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KTV里出来,陈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问我要去哪里打架,还嘀嘀咕咕的说,大半夜的,跟谁打架啊?是你脑子坏掉了,还是别人脑子坏掉了?

  我有点心虚的笑了笑,陈东这家伙是个闷油瓶的性子,一贯不多说话,这会儿倒是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句。我估计他已经有些怀疑我的目的了。

  刚才门口监视我的那个胖子,既然能站在KTV里面,想必就是KTV里面的人,我能猜出来他的目的,陈东估计也猜出来了。

  我才尴尬的要开口对陈东解释,他却不耐烦的摆摆手,说别扯没用的,要打架赶紧去,打完了收工回家睡觉。

  本来我还准备先跟陈东一起去吃点东西,扯扯淡,多拖一点时间,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带着他去吃东西,点了点头,就带着他一起往前些天我被打的地方去了。

  离着老远,我就隐隐约约看到那里有人,影影绰绰的,人数似乎还不少,但等我们走过去之后,却一个人也没有了,刚才那些好像是鬼影子一般,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看来刘宇昭的人已经发现了陈东,并不愿意出来跟他打照面。

  我有点失望,不过也松了口气。能引得刘宇昭出手,直接跟陈东发生冲突,就算是提前把危险暴露出来了,估计今晚就能把程总引出来,彻底弄死刘宇昭。但毕竟这么做还是有危险的,现在刘宇昭避而不见也是件好事。

  见我停下脚步,陈东开口问我,“就是在这里?怎么没见有人?”

  我摆了摆手说,“不知道,人家跟我说的就是在这里,估计是那些人知道我叫了人,害怕了,不敢来打架了吧。”

  陈东冷笑了一声,似乎有些嘲讽的说,“连动手的胆子都没有,这种窝囊废,你还需要叫我来帮忙?”

  说完,他也没再深究,直接跟我道了别,然后就转头准备离开。

  ,最I新*Q章$L节7u上酷@^匠B网1@

  这时候我又叫住了他,笑着问他有没有地方能收留我。

  陈东皱起眉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赶紧跟他解释说,我今晚跟家里说了不回去,原本准备打完架之后,请大家玩个通宵的,现在架打不成了,他要是愿意去完,大家就去玩个通宵,要是不愿意去玩,就帮忙给我找个地方睡觉。

  这句话不是我心血来潮,本来我就打算今晚一直赖在陈东身边不走的。之前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从中我就学到了一条最有用的道理,那就是面临危险的时候,越谨慎越好。刘宇昭可能要弄死我,现在不是啥大胆的时候。

  虽然说我从未在KTV说过我家的地址,但保不住刘宇昭会不会悄悄的跟踪我,所以还是留在陈东身边比较安全。

  陈东看我的眼神更加古怪了,沉默了一会儿,嘴角微微一挑,似乎笑了一下,不过这家伙天生面冷,这丝笑容也是转瞬即逝,没回答我的话,反而是回头问了问他带来的那几个兄弟,问他们今天晚上是要去玩,还是回去睡觉。

  陈东本来就跟我不熟,更别说他带来的这些人了,基本上跟我是头一次见面,压根儿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所以这伙人齐齐摇头,说是要回去睡觉,有个脑袋特别大的家伙还嘟嘟囔囔的说,KTV里啥玩的没有,兄弟们早就玩腻味了,大冷天的冻死个人,还是回家睡觉最划算。

  说完他还抱着胳膊,一副冷飕飕的样子,看的让人恶心。这家伙一身横肉,大冷天的就穿着一身单衣,冻死实属活该。

  叫他们一起去玩,也是权宜之计,不光他们不乐意,我自己还不乐意呢,现在正好,让陈东找个地方睡觉。我已经做好打算了,准备一觉睡到明天中午,然后直接跟陈东一起去上班,熬到程总出现,这件事就算是尘埃落定了,到时候不管刘宇昭是死是活,估计都没什么精力再来跟我扯淡了。

  心里算计的很没,玩玩没想到陈东问完了兄弟们的意见之后,回去睡觉的主意接受了,给我安排住处的事儿却根本不提。我着急又追问了一句,他摊了摊手,很无赖的说,“兄弟,我跟我女朋友住一起,你非要跟我回去住,难道是对你嫂子有意思?要真对你嫂子有意思,你早点跟我说,我现在就把你打死到这里,也算是防患于未然了。”

  真受不了这家伙了,说好的闷油瓶呢?现在板着脸开玩笑算是什么鬼?

  一边对他腹诽,一边我却又高兴了起来,今晚这事儿估计他也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现在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而且一口一个兄弟,看来是准备帮我忙了。

  所以我心里也不急,摆摆手就说,“我自己女朋友都多的照顾不过来,可没精力去对付你女朋友。反正今晚是赖上你了,要不你给我找个地方,要不我就去你家。大冬天的,三个人一张床,挤挤也暖和。”

  陈东一拳就锤到我肩膀上,瞪着眼就说,“还说没打我女朋友主意,这都准备睡一张床了!除非你把你女朋友也叫来,咱们俩谁都不吃亏,要不然你别打这个主意。”

  老淫棍!这家伙绝对是个老淫棍!我只是为了保命,这狗逼却是光明正大的准备玩换妻游戏了。

  都说皮里春秋口是心非,这家伙不熟悉的时候还真以为他多冷酷,敢情也是个猥琐淫荡的家伙,可惜了他这张冷酷的皮脸。

  我懒得再跟他扯犊子了,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店,开口说,“我不打你女朋友的主意,你也别打我女朋友的主意,瞅见那边的宾馆了没?过去那里开个房,咱俩今晚住酒店吧。”

  陈东眼一瞪,做出一副恶心干呕的模样,很气愤的指着我,准备开口说什么,被我直接打断了。

  我瞪着他,恶狠狠的说,“闭嘴,什么都别说,要不一起去睡你老婆,要不就跟我去开房,让老子睡你,去不去的一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