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的话,站在旁边的陈东的一票兄弟全都傻眼了,彪呼呼的一群大汉,平时拎刀子跟人干架从来都没怕过,现在却是惊恐的看着我,有的眼神还往陈东身上瞟。尤其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大脑袋胖子,已经趔着身子,往后面缩出去了两步,似乎面前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一副恨不得转身就跑的模样。

  这下子我倒是无所谓了,你恶心我,我也恶心恶心你。说完我就笑呵呵的看着陈东,故意做出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

  我现在基本上也确定了,陈东绝对已经搞明白了今晚发生的事,既然跟着我来了这里,那就表明了他的态度。反正他肯定会帮我,恶心他两句不至于乱了大局。

  果然,陈东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转头冲着他的一群老兄弟吼了一句,“这里没你们事了,都他妈给我滚蛋吧。”

  他这一声吼,早就站不住的一群人马上就要作鸟兽散,结果这时候陈东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赶忙补充了一句说,“你们没事别乱嚼舌根子!”

  他不说还好,一说算是炸锅了,几个人头脸上惊恐的表情更浓,转过身,跑的头也不回。

  “你让他们都走了,咱们俩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有点不放心,开口对陈东问道。

  “你给我闭嘴!”这下换陈东对我吼了,他转过头来瞪着我,脸上黑的可以刮下来一层灰。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尽量让自己做出来一副情深深雨蒙蒙的样子,陈东估计是被我恶心的实在受不了了,连骂我都没骂一句,抬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宾馆,转头就走,看样子一句话都不想跟我多说。

  他很不爽的样子让我更开心了,也就没再问他安全方面的问题,反正我跟他在一起,要死一起死,实在没什么好怕的了。

  到了宾馆,陈东开好了房间,进屋之后,倒头就睡,蒙着被子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多说,看来被我气的不轻。

  这家伙,实在太小气了,不就是开个玩笑吗?

  早上起的玩,我这会儿兴致勃勃的也睡不着,小心检查了门窗,把门链都扣好之后,我就坐下来玩游戏了,一直玩到天蒙蒙亮,也没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我这才过去睡觉。

  澡没洗,连衣服也没脱,我就合衣躺下,万一发生什么事了,跳起来就能跑。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老江湖我算不上,胆小却占了十成十,说起来有点丢脸,不过跟命比起来,脸面实在算不上什么。

  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杀了赵大海,被警察抓走时候我内心的恐惧,说实话,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走到尽头了,法律条文我没读过,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做梦都没想过当时我能逃过一劫,但既然逃过去了,这条命就更显得珍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实在没打算交出去。

  睡醒之后一抬眼,旁边床上空荡荡的,陈东居然消失不见了。我心里一个激灵,再也没睡觉的心思了,赶紧探头往四周看了看,还好,没有别人,房门也紧紧关着,看来没有危险。

  才刚放松下来,陈东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一幅小心翼翼胆小如鼠的模样,满脸的鄙夷,指着我说,“胆子小成这样,你干嘛跟刘宇昭做对?”

  昨天陈东一直没有把话题点破,我也乐得跟他装聋作哑,现在他既然把话调开了,我就没什么顾虑了,摊摊手,很无奈的对他说,“你以为我想啊,程总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我就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矛盾根本无法调和。要是人家愿意我投降,我绝对举双手双脚的同意。”

  陈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这话说的不太对吧,刘宇昭不管要做什么,只要你完全配合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不至于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U看6/正iq版章d节》上酷匠…网_,

  我摊摊手,假装看不到他脸上的玩味笑容,回答他说,“说到底是个信任问题,我是程总提拔的人,他不可能信任我。”

  陈东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古怪,继续问我说,“那要是他信任了你呢?你还会不会跟他做对?”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开口说,“我他妈又不是傻,程总的腿比他粗,我放着粗腿不抱,干嘛去抱他的死人腿?再说了,程总对我有恩,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陈东点了点头,终于不再说话了,坐到电脑桌前,开始穿衣穿鞋。

  妈的,都是一群老狐狸,话里话外全是试探。现在我再看不出来陈东是程总的嫡系就是真的傻了。

  亏我之前还担心今天查账的时候,程总会不会被刘宇昭给蒙蔽过去,现在看来,程总应该早就对刘宇昭有疑心了,说不定我一来这里就被安排到财务方面,就是程总布好的第一步棋。

  接下来让我彻底接手KTV的账务,逼迫刘宇昭狗急跳墙,估计都是程总算计好的事情。今天不管刘宇昭能不能把账目掩盖过去,有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足以证明他内心有鬼了。

  更深一步想想,连我会遇到危险的事情,程总说不定都已经安排好了对策,只有我还傻傻的担心自己的安危,愁的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虽然是针对刘宇昭的,但我在这件事里面的表现应该就是程总对我的考核了。就是不知道,这次考核我的表现程总满意不满意。

  看来程总之前跟我说的那番话一点都没错,打打杀杀是最低端的东西,真正混黑社会的人,玩的根本不是那一套。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管什么行业都是一样啊。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收拾妥当之后,我和陈东出了酒店,晃晃荡荡的去一起吃了饭,然后就勾肩搭背的往KTV去了。

  陈东这人很奇怪,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我本能的就很排斥他,而现在,有了一些接触之后,我却又很容易就跟他成了朋友,这个长了一张冰冷脸的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

  现在我一点也不担心刘宇昭了,这个可怜的家伙在KTV里翻云覆雨的玩的欢畅,但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只是在程总的手心里翻跟头而已,怎么着都翻不出程总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