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总得给我们个理由吧,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报警!”

  抓住吴浩的衣领,领头那人就推了他一下,吴浩酒喝得多脚下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见吴浩吃亏,我也有些怒了,一边把吴浩从地上扶起来,一边皱着眉头对领头那人说。

  “小屁孩,还敢威胁我,你们这是黑网吧,你们敢报警?”从兜里掏出烟,领头那人轻蔑的说。

  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肯定不会报警,如他所说,我们这确实是黑网吧。但是他们要是欺人太甚,我们惹不起他们,只能报警。

  “大不了网吧不开了,你们看着办吧!”吴浩的胳膊被磕青了,我有些心疼,反而不怕他们了。

  “呵呵,这个网吧老板欠着我们钱,现在人跑了,这个网吧当然归我们喽!”冷笑着领头那人对我说。

  虽然是黑网吧,四千块钱也确实价格太低了,我早就觉得有不妥之处。看来原先的老板想把网吧快点转手,好有逃跑的经费。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把坏事当成了好事。网吧我没有投钱,可是我也是老板之一,我不想网吧就这么黄了。

  “哥,以前那个老板欠你们多少钱,我们想办法给你凑齐!”想了想我苦笑着对领头那人说。

  “哈哈,他连本带利欠着我三十多万,你们能还得起?这样吧,看你们这么小,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给我两万块钱,这个网吧就归你们了!”想了想领头那人对我说。

  两万块钱对我们来说,可是天文数字,而且这个网吧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可是这是我们的心血啊,也投了钱,废了心。

  吴浩酩酊大醉,直接睡在了椅子上。他才是老大,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得让吴浩做决定。

  “哥,给我们一天时间让我们考虑考虑行吗?我们老板醉了,明天这个时间,你们再来吧!”试探着我小心翼翼的对他领头那人说。

  “滚蛋,你不是老板,跟我谈个几把,你把这话转给他吧,明天晚上我再来一趟!”用手指了指吴浩,那人转身离去。

  社会上的混混,我们没有认识的,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等明天吴浩醒来,让他做决定。其实我也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是我怕吴浩和王正他们说我傻逼。我想去请顾言帮忙,虽然我也觉得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我想试试。

  “还能怎么办,网吧关门呗。”

  第二天醒来,我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和吴浩说了一遍,他想了许久,然后做了决定。我们只是学生,在社会上的混混面前,狗屁不是。拿不出那么多钱,吴浩的决定是正确的。

  “耗子,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有些不甘心,我苦笑着对吴浩说。

  “不用关门,大不了晚上和他们拼了!”王正把手里的烟狠狠仍在地上,眯着眼睛说道。

  “晚上再说吧,我头疼的厉害,我再去睡一觉!”不再搭理我和王正,吴浩索性趴在了桌子上。

  我们都不甘心啊,仔细看了看网吧,和它有些感情了,难道就这样被人夺走吗?

  突然看到柜台上顾言的名片,我想给他打个电话试试,万一……万一他能帮我们呢?

  偷偷的拿起名片,我走出了网吧,我不敢让吴浩和王正看到,我怕他们说我傻。

  “言哥,我是快网网吧的老板,您还记得我吗?”电话接通之后,我小心翼翼的说。

  “哎呦……啊……你说……我……我记得,什么……什么事情?”顾言不知道在干什么,不停的喘着粗气。

  “言哥,有人要抢我们的网吧,晚上您有时间过来吗?”想了想我对顾言说道。我的心狂跳不已,要是顾言拒绝我,我们的网吧也只能关门了。

  “有时间我……我就过去,给我……给我留个好点的……机子。”依然喘着粗气顾言对我说。

  “放心吧,言哥!”喜出望外我有些激动。

  等着顾言说话,可是他没有再搭理我,但是也没有把手机挂掉,估计是把手机放在一旁了。我刚想挂断电话,我就听到顾言说道:“你妈逼,你别咬啊,疼!”

  酷(o匠,3网唯一R正`版/h,M其◇+他都是盗r版$

  “你这个死变态,老娘不伺候你了……咦,电话怎么还没有挂掉?喂!”

  我再傻也知道顾言在做什么,我还没来的挂断电话,那个女孩就拿起电话对我说话,吓得我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心里虽然高兴,但是还是有些忐忑,顾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说的话我不敢完全相信。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听到她的声音,我不由皱起了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