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浩是被庄少楼打急眼了,他这属于防卫啊,你们……你们……”

  听了警察的话,我真是急了,有些语无伦次,不知该如何为吴浩求情。难道吴浩以后就要在牢里度过吗?

  “看来他们真不知道,你别吓唬小孩了,这个年纪可正是最讲义气的时候,咱们再去其他的地方调查吧!”一个中年警察对吓唬我们的警察说道。

  估计警察以为我们知道吴浩的藏身之处,看我们小,吓唬我们,想诈出吴浩的住处。幸亏我们也不知道他藏在哪里了,不然我和王正就会告诉警察了。杀了人想要逃,根本就不可能。

  “庄少楼到底有没有事?你们算什么警察,信不信我投诉你们!”有些怨气,我忍不住冲着他们吵吵。

  “哎,没有当扰乱治安把你们抓起来,你们还要……”吓唬我们的警察挺年轻,说话总是咋咋呼呼的。

  “行了,他们还都是孩子!”中年警察未等年轻警察说完就止住了他。

  “叔叔,庄少楼到底有没有事情。”见中年警察好说话,我哀求着对他说。

  “刀子没有全部捅进去,不算大事,轻伤重型,可是他们不想私了,已经走司法过程了。你们要是见到捅人那小家伙,就让他去自首,还能少判点!”想了想中年警察对我说。

  心里算是送了一口气,庄少楼没死就好。轻伤重型我不懂,也不知道该要判多久,但是我却知道这是刑事案件,庄少楼家不接受私聊,吴浩肯定会被判刑。

  下午我正在上课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来了电话。有种预感这是吴浩给我打的电话,正是李吉英的课,但是我连想都没想,直接跑出了教室。就算是校长给我上课,也不如吴浩的电话重要。

  “喂,吴浩吗?”接起电话,我亟不可待的问道。

  “有什么消息,庄少楼死了吗?”声音有些秃废,吴浩直截了当的问我。

  这一晚上时间,还不知道吴浩是怎么度过的,我真是心疼他。当我告诉庄少楼没有死,只是轻伤重型,他兴奋的不行了,在电话里一个劲的傻笑,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已经绝望,当庄少楼被自己杀了,突然得知他没有死,即便是判刑,对此时的吴浩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了。

  “王东,我劝他们了,可是我姑父不听,非得要告吴浩。”咬着下嘴唇,孙亦敏有些愧疚。

  “傻瓜,管你什么事,别自责了!”笑了笑我对孙亦敏说。

  我们还是孩子,当家长的怎么会听进我们的话,在他们眼中我们不成熟,不懂事。

  “王东,王正,你们俩给老子滚出来!”

  下午最后一节课,吴浩突然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正上着课,老师,学生都把目光转向了他。倚在门框上,吴浩手中叼着一根烟,看上去酷极了,帅爆了。

  “你咋来了!”差一点掉下眼泪,我急忙走到了吴浩身边。

  “你们是俩娘们吗?都他妈给我把眼泪擦干。跟我去自首,我爸说了,就算判刑也判不了多久。”朝着我和王正一人一拳,吴浩笑呵呵的说。

  根本忍不住,我和王正都掉下了眼泪。这是我们最好的兄弟,是我们的老大,是我们最信任的人,可是他要去自首,要去坐牢了。

  虎父无犬子,吴浩爸爸也不是简单人物,不然吴浩也不会第一时间就给爸爸打电话。若是换做我,我就是告诉我爸也没有用,只会让他担心。

  “吴浩……你……你没什么话对我……对我说吗?”

  走出了十几米,白姗姗突然在身后大声冲着吴浩喊。白姗姗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可是她顾不得这么多了,上着课跑出教室,她太想吴浩了,心里憋着一肚子的话。

  “呵呵,还有什么好说的,分手呗。对了,以后你再处对象,不能找丑的,不然我也没有面子。”淡淡的笑了笑,吴浩对白姗姗说。

  认为自己毁了,吴浩不想拖累白姗姗。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吴浩的心思,我觉得他挺傻,可是想想自己,其实这很正常,喜欢一个人,想要的是对方幸福,哪怕是伤了对方的心。

  “分?我就是等你,死等你,等你一辈子,你没有权利和我分手!”跑过来,白姗姗把吴浩搂住,痛不欲生,她是个小女人,吴浩看到她哭,肯定心疼坏了。

  我和王正对视一眼,便朝着学校门口走去,给他俩留点时间。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学生们都已经放学了,吴浩的身影总算是出现了。

  看着我俩,吴浩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的眼睛有些红,估计刚才和白姗姗在一起哭过了。

  “警察叔叔,我来自首!”

  从来没有进过局子,我们都觉得挺刺激的。吴浩一点也不害怕了,反而一副兴奋的样子。

  vH酷x匠l网L唯G一y正…√版/,其他都R)是8盗;◎版;:

  “呵呵,自首?犯什么事情了。”警察连头都没有抬,懒洋洋的说。

  “也没啥事,就是昨晚杀了个人。”笑了笑吴浩对警察说道。

  “什……什么,别动!”警察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吴浩。

  我和王正都笑出了声音,这厮真是太可狠了,这个时候还在开玩笑,连警察叔叔都敢逗。

  “警察叔叔,我……疼死了,你放开我,我没有杀人!”疼的呲牙咧嘴,只能和警察求饶。

  被警察一招制敌,吴浩脸被按在桌子上,真是狼狈极了,不过他这属于活该。

  吴浩被看押起来了,我和王正走出了警局,从兜里掏出烟,递给吴浩一根,我俩都没有说话,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王东,我想去喝酒,你陪我吗?”看到一个地摊,王正停下了脚步对我说。

  “好,不醉不归!”笑了笑我和王正一同坐在了地摊上。

  吴浩被判刑是肯定的了,生活还得继续,可是没有他我真的好不习惯。

  我和王正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喝的酩酊大醉,一醉解千愁。我的好兄弟吴浩,我们等你,等你出来,你永远都是我们的老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