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军和周围的兵士并没有楚易等人的异样,领军躬身道:“赤峰大人有何吩咐。”

  赤峰向楚易走近了几步,对着一旁的领军挥手道:“这事由我来处理吧,你们先行退下。”

  “是。”

  赤峰看了看周围,沉声说道:“随我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转身往前走去。

  楚易回头示意楚天并无大碍,楚天点头回应后,松开已经悄悄握住剑柄的手。四人跟随着赤峰往前走去。赤峰并未直接将四人带到自己的帐内,而是往一处并无守卫的小茅屋。

  四人走入屋内,赤峰回首便用内力将门关上。从腰中拔出了随身护身的短剑架在了楚易的脖子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我星龙国内到底有什么目的。”

  楚天与采儿脸色一变,刚要发作,楚易讪笑到:“我们只是从浮屠国前来经商的商旅,中途遇到了沙盗。所以…”

  赤峰挥手打断了楚易的话语。:“别把我当做和刚才的那种小兵小卒,在你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你已经露出了破绽。”

  楚易听到后并未言语,而是继续谦卑着等待着赤峰还未说完的话。

  “首先,如果你是一名浮屠国的商旅,当你的商队受到沙盗的攻击的时候,正常的商旅找到的应该是自己国家的中转驿站获得基本援助,而不是到我们凤阳关来取得庇护。”

  “大人有所不知,我等正是经过驿站后才遇到的敌人,而沙盗的突然袭击也打散了我们的商队,如果回到驿站,必定会遇到敌人的埋伏,被迫无奈只能够到贵国军队下寻求保护。”

  赤峰冷笑道:“现在还不老实交代,好,第二,浮屠国的商会从来不会颁发给带着女人和孩子进行通商的商队通关文书,浮屠国商会从来是将通关文书给予保证于最低安全程度的商队。”

  “回大人,自从盟约之后,我国的不少像小的一样与贵国的平民进行通婚,而两国通婚人数也并不在少数,这次我也只是带着家眷回来探亲而已。”

  “探亲,你当本将军是三岁小儿么,如今浮屠国与我星龙国交战在即,即使是再怎样,你们浮屠国的商会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将通关文书给予一个带着家眷来我国探亲的商队,再者”赤峰指了指楚易身后低头不语的楚天道:“你身后的这个人身上的衣履即使已经破烂不堪,但是明显可以看出他的衣服可以算是在浮屠国是上层贵族才能够穿戴的衣服,如果你们是一个商队,不可能会去带着一个这样子招摇过市的贵族踏上这生死未卜的沙漠。”

  “大人明鉴,这位的确是我手下一位护卫,这次小的带领的商队里也有不少贵族所托的名贵珠宝代为销售,因为担心小的中饱私囊,所以在小的的商队里安插了不少亲近侍卫,是为监督小的。”楚易依旧保持者谦恭的脾气不紧不慢的说道。

  赤峰哑然,但仍旧未将短剑从楚易的脖子上拿下。良久,赤峰厉声道:“你若是与浮屠国贵族有所交易,必定知道你们浮屠国与星龙国的关系紧张,怎么可能将所谓的名贵珠宝托付与你。”

  “大人有所不知,小的家族原也是浮屠国的一支名门望族,怎奈家道中落到小的父辈已经无法提供族内正常开支,无奈之下,只好走起这通商的商旅之路,不少与小的家中有些许交情的贵族也有意帮衬,所以便有了在下携着这些侍卫与货物通商之事。”

  赤峰听言笑道:“哦?你竟然也是浮屠国的一位贵族,好,那我问你,你可知道浮屠国商会所掌事的家族可是哪族。”

  楚天脸色一变,微微皱眉,看了看依旧神色淡定的楚易,再次按捺住心中的不安躁动。

  楚易也不慌张:“回大人,是近年获得我国大统领宠爱有加的楚氏一族。”

  赤峰有些玩味的笑了笑:“那不知道你是否了解这楚氏一族与两国之间的因缘?”

  “楚氏一族原是星龙国建国势力中的一支,十五年前,星龙国发生巨变,具体细节小的也并不知晓,只是之后楚氏被流放凤阳关外,全族不得踏入星龙国内。随后被当时我国先皇所接纳,而成为我国一支名门贵族,从此为我国效力。”

  “破绽!谎言!依我看你就是那我国的判族,如今你们浮屠国的贵族楚氏一族派来的奸细,如今两军交战在即,我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你说的话。”

  楚易直直的盯着赤峰的眼睛,沉声道:“莫非大人忘了当初的盟约所在,抑或是大人因为小的并未有礼物奉上,而令大人心有不满,涂添这莫须有之罪名给小的。”

  “你难道以为本将军想要杀你,需要在乎什么盟约,需要给你添加什么莫须有的罪名么,你未必太过于小看我赤阳军了。”赤峰怒道。

  “既然如此,将军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小的也拥有双方律法所认可的通行文关,小的不奢求将军给予庇护,却也按照贵国的律法所给予放行吧。”楚易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击打在赤峰的心上。“在者。若是将军心中有疑问,也不应该在这小小的茅屋进行审问小的,而应该在贵军的仪事大帐,由贵军的边防统帅进行提审。”

