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前脚一出门就遇到陈老虎,听了陈老虎的火,我当时火就冒起来了,我最烦动不动就请家长的老师了!

  要是被我妈知道我的事,我妈肯定会很伤心,我妈一直希望我好好读书,要是知道我成了混混,她肯定会伤心欲绝吧?我不怕我妈打我骂我,我就怕我妈为了我的事伤心痛苦。

  虽然心里很火,但是我不敢发脾气,不敢跟陈老虎对着干,我妈就是我的软肋,千万不能让我妈知道,要是冲动之下跟陈老虎发了脾气,那一切就真的完了。

  我强压下心头的火气,连忙说道:“陈老师,没有,我没打架,我是走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脸上的伤是摔的。”

  “你当我是瞎子吗?多大的人了,走路还摔跤,真以为我这么好骗?”陈老虎板着脸训斥道。

  “陈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忍着怒气低声辩解道:“人长大走路就不能走路摔跤了吗?有些二三十岁的人,还会不小心摔断手脚呢!”

  …酷匠p网永E久4?免☆费@看q小~说S

  但是陈老虎根本没听我的辩解,她生气的吼道:“李虎,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中考状元就是这个德行,逃课打架,我跟你说,我的班上都是好学生,你不要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什么都不要说了,明天把你家长请来。”

  陈老虎的话就像一根根针扎在我心里,我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就因为我是中考状元,做什么事都要以你们的标准强行要求老子,中考状元又怎么了?中考状元就不是人了吗?谁规定中考状元就一定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就因为我是中考状元,啥子事都要按照她的标准做,呵呵……我真想反问一句,你特么问过我的意见了吗?老子又不是你的傀儡!

  还说老子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真是说的“好”啊!好像这火箭班里的学生个个都纯洁得跟白莲花似的,就老子是坏人?!对于这种眼瞎的老师,我真想揪着她头发让她看清楚,是不是她眼里的好学生是不是都是真的好学生!

  “陈老师,你真的误会李虎了,他是真的摔了一跤。”我没想到,一直沉默的夏娅居然为我说话了。

  我惊讶的看着她,但是夏娅就像没感觉到我的目光一样,她没有看我,而是认真的看着陈老虎。

  “真的只是摔跤?”夏娅的话果然比我的解释管用多了,夏娅一开口,陈老师的态度一下就缓和了很多。

  “真的,我看到李虎摔倒的。”夏娅说道:“我刚跟他一路,看见他摔下去的,现在正准备带他去医务室看看。”

  “嗯,既然夏娅班长这么说了,我就相信你一次。”陈老师点了点头,她扫了我一眼:“去吧,既然是摔倒的,就不用找家长了,下次走路小心一点。”

  “嗯嗯,谢谢陈老师关心,我下次会注意的。”明知道错了也不道歉,靠,老师就了不起啊?老师就要高人一等啊?冤枉人了都不道歉,就随便安慰了一下应付了事,谁稀罕你的安慰!虽然我是真的打了架,但夏娅帮我圆了谎,至少站在陈老师的角度她是知道冤枉我了,可是这样她都选择不道歉。

  “谢谢你。”等陈老虎走了后,我跟夏娅并肩走在走廊上,我扭头看着她的俏脸,认真的感谢道,我是真的很感激夏娅,要是没有夏娅,这次陈老虎,可能真的非逼着我叫家长来了;要不是夏娅帮我圆了谎,刚才陈老虎的态度和脾气,让我差点没忍住打她!

  我早已不是当初的我,虽然我一直在刻意压制自己的怒气,但是自从成为二中老大后,我的脾气和火气都比以前大了,如果是其他事,陈老虎骂骂我,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也就过了,但她居然要我叫家长,这是我不能忍的!

  要不是夏娅,我刚才可能就真的因为冲动,犯下大错了,所以我真的很感激夏娅。

  夏娅是班长,她是认真学习的好学生,一向都很听老师的话,也不会跟老师作对,身为班长,她对同学负责,对老师负责,作为学生,认真学习,对自己负责。

  但是这一次,她为了我撒谎骗了老师,这种事对别人来说很容易,但对夏娅来说,真的很不容易!

  “不要跟我说话。”夏娅瞥了我一眼,有些使气的跟我说道。

  “好好好。”我有些好笑的应道,这小妮子,还在为这次的事生气吗?这分明就是跟我撒娇使小性子嘛!几个月不见,我发现她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表情也比以前丰富多了。

  “李虎,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去打架了,要是下次又像这次受伤,我就不理你了!”走了几步,夏娅忽然说道,不过她并没有看我,目光还是直视着前方。

  哼,跟我说话都不看我一眼,我心里起了逗她的心思,我不由说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不是不要我说话吗?”

  “我没跟你说话,我跟李虎说话,世界上这么多李虎,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叫李虎吗?”夏娅眼睛还是看着前面:“你不要跟我说话,我不想跟坏蛋说话。”

  “可是你已经跟我说话了啊。”我好笑的说道,网盘斜着眼睛瞥了一眼直直看着前方的夏娅,见她脸都憋红了,就像烧红的辣椒,还冒着热气!趁她发飙之前,我连忙说道:“好了,我答应你。只要别人不主动找我麻烦,我不会主动跟别人打架。”

  张斌除外!我心里暗道,张斌是主动招惹我的,并不是我主动招惹的他。

  接下来我跟夏娅到了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在我脸上擦了点药,然后给我开了几服药,医务室的医生说,幸好伤口不深,不然就要破相了。

  靠,这老头故意唬我呢?!随便打了下就说要破相,想故意坑我钱就直说嘛!

  我不想跟他计较,拿了钱就走了,我还有我的事要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