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顿火锅,周峰的话一次又一次让我吃惊,但之前的所有惊奇,都没有最后这两个字给我带来的冲击大。

  洪帮,无数小说电影里都出现过的这个名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居然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跟前。

  我脑子懵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哆嗦的对周峰说,“这么说,你们就是洪帮的人?就是那个电视里经常出来的洪门?”

  周峰点了点头说,“我们是洪门之人,不过洪门这两个字只对帮内兄弟说,对外只能称洪帮,这是规矩。”

  我不太明白这里头有什么区别,不过也没问这些,而是张口对周峰问到另一个问题,“峰哥,那现在我也是咱们洪门的人了?”

  周峰听到我的话,张嘴哈哈笑了几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都说’青帮一条线,洪门一大片’,咱们洪门的入门的规矩不多,愿意入会,有担保人,即可称兄弟入门,不过门槛儿还是有的,拜山烧香都必不可少,你现在还算不上门内兄弟,不过此事过后,我可以做你的担保人,引荐你入门。”

  我大概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想入门得做好他交代的事情,算是拜过山头,然后才能烧香入会。

  听完他这些话,我心里因为乍然听到洪门这俩字带来的激动之情也稍稍缓解了一些,说实话,这俩字给我带来的冲击的确是很大,不过我并非是太好高骛远的人,原本只是讨生活混口饭吃的营生,忽然跟洪门这么高端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太贪心了。能入门当然好,不能的话,我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得失心。

  我仔细思索了一番,这才对周峰说道,“峰哥,我这条命可以说都是你救的,帮忙做事是应该的,有什么吩咐,你直接说就是了,我唯一的一个要求是,程总待我不坏,不管真心还是假意,他都提携过我,我也从他身上学到过很多东西,要是直接对他出手的话,我下不去手。”

  这是我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在答应周峰为他做事之前,我必须坦白这一点才行。

  周峰听到我的话,有些惊奇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笑着说,“谈不上对程龙出手,现在还没到那个程度,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还要商议着来,不过你的要求我答应你,如果最后对他出手的话,不会交给你。”

  我松了口气,只要不让我直接对程总出手就行了,虽说一边对付程总,一边又要求最后时刻不要让自己出手,这听起来很虚伪,但这种局面之下,我心里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话题又回到了下一步的计划之上,周峰开口说,“大概的情况你们也都了解了,在鄂城,不光咱们洪门的势力进来了,袍哥会和青帮全都在往这边发展,程龙现在有独立出去的野心,咱们直接撕破脸的话,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之前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先稳住程龙,保住咱们之前的努力,然后再一步一步把程龙逼出局。”

  陈东点了点头说,“这件事六爷拿主意就是了。”

  我有点惊奇他对周峰的称呼,不过想来应该是洪门里面的称谓,我也没多问,陈东说完,我也点点头说,“峰哥你拿主意吧。”

  周峰点点头,继续说道,“既然这样,那么下一步主要是虎子这里,你现在已经是午夜歌城的经理,算是管了午夜歌城的半壁江山,另外那个刘宇昭是程龙的人,只要把他逼出局,让程龙暂时安插不进去人手,你就是午夜歌城的实际管理人,到时候我出面表态之后,你就把午夜歌城牢牢抓在手里,咱们就算是把程龙从午夜歌城里逼出去了,然后再考虑吉祥大酒店那边的事。”

  陈东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周峰的说法。

  hJ酷+匠#L网0g唯@一F正9m版fJ,=其O!他:都g|是(/盗版R!

  我也点了点头,论局势和大局观方面,我屁都不懂,听周峰的话肯定没有错。

  拿定了主意之后,剩下的就是想办法搞掉刘宇昭了。上次刘宇昭针对我那件事中间,周峰虽然一直没有出面,但实际上也是做了很多动作的,蔡成杰被搞掉也是他的手笔,所以现在午夜歌城的暗势力基本上都在陈东手里,这是对我们很有利的一方面。

  不过即便如此,刘宇昭手底下也还是有人的,最近他也在大肆培养自己的人手,上次吴金贵要报仇的那个肖鹏飞,就是刘宇昭现在重点培养的人,应该也是程总准备扶植起来跟陈东做对的人。

  明面上直接撕破脸皮干架已经被周峰否决了,所以就只能从其他地方下手,抓到刘宇昭的把柄,然后再对他动手,这样的话,程总那里也没话说。

  我思考了一下,最开始刘宇昭要对付我的时候,就是公司的账目方面有问题,现在要对付刘宇昭,从这方面动手应该是最稳妥的。

  跟周峰说了之后,周峰点点头说,“账目方面的问题我也很清楚,不过程龙一直把这方面把控的很严,虽然我很清楚账目的问题,但找不到证据也没办法。当初把你安排进去,也是想埋下个暗棋,只不过没想到你发展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交待什么,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程龙也是个狠人,为了保住账目,不惜把你升到现在的地位。”

  今天周峰跟我说完内情之后,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先前答应程总从财务那边抽身出来,实际上是毁了周峰的计划,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说,“这事儿是我的错,当初不该答应程总的。”

  周峰摆了摆手说,“不怪你,是我没跟你说清楚。何况现在说对错也没意义,最重要的是,咱们得想个办法再插手进去,这样才能找到对付刘宇昭的证据。”

  听他这么一说,我脑子里倒是想起了一个人。

  吴金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