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注,这倒是让我略微有些兴趣了呢。你来告诉本统领,你所谓的能够令我满意的赌局是什么”三统领挥手示意提着斧头的大汉放下戒备,走向楚易。

  楚易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方帕,将方帕轻轻举高对三统领说道“我知道三统领是使枪的高手,而这里正是楚氏一族第三位族长所用的枪法。”

  三统领再次露出了那令人有种从骨子里透出寒气的笑容:“阁下真是有趣的紧,我不得将心中的疑问提出来呢”

  “三统领但说无妨”楚易瞥了一眼四周,似乎有些随意的回答着三统领这透着杀气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的确知道楚氏第三位族长的大名,能将枪使之如臂的枪法也的确对我有很大的诱惑力,只是我怎么确认这块方帕的真实性。第二个问题,既然阁下知道我号为贪狼,乃一介武痴,为何有勇气将如此有诱惑性的东西放在一个猎人的面前,这无疑会令阁下处境更加的险恶不是么。”三统领尖锐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楚易,似乎想要看透眼前这名男子的内心。

  楚易轻轻放下举着方帕的手,低头笑道:“第一,三统领大人学识甚广,应该知道我楚氏一族之人绝不会因为为了活命而去违反祖训不做那无耻小人。楚易即使再想逃出这地方,不也会去做这楚易不屑的诈术。”

  楚易顿了顿,将视线从四周收回盯着三统领的眼睛,第一次散发出了那气势并不弱于三统领的杀气。:“第二,如果三统领有把握能将楚易逼向这看似完美的杀局之中,我想现在的三统领已经做到了,只是三统领比楚易更清楚,这并没有办法要了我们的命。至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

  三统领收起了笑容,第一次将沉重的表情展示在众人面前,眼睛也开始闪烁着凶光盯着楚易,楚易也毫不示弱的将自己的气势提升与三统领的目光直直对视。

  沉重的气氛令整个场景都变得紧张起来,楚天默默的将族长的头颅包了起来背在身后,稍稍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将长剑从地上重新提起,站在了女人的身边。而三统领身边的三人也重新戒备了起来。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息越来越令人受不了,三统领突然笑了:“你知道么,阁下还是第一个这样和我说话的人,不过阁下的洞察力也的确很强。挥了挥手,身边的三人身影渐渐的稀薄了起来。”

  楚天皱了皱眉:“幻术。”

  “不,与其说这是幻术的话,更不如说是三统领那神乎其技的速度。只需要仔细一看,四周并无风,而在三统领与所谓的四煞周围反而有了那细微的沙轻轻扬起,再加上幻术的遮盖,就如同真的一般。而之前射出的一箭才是真正的破绽,我想之前三统领坐骑的马鞍上的箭袋应该有9支吧,而现在似乎,只剩下了8支。”楚易看着三统领重新露出的玩味笑容,也不禁的笑了起来。

  三统领抚掌大笑:“好,不愧是楚易,敏锐的神经令我钦佩,整个浮屠国出了大统领和二统领之外阁下你是第三个看透我的手法的人。不过阁下莫非认为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将阁下留在这里么?”

  楚易眯了眯眼睛重新将方帕举起:“正是楚易觉得别无他法,但我相信三统领即使能杀死我,付出的代价也会是三统领所无法接受的,所以,我想问下三统领能否接受我提出的这个赌局呢。”

  “那我想听一听,阁下想要和我赌什么,而我需要付出什么样子的赌注呢。”三统领再次笑着看着眼前这个能够第三个看破自己幻术手法的勇者大人。

  %酷:h匠G网%0唯jj一{|正版|,Z其他都G~是盗{版Yi

  “我想三统领比谁都更加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三统领手下第一个逃脱的“猎物”,希望三统领能够接受这个我满意的赌注”。

  三统领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我想接受这个并不难,只是若是我放弃捕猎你,下次来的或许就是那个死板的二统领了,我相信到时候是你更加无法接受的结局”。

  “我想无论是什么结局,楚易也想从三统领手里尝一尝这独一无二的虚荣。”楚易笑了笑,说道。“能否和三统领换个地方再战,我想三统领在意的猎物或许只是我而已吧。”

  三统领笑道:“阁下有点要求的过多了,我想以我们对内力的控制来说并不算什么不是么。我想就在这里开始吧。”

  楚易无奈的回头对楚天道:“好好保护采儿和楚幽。”随即低低的动了动嘴唇。转身提起长剑。“三统领,开始吧。”

  语罢,楚易提剑击向三统领,速度与之前楚天的进攻云泥之别,速度快的带起了一道残影,三统领笑道:“来得好”。随即也挥舞长枪迎了上去,长剑的剑尖与枪尖触碰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两人一触即分。

