多或少也受到了一定的破坏。随后采儿带着孩子与其他城池前来救助逃亡的族民带离浮屠城,与我还有楚天会和,但是能到凤阳关的只剩下我们四人了。”

  赤峰站了起来。“这狗屁大统领做的真绝,那现在楚小哥有何打算,回我们星龙国吧。”

  一旁的楚天冷笑道:“星龙国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么,当初流放三千里,这所谓的星龙国国主不也是卸磨杀驴的狗屁国主么。”

  听得楚天的话,赤峰“啪”的一拍石床,站了起来,但想要说些什么反驳的话,想到当初星龙国对楚家的所作所为,面色一红,有些尴尬的立在当场。

  楚易站起身拍了拍赤峰的肩膀摇了摇头,示意赤峰并不用在意说道:“如今并没有什么打算,其实我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力所不逮,虽然现在楚家已经支零破碎,不过我只记得一点,那就是为了楚家复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