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委屈,我怎么会不知道李燕太委屈呢?因为她刘玉的孩子掉了,李燕心里肯定特别的懊恼,特别的愧疚。可是在她失魂落魄的时候,没有人来给她安慰,没有人给她肩膀,没有人给她拥抱,我反而对她特别的凶。

  心里有愧疚,也有无奈,我不知该怎么面对李燕。离开她是我不对,我该死,可是我不能安慰李燕,若是让病房里的刘玉知道我对李燕好,我怕她不高兴,既然选择了刘玉,我只能负责。

  “收起你的眼泪,你让我觉得好恶心!”冷笑着,我对李燕淡淡的说。

  心在滴血,我怎么能够对燕子如此的狠心啊。对不起,彻底的把我忘记吧,别在让你我伤心了。

  “王东,你不是这么狠心的,对吗?你只是心情不好才对我这么凶,对吗?我不在乎,我现在什么也不在乎了!”抓着我的胳膊,李燕近乎祈求的说。

  “李燕,你够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刘玉的事情我不想再去计较,以后咱们就当是陌生人,谁也别和谁说话了!”甩开李燕的手,我狠狠的说道。

  李燕的性格,不可能让我一颗心分两半,刘玉现在还躺在病房里,我必须要对她负责。

  “王东,我……我做不到啊,我还爱你,我已经不计较这么多了,是我不好,是我任性,我改,我什么都可以该!”哭着李燕抽泣着说。

  心如刀绞,燕子,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更不值得你去爱我,把我忘记吧,彻底的忘记吧!

  “滚开,别在这里碍眼!”皱着眉头,我狠下心咬着后槽牙说。

  “别这样,好吗?王东,你还要我怎么做?为了你,我和我爸妈都快闹翻了,为了你,我低声下气的求你,为了你,我如此的狼狈。我对你的爱是不是特别的卑微,我是不是特别的贱?”泣不成声,李燕绝望的盯着我。

  好像抱住燕子,告诉她我还爱她,很爱很爱。想哭,但是我忍住了,可是身体却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

  “李燕,你在装什么可怜?你这样没有人可怜你,反而让人觉得你特别贱!”孙亦敏站起身,冲着李燕喊道。

  “你给我滚开,你是什么东西,别管老娘的事情!别人看不透你,我可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心情不好,李燕对孙亦敏破口大骂。

  “你……你简直就是个泼妇!”孙亦敏站起身,朝着李燕扑去。

  没想到孙亦敏看上去如此的温柔,可是却也有野蛮的一面。本来就是她坐在外面,我根本拦不住她。

  “你们给我住手!”

  我大喊一声,可是李燕和孙亦敏不听我的,俩女生扭打在一起。孙亦敏刚到我们班,没什么朋友,可是李燕不同,她在我们班人缘不错,而且白姗姗还是她最好的闺蜜,当然不好袖手旁观。

  根本就拉不住,而且白姗姗怪我欺负李燕,还趁机挠了我几下,我手都被她给抓破了。可是我却不能跟她翻脸,她可是吴浩的女人啊,而且除了李燕的事情之外,白姗姗对我还算不错。

  “血……李燕你真的好狠,你……你至于吗?”

  被李燕推到,孙亦敏的脑袋正好磕在桌子上,血顿时就流了下来。

  “李燕,你到底想干什么?”扶着孙亦敏起来,我气的浑身打着哆嗦。

  “我不想解释,我根本没有用力,孙亦敏是自己故意摔倒的。”心灰意冷,李燕淡淡的对我说。

  “李燕,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你变成什么样了,你……你简直就是个泼妇!”依偎在我怀里掉泪,我有些心疼孙亦敏。

  “呵呵,还不是拜你所赐。王东,记住你今天带给我的屈辱,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为你流一滴眼泪!”忍着眼泪,李燕嘴角有些抽搐。

  在我们镇上我和李燕逛街的时候,没有钱,我给她买了一个白色的戒指。对我失望,李燕从手上把戒指摘下,然后用力的仍在了我的脸上。

  看着地上的戒指,我有些想哭。她真的委屈吗?可是我该怎么做呢?我怎么做才能让所有人满意呢?

  慢慢的把戒指从地上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土。上面还有李燕的香味,我想放在鼻子上闻一闻,上面还有李燕的香气,我想放在胸膛上,上面还有李燕的体温。

  “你带过的东西,我觉得好脏!”笑了笑我把戒指扔进了垃圾桶。

  就让我和燕子成为仇人吧,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再想念彼此,让彼此彻底消失在对方的生命里。

  “王东,我要把你打醒!”冲过来,白姗姗就要打我。

  “姗姗,别……别这样,我败得一塌糊涂,你……给我留点尊严吗?”想忍着眼泪,可是李燕没有做到。

  没有搭理李燕,我扶着孙亦敏去了医院。像这种小伤,其实在门诊就可以,但是孙亦敏怕以后留疤,坚持要去医院,我当然不能说别的。

  “李燕真是太狠了!敏儿,你疼吗?”一脸关心的看着孙亦敏,刘玉白了我一眼,怪我没有把孙亦敏照顾好。

  来到医院,把事情和刘玉说了一遍,说的过程中,刘玉一个劲的骂李燕贱,不是好东西之类的,听到她骂李燕我心里不舒服。

  “都怪我太冲动了,可是我真没想到李燕……”有些委屈,孙亦敏说着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李燕就是太贱了,等我好了,我和你一起去打李燕。”想替孙亦敏出气,刘玉愤愤不平的说。

  “够了!我不想再和李燕有任何的牵扯,你也别给我整事!”听不下去了,我冲着刘玉大声喊道。

  不想在听到有人说李燕的坏话,我走出了病房。我想找个地方静静,我觉得我的脑袋就要裂开了,我不知这几天做的事情,到底对还是不对,刘玉的孩子掉了,我有些麻木。

  “弟弟,你去哪里?”陈琳把我喊住。

  一直在医院陪着刘玉,陈琳的性格坐不住,对我确实不错了。

  …看8正版章&}节上?G酷匠0网GM

  “姐,我想自己静静,好吗?”笑了笑我对陈琳说道。

  “你这样容易憋疯,来,姐领你去一个地方!”拉住我的手,陈琳笑着对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