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易大哥,你的伤…”楚天一脸关切的看着楚易,一边在怀中摸索着,想要找到应急的药给楚易的伤敷上。

  “这伤并不要紧,我避开了筋骨,只是皮外伤而已。”楚易拍了拍楚天的背说道“今天未能帮族人报仇,小天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并没有办法留得下他。”

  楚天咬紧了嘴唇,身为旁支,尽管已经是日渐没落的楚家,也同样自小就不被同龄的本族人无法接纳,护着自己的便是这个自小便是族中少年里最为杰出的楚易大哥,还有那教习自己武艺,做人的族长。

  当贪狼将族长的头颅掷于地上,楚天已经是肝肠寸断,若非这个自己最为佩服敬重的楚易大哥阻拦,即使是自己尚有一息所在,也一定要和贪狼拼死一博。

  楚易见楚天低头不语,叹了口气:“小天,这次族里劫难,并非是飞来横祸,我想浮屠国的那位大统领早已蓄谋已久,族长这次遭此劫难,我想多半与他逃不脱关系,毕竟,浮屠国内,真正能与之对抗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活着,将楚氏的残余力量给聚集起来。才有办法给族长和死去的族人报仇。”

  楚天抬头看着楚易依旧沉默,只是这次眼睛里露出来的不再是之前那悲痛的眼神,而是深深的仇恨之火在眼眸中闪烁。

  楚易看着楚天的眼神,将这个从小就一直照顾着自己当做亲弟弟一般的人抱入了怀里:“小天,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要复仇,只有我们两人真的没有办法做到的。”

  楚天还是沉默,只不过这次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大哥,和个孩童一般的哭了起来。楚易心里也是苦痛难言,不住的拍着楚天的背,像在安抚一个孩子一般。

  “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过了凤阳关,就不是浮屠国的势力所能够渗透到的了,这几日。日夜奔波,我们连番经过那么多次战斗,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楚易松开楚天,楚天点了点头,看了看身后的采儿,脸也渐渐的红了起来:“让嫂子笑话了。”

  采儿摇了摇头,并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走上前,将还在不停啼哭的楚幽递到楚天的眼前说道:“小天,这是你的侄子,你能抱着他么。”

  楚天有些惊愕,想起自己这个嫂子的来历,和现在所作出的举动,让他不由得有点紧张了起来,突然的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楚易笑了笑拍了拍楚天说道:“哄哄他吧,这孩子哭起来,可是连我都没有办法的。”

  楚天有些颤抖的接过采儿递过来的楚幽,而楚幽感觉似乎离开了自己母亲的怀抱,也止住了啼哭,看着这个重新将自己抱住的男人,好奇的一双大眼睛不住的闪烁。

  楚天看着自己手中孩子的眼神,之前眼里的悲伤,仇恨,似乎都慢慢的消失了,眼神里浮现出来的只有爱怜和希望。

  4f酷√o匠网正A版首S发

  “采儿,小天,走吧。或许再过一会,浮屠卫就会重新追上来了。”楚易牵过自己妻子的手,将地下的剑拔出重新归鞘,拍了拍楚天的肩膀。楚天抱着怀中的孩子,也将长剑收了起来,跟随着楚易和采儿,往前走去。

  在依稀已经在原地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之时,从不远处沙丘渐渐的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人看着他们行进的方向,从怀中掏出一只纸鹤,嘴唇轻轻一动,将振翅欲飞的纸鹤递向空中,看着纸鹤飞远后,重新隐入了沙丘之中,随着楚易等人行进的方向,沙地之上多了一块小小的鼓包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凤阳关,这个拥有星龙国边防一半兵力驻扎的关隘,自星龙国建国以来一直是防御邻近的浮屠国入侵的一道天堑,曾经也是星龙国无数次对浮屠国的入侵进行报复的一个入口。几千年来的风沙洗礼却令这座令浮屠国数次兵临城下饮恨而还的关隘没有留下多少战争的痕迹,天空中也不断的飞行着星龙国边防最精锐的赤阳军,关隘之上巡逻的士兵也在不断的来回走动。

  楚易三人,不对,应该说是四人刚刚进入凤阳关的管辖范围,天上巡逻的赤阳军便从高处俯冲而下,将四人包围起来。

  楚易看了看四周包围起自己的军人,示意楚天和采儿,随即将手举高,表示自己并未有任何有害的意图,大声说道:“我只是从浮屠国来的商人,路途中遇到了沙盗,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妻子和弟弟想要得到星龙国的庇护。希望各位军爷能够通报一声。”

  四周的赤阳军并未答话,而是依旧用兵刃对着楚易四人,如果楚易四人有任何反抗的意图,他们就会立刻的将其命毙当场。

  楚易无奈,将手再次举高,更加大声说道:“难道星龙国忘了曾经与我浮屠国的战争协议了么。”