  “闭嘴,本将军做事还由不得你这敌人的没落贵族来质问。”赤峰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楚天看着剑芒不断的贴近楚易的喉咙,用楚幽的襁褓为遮掩,将手伸到腰间握紧了长剑,随时给予对方一击救下楚易。

  “大人,若是贵国皆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便对通商行旅进行莫名的迫害,小的并不在意这贱命一条,只是为贵国前任国君为通商盟约所作出的努力与决定感到羞耻。”楚易并不在意脖子间感受到的凉意逐渐加重的感觉,厉声说道。

  赤峰的眼中已经闪烁出深深的怒火,胸膛也不住的起伏起来。“你难道真的以为本将军不敢杀你,你真的以为这区区盟约能够束缚本将军做事?今日若是本将军将你四人杀死在这茅屋,又有几人知道!”

  楚易闭上眼睛,并不理睬赤峰激动的情绪,幽幽说道:“将军要动手便是,何必多言。”

  p酷匠{网◇d永…久{$免;费0看'小1P说1

  赤峰圆目猛睁,短剑不断贴紧楚易的喉咙,一丝鲜血也从楚易的喉咙处慢慢的滑下。而身后的楚天与采儿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若非楚易身后用手指示意切勿轻举妄动,楚天已经发作想要将这个“不讲理”的星龙国边防大将拿下。

  一滴鲜血慢慢的从楚易的脖子滑过胸膛,滴在地上发出第一声清脆的声音,赤峰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楚天和采儿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楚易依旧是闭着眼睛,一付引颈就缚的摸样,紧紧的皱着眉头,不在言语。

  紧张的气氛弥漫在这间闷热的小茅屋内,在场的五个人也如同静止了一般,汗水不断的从各自的额头缓缓滑下,连刚刚睡醒的楚幽,刚要大哭,感觉到抱着自己的叔叔神情紧张,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颇为有趣的撇了撇嘴,选择了沉默。

  突然赤峰将短剑拿开楚易的喉间,狠狠的将短剑掷于地上,当然这个举动如果是让楚天与采儿意外的松了口气的话,接下来这位星龙国边防大将军作出来的举动让两人不由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只见赤峰扔下短剑后,也不管地上因为刚才自己剧烈的情绪流出的汗所染湿的一片,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你,你欺负人!!!为什么每一次我都说不过你,你就不能让让我么。”赤峰有点无赖的摇晃着身子,仿佛刚才是楚易威胁欺负了这位大将军一般。

  看到这一幕,楚天有些哑然,采儿也露出了少有的惊愕的眼神,楚幽一见有人已经为自己开了个头,不甘示弱的也随着哇哇的大哭起来。只有楚易苦笑的摇了摇头。小茅屋里传来两个比赛一般的哭声。

  “小峰,别哭了,多大的人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楚易一脸无奈的拉扯着坐在地上的赤峰大将军,可惜这位大将军并不领情,一边甩开楚易的手,一边说道:“楚小哥才是,从小就欺负我,小时候欺负我也就罢了,就连长大了也一直欺负我。我从小就嘴笨啊,怎么说的过楚小哥,就算我做了将军,为什么也是说不过你,我不服气。”

  语罢,这位大将军越来越激动,已经有超过楚幽的哭的声音了。一双脚也在地上不断的蹭着。

  楚天有些尴尬的问道:“楚易大哥,这个人你认识?”

  楚易揉了揉被赤峰吵得有些生疼的头,看了看楚天与采儿满是好奇的眼神说道:“认识,是我们族还未流放之时与我从小长大的一个朋友。”

  某位将军一听,哗的一下站了起来,捏着楚易的肩膀吼道:“什么,朋友,楚小哥,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什么时候把我当过朋友了,从小一起出去打猎,每次你都故意的用弓箭射我的屁股。每次跟你去打架,总是把我往前推等我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时候,再把我抢回家去,还没等我开口跟楚伯伯说的时候,你反而跑到我家跟我爹说我去打架,让我被我爹一顿好打。你自己说说,你到底哪一点是我朋友了。还有....”

  楚易咬着牙不断吸着气连忙说道:“小峰行了行了,都是我对不起你,你再说下去,我肩膀就要被你捏废了。”

  赤峰看了看楚易的肩膀,之前与三统领赌斗留下来的伤也重新流出了鲜血。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某位将军又爆发了一次,再次捏着楚易的肩膀吼道:“是谁伤了你?是那些不长眼的沙盗么,我待会就点齐弟兄把他们全灭了。”

  楚易已经快要疼的快要翻白眼了,采儿连忙上前将自己的夫君从赤峰手里“救”下。楚易说道:“这事,嘶..”吸了一口凉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事并非之前我说的那样,小峰你先冷静一下,我慢慢的跟你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