  “三统领,我想我们两人不用内力,只用招式比拼如何”

  “哈哈,正合我意。”

  两人再次激烈的碰在一起。三统领不愧是使枪的好手,一杆长枪将楚易的进攻都封死在攻击到自己的身体范围之外。而楚易的进攻也渐渐的凌厉了起来,似乎想从三统领那密不透风的防御中寻找到任何的一个突破点,而三统领也在等待着那关键的一刻给予楚幽猛烈的还击。

  两人的鬓角随着时间的一点一滴过去也渐渐出现了密细的汗珠,但是楚易的进攻和三统领的防御,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招式出现半点的松懈。楚易心里清楚,如果一旦自己的进攻有一点的懈怠,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更加凶狠的还击。

  三统领也是有苦不能说,本来以为可以占着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能够轻易的封死楚易的进攻,却没想到这堂堂的“勇者大人”的剑招将防御彻底的放弃,而枪身传来的力道让自己的虎口也微微发麻。本想卖给破绽,然后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却想起对方的战斗经验并不少于自己,而且那敏锐的直觉也是让自己头疼不已。

  一边的楚天盯着战在一起的两人,心里也是为楚易捏了一把汗,之前的几场战斗,楚易和自己面对的可是浮屠国最强的浮屠卫,虽然楚易自己没说,但是一起战斗的时候,楚天看到楚易被敌人偷袭而受伤的部位至少有9处,甚是连那右肩也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

  楚天也并非是莽撞的人,不然也不可能成为旁系分支在族里拥有族长亲卫的一员,只见楚天轻轻的在神色紧张抱着婴儿的采儿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采儿的神色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场中的局势越来越白热化,从之前的互相试探到了已经不能称为切磋赌局的战斗。楚易与三统领的招式也越来越快,两人的身影在场中已经变得渐渐的模糊,飞扬的尘沙也浓烈了起来。清晰可辨的只有两件兵器之间激烈的碰撞。

  楚天对采儿点了点头,采儿摇了摇嘴唇,对着怀中的孩童,狠狠的拧了一拧,可怜细皮嫩肉的楚幽,刚刚沉沉睡去,便从臀部感受到了出生以来从未感觉到的剧痛,也不顾旁边楚天与采儿焦急的神色,“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三统领听到这惊天的一哭,让场中的三统领刹那间分了心,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在战斗的过程在意周边环境的变化来保证不被偷袭,而楚幽的哭声让他条件反射般对着楚幽的方向一望,而那密不透风的防御也停滞也一刻。

  正是这一刻,如果是楚天或者换着三头领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敌人,并不代表什么,但是对于如同一条毒蛇的楚易来说,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了。

  楚易一剑荡开长枪,一个转身,将剑横劈直直的劈在三统领的甲胄之上。三统领胸口一甜,知道这一剑的力道极大,幸而这件甲胄是二统领亲自用咒术所加持,并没有让长剑刺到皮肉。

  三统领一脚踢开楚易,长枪随着刺向楚易的心口。

  楚易皱了皱眉,旋即笑容浮上脸庞,楚易其实等的就是这三统领致命的一击,左肩一沉,枪尖狠狠的穿透了楚易的肩膀,楚易面不改色,将身子往前而去,银色的枪身之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迹。三统领脸色一变,想要闪躲已经不可能了,楚易将剑横在了那甲胄没有包裹到的地方,三统领的咽喉。

  楚易喘了喘气说道:“三统领,这场赌局,我赢了。三统领,希望你能放过我们。”

  三统领面色凝重的看了看楚易,脸色变幻了几下,最后叹气道:“阁下这种壮士断腕的勇气,是我比不上的,你赢了,你是第一个逃出我的掌心的人你走吧。”

  楚易将长剑放下,退后了几步,当肩膀脱离枪身的一瞬间,血顺着肩膀流了出来,身子摇晃了几下。楚天连忙上前扶住了楚易的身体,楚易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可以,右手对着肩膀点了几下,将血止住。

  三统领转身上马,只见楚易喊道:“三统领,请等等。”困惑的三统领转身看了看楚易,只见楚易慢慢的走了上前道:“这次赌局,楚易用了计才令三统领输在楚易手下。三统领的赌品也令楚易心里佩服,只是楚易知道胜之不武,只是楚易还有家小,无法随三统领回浮屠城,所以,请三统领将此物带去。”

  楚易说罢将怀中的方帕扔向三统领,三统领用手一接,回头仔细的看了看楚易。两个人再次对望,已经没有了那种杀气凌厉的气势,多的反而是对彼此的一种欣赏。

  “你叫楚易对吧,这次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如果是你所做,我下次见到你之时,就是你的死期。记住我的名字,贪狼。”说罢胯下一紧,坐骑长嘶一声,扬尘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