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学生时代很单纯,以前无论在二中还是明德,我都不这么认为,无论陈飞还是冯默,一个个都阴险的一逼,各种勾心斗角,让人防不胜防,许多次经历的危险,到现在我都还有些后怕。但真正走进社会之后,我才终于明白,那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校园里的斗争也有阴谋诡计,但那都是小打小闹,好人坏人很明显,只要用脑子,终究还是能分辨出来。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我到现在还好好的,没被那些人玩死就是明证。

  社会很复杂,学生时代即便经历阴谋诡计,好歹我也能整明白自己的敌人是谁,而社会就像个泥潭,困在里面,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甚至怎么掉进来的都不一定知道。

  现在我就处在一个泥潭里面,费尽了心力,我才搞明白自己的敌人在哪里,可究竟敌人是谁,到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

  陈东不像是好人,刘经理绝对也不是,那天吃饭时候跟我聊的很开心的蔡成杰当然也不是,这三个人里面,绝对有我的敌人。但要说他们三个人练手对付我,我也觉得不太可能。

  #酷*◇匠}网g%正版4!首:发7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三个人身份相当,利益有冲突,绝非铁板一块。

  小小的一个KTV里面,水深的很呐。

  如果只是为了解决我面临的困难,有一个很方便的捷径,就是去找程总,只要程总发话了,不管这三个人谁是我的敌人,都会站出来帮忙,这样的话,打我的那些人自然也会消失不见,难题就解决了。

  可是这件事不能这么解决。如果真的找程总的话,以他对我的赏识,这点小忙肯定会帮,可帮完之后,难免会对我很失望。

  程总不是个傻子,不会刚跟我认识没多久,就啥也不管,一门心思的帮我忙,我还没那么大的面子,即便我是周峰介绍来的也不行。

  程总之所以之前一直帮我,唯一的原因就是觉得我有潜力,他想培养我而已。

  以程总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手下是些什么人,要说他不能掌控自己这个KTV,那才是个笑话。所以说,说不定我这点事情早在他的预料之中,而这些事情之所以会发生,估计也是程总的一个考验。

  如果我早早去找程总解决,那就相当于我认输了,他会帮我处理,但以后我还想得到他的赏识,混到更高的地位,基本上就没可能了。

  上次跟周运他们打架的事,已经够我丢人的了。所以,这次的事情必须靠我自己的力量去解决。

  仔细分析了一下局势,虽然依然没有头绪,但最简单的道理我懂,KTV的三个经理里面,刘经理和蔡成杰绝对是穿一条裤子的,这很明显能看出来。既然他们的势力比较大,那就把他们当作假想敌就对了。

  三个人跟我都是刚认识,矛盾肯定来自于KTV里的利益,而两伙人里面,势力比较小的估计没什么精力来对付我,势力大的当然嫌疑最大。

  敌人的敌人,才能成为自己的盟友,所以,刘经理走了之后,我就去了陈东的办公室。

  进去之后,我发现陈东正在跟几个我不认识的人打牌,几个人说说笑笑的,似乎挺开心的样子,包括陈东。

  这让我有些意外,虽然跟陈东没见过几次,但他的性格明显能看出来,比较清冷,现在居然跟人说说笑笑的,十分奇怪。

  看到我,陈东估计也挺奇怪,收住了笑容,皱着眉头看着我。

  还不等他说话,坐在他旁边打牌的一个胖子就咋咋呼呼的说,“你谁啊?进门也不喊一声,一点规矩都不懂?”

  虽然来KTV里有段时间了,但陈东、蔡成杰他们做的事跟我完全不搭界,他的人不认识我很正常。

  陈东摆手制止了胖子的文化,给他们介绍说,“这是李虎李经理,说话客气点。”

  听完他介绍,胖子总算没再骂人了,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惊讶,不过也没有说话。

  不管怎么样,是程总亲自任命我做这里的经理的,这点面子,KTV里的人必须得给。

  介绍完,陈东冲我问道,“来找我干嘛?有事?”

  我点点头,笑着说,“也没什么事,这不快下班了嘛,我闲着没事,过来叫你一起去吃个宵夜。东哥,赏个面子呗。”

  我当然不是来叫他吃宵夜的,吃宵夜是借口,搞明白他对我的态度才是目的。

  陈东显然没想到我会来叫他吃宵夜,愣了一下,然后开口说,“吃宵夜当然可以,不过刚才刘宇昭跟说说了你跟别人打架的事。我先说好,要是KTV里有什么事,找我帮忙没问题,可你自己私人的事,咱们又不是很熟,我不会帮你的。”

  卧槽,这家伙就是个棒槌啊,哪有把话说的这么赤裸裸的,害得我刚才还拼命的挠头发,想着怎么从他这里找到突破口,结果过来就说了一句话,他就把底全交了。

  现在我还不知道是谁对付我,那我就也是个棒槌了。

  他说的刘宇昭,就是刘经理,赶紧那家伙过来跟陈东说的是,我要跟别人打架。怪不得陈东会拒绝帮忙,才只是一面之缘,要是陈东会答应,那才是有鬼了。

  看来我的敌人是刘经理。知道了敌人是谁之后,一切就好办的多了。

  我也没拆穿刘经理的谎言,只是摆摆手,笑眯眯的对陈东说,“东哥你别误会,刚才我跟刘经理就是随便一说而已,谁知道他居然来找你帮忙了。打架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今天就是找东哥去吃个宵夜而已,没别的意思。”

  陈东果然是个心思简单的棒槌,怀疑的表情完全写在脸上,反问了我一句,“真的?”

  我哭笑不得的点点头,连连跟他保证,说绝对是真的。

  现在我有点怀疑自己来找陈东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我是来找盟友的,可别是搞到最后,结果发现自己找了个猪队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