  所谓的战争协议便是上一任星龙国的国主与当时的浮屠国的大统领因为双方交战对彼此之间财力的消耗,士兵的死亡与双方平民间的经济与生产水品的降低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虽然双方从各自建立国家以来,战争一直没有停歇,但是在这几百年来彼此间因为战争而得到的隐患不得不令两国都停下手里在战争,在凤阳关外当时还是一片树林的地方陌月小坪进行了两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的谈判。

  这次谈判并非领土与国家利益之间的谈判,而是将双方几百年来互不通商与战争的周期进行了交涉。

  刚开始双方并未有这方面的共识,在谈判的地方冲突一直不断,直到星龙国的一位权位仅次与星龙国主的一位建国元老出面,与对方将双方互不通商通商与战争的频繁造成的影响与当时的浮屠二统领心平气和的道出。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在彼此战争休息期,双方可以互相通商,但是仅限于民用的生产器具,粮食,等等民用材料与浮屠国的珠宝,矿料进行交易,而浮屠二统领,与那位元老也施展各自的术法,将两国争吵不已的边界线化为一片偌大的沙漠。

  而双方同时也对彼此的商人通商进行一定的军方保护,避免因为商人间的冲突导致两国的交战。而且那位元老也承诺对主动通商的商人进行一定的补助以军方的救助。使得双方之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略为平和了一些。几十年来即使是爆发了一些小小的冲突,却也并未影响当时盟约所形成的通商受到太大的破坏。

  也正是因为双方对着通商的在意与补助,不少流亡的亡命之徒也渐渐汇集到这片沙漠之中,对来往的商人进行抢劫。但都被双方的军队出面剿灭,但因为星龙国之前经历了一场极为震撼的大变,让浮屠国现任的大统领再次发动了战争,两国的关系也重新紧张起来,虽然依旧守着盟约,但是之前那种双方的积极性都有略大的打击。

  虽然偶尔有对方的商人来通商,也只是代为放行,使得蠢蠢欲动的沙盗死灰复燃,更加的猖獗起来。两国通商带来的利益也令两国的商人不得不铤而走险起来,即使在这沙漠之上不少商旅命丧于此,却依旧有人在唯持通商的这种关系。

  盟约虽然有些变了味,但所幸的是两国的军方也没有限制对方的商旅的行径。

  楚易这次将这盟约说出来,四周的赤阳军人脸上不禁得变了变色,而楚易四人身上的伤痕也的确是兵刃所致而且受伤不轻,本着上代国主所遗留下的命令,这些军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说道:“既然是互为商旅,必有该国商会颁发的通关书信。”

  采儿获得赤阳军同意之后,从楚天手中接过襁褓中的孩童,从楚幽的尿布下翻出了一张皱巴巴还有着楚幽遗留下的某种液体的痕迹递给了说话的领头人。

  只见那人脸色变了变,有些尴尬,怒视了一眼采儿,楚易连忙说道:“军爷切莫恼怒,过往沙盗往往杀人越货后,拿着这通行书,前往贵国进行交易获取盈利补给,所以我国商会给予小的通关书信时交代,必定妥善保管,小的也只有这样做才能……”

  “好了,不要说了。”那领军怒斥道。楚易唯唯诺诺的再次举起手站在了一旁。领军接过采儿手中的书信,颤抖的手拆开纸皮,仔细看了看里面的纸张的印记,并从怀中拿出一张纸进行比对,点了点头说道:“通关书信没错,你们拥有一个月的滞留时间,现在由我们将你们带入关内,不过你在关内所做如果触犯了星龙国的律法,按照盟约我们可以将你就地正法。”

  楚易唯唯诺诺的接过递过来的通关文书,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怀中。随机领军挥了挥手,四周的军人也放下了手中的兵刃,但依旧围着四人。领军说道:“现在随我来。”

  楚易跟着领军来到关前,在通行文书上盖下了通关印后,对着关上的士兵挥了挥手,做了几个手势,士兵回应后缓缓的打开了关门。

  楚易四人不紧不慢的随着领军走入关内,当走过一位身披赤红色盔甲的男人身前时,楚易低下了头,楚天和采儿见到楚易的神色不对,也随即低下头停住脚步。领军行了一个军礼后说道:“赤峰大人。”

  赤峰点头示意,看了看楚易四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领军低头说道“回大人,这四人是从浮屠国来的商旅,路中有沙盗袭击,所以逃亡至关内。”

  “可有通关书信。”

  “回大人,已经审阅,并无异常。”

  赤峰再次点了点头,领军再次行了一个军礼后,对后方的士兵与楚易四人继续前行。当楚易与赤峰擦肩而过之时,赤峰眉头一皱,转身看了看楚易的背影,捏着下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赤峰抬起头说道:“停下。”

  而此刻,楚易和楚天的手也摸向了腰间的长剑,四人心里随即紧张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