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夏娅真是太好玩了,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逗她了,逗一个清纯害羞的女生,那感觉真的是又好玩又让人心痒难耐。

  如果跟一个成熟性感大方的女生开这些玩笑的话,完全不会有这种感觉,反而还可能会被对方反调戏。

  怎么说呢?跟夏娅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就有种青涩的青春萌动感觉,才真正感觉自己还是一个高中生。

  虽说把夏娅逗得生气了,但我并不担心,我知道夏娅并非真的生气,只是不好意思罢了!夏娅就是这样,脸皮薄,稍微跟她开点露骨的玩笑,她就会不好意思了。

  我看着夏娅的耳后根发笑,她一转过去,耳后根就刚好暴露在了我眼前,我一看,就看见她耳后根剔透粉红,晶莹玉润,就像熟透了的桃子,有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不过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阴毒的目光盯着我,我条件反应一样的转过头看去,只见周围的学生都低着头看书,或者就是做作业,并没有人盯着我看。

  我不由得把目光移向了冯默,他也是低着头看书,并没有看我。

  “难道是我多心了?”我纳闷的想到,这班上除了冯默,也没有谁跟我有什么仇,我收保护费也没有在这个班收,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多少年后回忆这段时光,也是一段青葱岁月,还不至于连自己的同学都坑。当然,最重要的是班上有夏娅,要是在班上乱收保护费,肯定会被夏娅发现,夏娅是班长,以夏娅的死脑筋,她肯定会一根筋的维护班上的学生,其他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是夏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为了夏娅我也不会在班上收保护费。

  还有一方面,也是怕闹得太厉害,捅到陈老虎那里去。

  Ml酷》v匠☆☆网v唯一I正◇版,T●其H他h1都;是盗版X

  至于冯默,虽然恨我,但已被我吓破了胆,都不敢看我了,应该不是他,可能刚才是我的错觉吧,我心里暗道。

  在班上除了逗逗夏娅,就是认真学习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事做的,之前还有个冯默挑衅我,但是如今冯默跟我就像两个陌生人,他看到我,屁话都不敢说一句,真是无趣,这样子我反而觉得有些无聊,因为这样子,都感觉没什么事做了。

  其实不仅是在班上,如今就算在明德,我都感觉没什么事做了,高一高二高三的老大,悉数败于我手,我曾经最强大的敌人张斌,也被我赶出了学校,张斌曾经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因为我一直想把他踩在脚下,打败他!

  正因为有张斌这座大山压在我心里,我才能始终憋着一口气走到如今这一步,说起来,从某种程度而言,张斌还帮了我,如果没有张斌这座大山,我还不一定能混到今天的程度。

  说起来虽然有些荒唐,但确实如此,如果要用一个理由来解释的话,应该是就所谓的有压力才有动力吧!

  张斌曾经就是我的压力,压力越大动力也就越大!

  如今没有了张斌这个压力,我感觉一下就松懈了,浑身都提不起什么斗志,感觉人生仿佛一下就失去了方向和目标。

  这一段日子,算是我过的最悠闲自在的一段日子了,一点压力都没有,走遍明德二中都没有谁能对我构成威胁,有时候不得干感慨一句,高手寂寞啊!

  如今在明德唯一的动力估计就是捞钱了。

  明德就是一个大钱罐子,这里大部分学生都是有钱人,家境殷实富足,也不知道我安排给秦浩陈飞的任务他们做的怎么样了。

  我课后找时间找到了陈飞,问了一下他捞钱的情况。

  让他们收保护费也收了一些天了,平常我也没具体过问过,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飞哥,你保护费收得怎么样了?”我问道。

  “虎哥,你猜我收了多少钱了?”陈飞神秘兮兮凑到我耳朵前说道。

  “多少钱?”我好奇的看着他。

  他在我面前竖起了一根手指,一副神秘的样子,我不由得皱了皱眉,肯定不是一百,这么多天才收一百保护费,他自己都没脸了,一千?感觉也不像,如果是一千的话,也不至于在我面前这么卖弄。

  “一万?”我试探性的问道。

  “虎哥,你真是太聪明了!”陈飞一拍大腿,当即便竖起大拇指赞道:“虎哥,你真是火眼金睛,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虎哥。”

  “好了,别拍马屁了,飞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我没好气的瞪了眼陈飞。

  “嘿嘿……”陈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飞哥,你真收到一万保护费了?”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对,而且这还只是两个班的钱!我们真是要大赚特赚了啊!”陈飞激动得说道:“虎哥,你是不知道,以前我也收过保护费,但以前我们在学校也就是不大不小的混混,说厉害比不上张斌,说小也叫得上二三十个兄弟,那时候我们收保护费,难啊!一些有钱人家的学生,我们根本都还震慑不住,而且那时候混混派头林立,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那时候收保护费只有这么难了。”

  “但是现在,我一说名头,个个直接吓得就掏出了钱,没得哪个敢反抗,真是无往不利,而且其他混混,都不敢跟我们争了!我从来没有收保护费收得这么爽过!”

  “呵呵……”听陈飞这么说,我心里也不禁有些得意,被人吹捧的感觉真好啊,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飞哥,你这些保护费没有乱收吧?”

  “没有没有。”陈飞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都是按照虎哥的吩咐,一人一次只收一百,收了一次就不能再乱收,而且不能收那些穷人的钱,虎哥说的话,我都一五一十记着,虎哥放心,不会有事的。”陈飞笑着说道。

  “嗯,只要严格执行了我的要求就没得问题。”我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只要按我的要求做,一般都不会出事,就怕尝到甜头的他们乱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