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和陈琳的事情,还是被顾言知道了。我甚至做了逃跑的准备,但是心里也有些侥幸心理,有吴浩在,说不定顾言打我一顿,就能放过我。

  “东哥,你牛啊,陈琳那丫头味道如何?”一直专心打游戏的胖子突然回过头,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

  不单单只是胖子,顾言所有的兄弟都从电脑屏幕转向了我。我的手心里紧张的都出了汗,和他们大嫂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你倒是说啊,陈琳的滋味怎么样?她最喜欢小白脸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顾言笑道。

  陈琳心里只有顾言一个人,而且我也只是拿她当姐姐,虽然和她挨得近,我身体会有反应,那只是出于本能,我无法控制的。

  陈琳那么喜欢顾言,可是他当着兄弟的面调侃她。我瞧不起这种不珍惜别人感情的人,哪怕他是顾言。

  “言哥,你够了!我和琳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今天你打死我我也要说,琳姐那么喜欢你,你这样说她,你觉得对吗?你配不上她!”有些激动,我也不管顾言怎么对我了。

  陈琳对我好,我不想听到有人侮辱她。可是当我说完了,我就后悔了,顾言根本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

  可是我说完,顾言的兄弟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我说得对顾言就是配不上陈琳之类的。顾言盯着我看了一会,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对不起,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我知道你和陈琳没什么事情,你和她的事情就是她告诉我的。”苦笑着顾言对我说。

  有些惊讶,没想到顾言居然会跟我道歉,他此时根本不想大混混,反而像是邻家大哥哥,要是我能跟他混,那该有多好啊。

  “言哥,我……你别生气啊,琳姐太喜欢你了,我就是觉得你对她不够好,那天陈琳姐为了你都哭了!”小心翼翼的我试探着对顾言说。

  顾言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想着什么。他的兄弟们也不逗他了,看着顾言,出奇的安静好像顾言和陈琳两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这小子勾的老子咋都想哭了,出来,老子和你谈谈心!”一边朝着网吧走出去,顾言一边对我说。

  跟着顾言我走出了网吧,我心里挺忐忑的,不知道他对我说什么,或者说他只是想把我叫出来,打我一顿。

  酷B匠,网C唯一正k版Q?,其_他m都KX是盗-T版o3

  “我这一辈子只喜欢过一个人,你知道是谁吗?”看了我一眼,顾言摇了摇头说道。

  从兜里掏出烟,顾言自己点上一根,把烟盒递到我面前,我也没有客气,便拿了一根。

  “不知道,反正不是陈琳姐!”深吸一口烟,我对顾言说道。

  “错,老子就喜欢她一个人,从见她第一眼,我就喜欢上她了!”苦笑着顾言对我说。

  有些意外,陈琳一直说顾言不喜欢她,而且给我的感觉,顾言一直对她冷冰冰的。在我看来,一直是陈琳在努力,而顾言根本就没有接受她的爱。

  “那你为什么不好好和琳姐在一起啊!她真的很喜欢你!”想了想我对顾言说道。

  “呵呵,你知道陈琳家是干什么的吗?明珠化工你听说过吗?那就是陈琳他爸的厂子!”顾言有些失落,脸上一直挂着笑,但是我却觉得他很无奈。一家知道一家,也许是我误会顾言了吧。

  没想到陈琳家里这么有钱,明珠化工可是我们县扶持的工厂。在我看来这是好事,要是顾言和陈琳结婚,他可以少奋斗不知多少年。

  “那又怎样,这不算坏事吧!”盯着顾言的眼睛,我小声的嘟囔着说。

  “呵呵,你真几把是小孩。我他妈就是个小混混,那天我还帮着陈琳爸爸摆了场子,你觉得他会让陈琳嫁给我吗?”把头转向我,顾言冷冷的说道。

  听了顾言的话,我尽然无言以对。在我看来顾言就是高高在上,可是他却在陈琳面前自卑,和我有些相像。

  难道地位不同,两个喜欢的人想在一起真的不可能吗?可能,不过这只是童话里的故事。

  “言哥,我好想懂你了!”笑了笑我对顾言说。

  “记住男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什么都没有,就是个几把!”眼放光芒,顾言眯着眼睛对我说。

  男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顾言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刺进了我的心。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没钱,没权,根本就不能算男人。

  “今天咱俩的谈话别告诉别人,我也不知道咋了,居然和你说了这么多!”站起身,顾言就朝着网吧走去。

  我现在好像找到了奋斗的目标,哪怕不因为任何人,我也要奋斗,没钱,没权,只会让别人瞧不起,连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

  “想跟我混对吧,有摆场子的时候,我让吴浩喊你一声,给你个机会,但是你要是不行,我也不会收你!”在网吧门口,顾言回过头对我说。

  我笑着点了点头,这个机会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要和吴浩一样,不耽误学业,也要在社会上有一席之位,我不想再做以前的那个怂,只会逃避,不敢面对。

  我还要娶好几个老婆,孙亦敏,刘玉,老子全部都要了。李燕是我最爱的人,没有之一,无人能代替,我也要把她重新追回来。我要让她们都做我的女人,因为我都爱。

  别说我疯了,我没有疯,只是我有了目标,我有了动力,我不在迷茫。

  晚上老狗来了,把准备好的钱给了他。看在顾言的面子上,老狗又让了我们五百。虽然穷,但是该做的我们也得去做,我们几个商量着请顾言他们吃顿饭。

  顾言不是矫情的人,也没有客气。可是在烧烤摊上刚坐下,顾言的手机就响了。

  “兄弟们,来活了,挣钱去!”挂断电话之后,顾言站起身笑道。

  王正自动退到了一旁,顾言曾经给过他机会,但是他没有把握住。

  “东哥,你别让我失望啊,我看好你!”坐在面包车里,顾言对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猪猪无敌说:

  谢谢那些为了这本书花钱的兄弟,没有你们这本书差不多就被强制完本了。谢谢每个投票送挖掘机的兄弟,真的谢谢了!

  我后台有个数据,每天投票的人,还不到一半。希望弟兄们每天都送一下免费的挖掘机好吗?真的连一分钟都用不上,追书之后,点击撸撸或者签到,然后就能投票了。另外关注一下酷匠微信平台,能送20台挖掘机,谢谢大家了!是你们撑起了这本书,咱们一起努力好吗?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