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着陈飞的鼻子大声吼道。

  我这句话半真半假,确实是因为警察局长亲自出面保住了我,不过局长并没有告诉我谁报的案。

  但是这种事我心里清楚就行了,除了我和周局长,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事,所以不管我怎么撒谎都没有影响。

  反正陈飞是不可能知道我有没有撒谎的,而且我是确确实实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所以我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这是我之前早就想好的办法,我早就想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陈飞可能会坚决不承认,所以我就想到了用这个办法来讹他!

  我确实没有真正的证据,所以这就是最好的办法,经过我前面气势上的压迫,然后现在再说出这句话,就能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陈飞无法分清我话里的真假,只要我在气势上表现出来了,就算完全说的是假话也会把他震住,让他深信不疑。

  如果他真的报了案,在我这样的气势压迫下,他肯定伪装不下去了,陈飞不是那种城府非常深的人,从他看到我的时候,就有些心虚了,如果他真的做了,就绝对装不下去了,如果他没有出卖我的话,不管我怎么笃定的说他出卖了我,他也不可能会承认。

  所以这是最有效的办法。

  我眼睛气死死瞪着他:“为什么?我对你不薄,而且还有新新姐这层关系在,为什么你还要出卖我?!难道你就巴不得我坐牢吗?!”还没等陈飞说话,我便愤怒的质问,这一切已经是假定在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的前提下质问。

  现在我完全是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质问他,首先在思路上就被我带了进去,我看见陈飞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表情,他似乎被我说的脑子都乱了,他就像被勾去了魂一样,失魂落魄的往后退了两步。

  而后……他猛的抬起了头,双眼猩红的瞪着我:“我也不想的,都是你逼的!”他状若疯狂的咆哮。

  这一瞬我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像是被刀扎了一样,心头说不出的苦闷和痛苦。

  松口气是因为他终于承认了,痛苦还是因为他承认了,哪怕我心里已经基本确认是他做的后,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我多希望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我多么希望最后道歉的是我,我多么希望是我冤枉了他。

  但是他终究还是承认了。

  陈飞承认了,但是我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目光灰暗的盯着他:“为什么?我什么时候逼你了?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因为我受够你了!”当陈飞承认后,他就像撕去了伪装,或者说终于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他面目狰狞的盯着我:“你以前不过是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孬种,以前明明只有你仰望我的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境界的人,但是转眼间却爬到了我的头上,你说老子能受到了吗?”

  “爬到我的头上就算了,居然还想收服我的人,还想让老为你卖命,还想让老子做你的小弟,你算个什么,明明以前就是个废渣,你有什么资格骑在我的头上?”

  “本来这些我忍忍就过去了,形势比人强,我也不得不低头,但是收保护费那件事,你做的太绝了!”他嘶吼道:“老子不就是多收了点钱吗?你居然还教训我,又想当混混又想做好人。呵呵……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收个保护费还那么多规矩,这个不能抢那个不能抢,你在逗我?老子不过是多少了点钱,你居然就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教训我!老子不过是吃了点钱,你就要打老子,只准你要钱,老子的兄弟就不需要钱了吗?”

  “你为了这个教训我的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要不是你做的太绝,我也不会这么对你!一点也不念兄弟情义,以前老子好歹也帮过你,也算是你的恩人,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无情!”

  陈飞就像找到了发泄口,把所有的不快和不满全都吼了出来,他双目赤红的咆哮,面容扭曲。

  “说完了?现在该我说了吧?”我目光嘲讽的看着陈飞:“呵呵……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我真心把你当兄弟,你却说我想收你做小弟,我要是想让你做小弟的话,我会给你这么高的自主权?正因为我尊重你,所以我从来没有插手过你的事!”

  “还有收保护费这件事,明明是你错在先,却怪起我来了!你要是缺钱的话,可以跟我说,我会不给你?!而且,我收钱的话,我没给你们钱?最重要的一点,你要是嫌钱不够,你大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收保护费!你要是以自己的名义收钱,想怎么收就怎么收,我绝对不会说半句废话!”

  “你千不该万不该居然用我的名义乱收保护费。不管你说我装也好假也罢,只要用了我的名义,就必须按照我的准则做事!”

  “你阳奉阴违背地里吃钱,这是兄弟做的事?一开始就心图不轨,就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了,要是换做其他人做了这种事,老子早就打断他的腿了,但我却原谅了你!”

  “可是你不知道珍惜,也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反而变本加厉给我找事,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我目光越发的冰冷,我没想到陈飞居然一直都看我不爽,表面上却还一直跟我称兄道弟,这种被你自以为是兄弟出卖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徒然大喝道:“秦浩!”

  “在!”秦浩大声应道。

  “给我打!”我目光冷冷的盯着陈飞,森然的说道。

  “李虎,你要打我?!”陈飞不敢置信的瞪着我。

  “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老子姓什么!该还的情我都已经还了,看在新新姐的面子上我也原谅过你一次了,今天我不会再饶过你!”我冷冷的喝道:“打!”

  秦浩早就摩拳擦掌了,看清了陈飞的真面目,以秦浩的性格早就忍不住要打陈飞了,一听我的话,瞬间就冲了过去。

  g☆酷匠$y网JO正;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