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在宋池那里,我就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女的居然还真的来了!

  这一下搞的我有点手足无措,难道真的要在办公室里白日宣淫?我想起当初在刘宇昭办公室里见到的那一幕,当时我又是羡慕又是鄙视的,没想到,现在我自己也搞起来了。

  看到我有点发愣,秦姐转身把门关上锁紧,然后扭着屁股走过来,身子斜靠在我办公桌上,娇滴滴的开口说,“李哥,不是你叫我来的嘛,怎么人家来了,你又不说话?”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开口说,“秦姐,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哈哈哈……”她又是一阵笑,笑完之后,走到我背后,伸手在我肩膀上捏了两下,然后趴到我背上,嘴巴在我耳朵边一边吹着气,一边说道,“看来你是不欢迎姐姐来了,那就算了,我走了哦。”

  本来还好,结果被她这一挑逗,我可忍不住了,抓住她胳膊,把她拉到我跟前,恶狠狠的说,“来了这里你还想跑?想得美。”

  说完,我弯下腰,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往沙发那边走过去,直接把她扔到沙发上,正准备自己脱衣服,结果秦姐坐起来,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反而是拉着我,把我推坐在沙发上,然后在我面前跪了下去,伸手解开我的裤子,然后嘴巴凑了上来……

  等她走了之后,我坐在办公椅上,心里还不由回忆刚才的滋味儿。

  都说酒色财气是男人最基本的欲望,别的不说,色这一个字,是个男人恐怕都把持不住,或许有些男的能经受诱惑,但我估计那也是诱惑不够,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就是个俗人。从当初跟方小晴开房之后,我就注定已经堕落了。

  现在学校也回不去了,我也只能在黑道上混,把感情和肉体分开,堕落就堕落吧。

  心里看开了,我也不把这些事情当回事了,日子还是照常的过,宋池经常会往我这里带个女的过来,我也来者不拒,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秦姐,后来我跟她聊过,她今年二十三岁,年龄不算小了,比我大好几岁,或许这就是年龄大的好处,会服侍男人。

  来KTV的时间不短了,眼瞅着都要到过年了,等过完年,袁东和张杰他们就要从少管所出来了,这俩家伙算是替我坐的牢,说起来我心里对他们有很多愧疚。

  等他们出来之后,学校肯定也回不去了,到时候得跟程总说说,让他们也来这里,不求混成什么样,起码先有份饭吃。

  想起来这些事,我心里有些烦躁,他们进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忙活了这么久,也没混出来个什么样子,当初他们刚进去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我在外面好好混,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起码也混成个人样,能让他们跟着我享福。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估计他们还得出来跟着我一起受罪。

  不过不管是好是坏,一世人两兄弟,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们俩是我一辈子的兄弟,这点绝对不会变。

  临近过年的时候,我去库房了一趟,从我升职之后,接替我管理库房的,一直是吴金贵这小子,现在他还是在这里工作,看到我过来,吴金贵跟我聊了一会儿,这家伙性格内向,平时一般不说话,也就是跟我能聊两句。

  说了几句话,吴金贵忽然跟我说他过了年后就要辞职了,我一愣,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工作机会。

  我知道这家伙只是高中毕业而已,没文凭,家里条件也不好,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跟我想的一样,他摇摇头说,工作的事等从这里辞职之后再找。

  他这话让我皱起了眉头,连工作都没找好,就准备辞职,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问他说,“是在这里工作的不顺利?还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虽然不管理库房这一块了,但名义上公司的事情我都能管,而且我对吴金贵这小子很熟悉,这家伙性子懦弱,以前我就见过他被蔡成杰打,被打了他还是一声不吭,要是遇到这种事情多了,他要辞职的话我也能理解。

  结果我问了半天,这家伙纯粹的一个闷葫芦,什么话也不说。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跟他说,“你要真不想在这里做了,想离开我也不能拦你,但你要是在这里受委屈了,告诉我,我是这里的经理,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能帮你处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需要帮忙的话,你去我办公室里找我就行了。”

  说完我就走了。

  虽然跟吴金贵关系不错,但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造化,他需要我帮忙了,我肯定会帮,但他要是一直都是这个懦弱的性子,连被人欺负了都不敢跟人说的话,那我也帮不了他。

  之所以跟他说了这么多,多半还是因为看着他,我想起来自己以前的样子,很多时候人都是陷入自己给自己制造的麻烦里面不可自拔,能不能走出来,得看他自己。

  _酷z匠?网首k_发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KTV里的生意也愈发红火了,每天晚上都是爆满,人多了事情就多,连我这个平时闲的过分的经理也忙起来了,包厢那边经常会有顾客闹事儿,多数都是一些喝多的人,调戏包厢公主啊,破坏东西还不愿意赔偿啊之类的事情。

  又一次发生了一起调戏包厢公主的事情,王成礼给我打电话,说客人闹的很厉害,他撑不住了,要我过去处理。

  我过去之后,看见个胖子,穿着一身西服,脖子上却挂着金链子,看起来土不拉几的,正在发脾气,冲着王成礼大吼着说,“老子在这里消费了三四千,你们不把我当客人是不是?过来陪唱的女的凭啥我不能碰?”

  王成礼在旁边使劲儿道歉解释说,陪唱的姑娘是不出台的,想要玩出台的,他可以去安排。结果他赔礼了半天,那胖子更来劲了,口口声声说,必须要刚才陪唱的姑娘才行。

  听到这个胖子的话,我心里就满是火,消费个三四千块钱就当自己是大爷了,以前我还在学校的时候,过来玩一次,一群人也得两三千的花。再看看胖子这身奇葩的打扮,估计也不是什么人物,喝点酒就在这里装大爷。

  我抬头看了下,站在王成礼后面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姑娘,此时正在低着头哭泣,受害者应该就是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