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真的听见了我的心声,在我心情最烦躁的时候,还真有不长眼的来找我麻烦了,而且来找我麻烦的不是别人,还是一个老熟人。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人,除了张斌,我最恨的就是他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走到楼梯间就碰见了他,他看见我的时候,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便拦住了我的去路,一脸嚣张的看着我。

  拦住我去路的人,是板寸头。

  板寸头,张斌手下的头号打手,我当初没少在这家伙手下吃亏,当初这小子可是把我打得够惨,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楼道碰上了他。

  嘿嘿……真是来的太是时候了,老子不来找你,你反倒凑上门来了。

  “李虎,你小子够种啊,居然还敢来明德。”板寸头一脸狞笑的看着我,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头,伸出中指指在我的鼻尖:“你小子跑啊,接着跑啊,怎么不跑了?老子还以为你要躲一辈子,居然还敢来明德,胆子挺大啊!”

  “呵呵……我数三声,拿开你的脏手。”以前我看到板寸头还有些畏惧,现在看到板寸头,完全没得一点感觉:“一……”

  “哟,几个月不见,胆子肥了啊,看到老子都不害怕了,忘记我当初是怎么教训你的了?”板寸头听了我的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嚣张起来,他不仅指着我的鼻子,还对着我做出了一个嘲讽的手势。

  “二……”对于他嚣张的姿态,我一点没有放在眼里,我冷冷的数到了二,右手伸起了第二根手指,让他在最后装一下吧,毕竟以后他再也没有装b的机会了。

  “看来我还要好好教育你一下,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次的教训!”板寸头讥笑道。

  “砰!”我二话不说,朝着板寸头的脸一拳就砸了过去,这家伙讥笑的脸瞬间凝固,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你居然敢打我!”板寸头的脸一下就扭曲了,他完全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敢动手打他。

  “碰!”我没跟他说一句废话,这次我一脚踢了过去,踢到了他的小腹,痛得他瞬间弯腰抱着肚子,脸都发白了,冷汗直冒。

  “你……你……你……”他忍着剧痛,恨恨的看着我,连对我说了三个你字,都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其实板寸头的战斗力并不弱,但他非要跟我装b,明明有实力跟我打一架,但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好欺负的弱鸡,所以没把我放在眼里,一直跟我在那儿装b。

  我忽然间动手,他完全没反应过来,所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连续两次都是打他措手不及,占了先机,我两次出手,用力都不小,所以板寸头一下就被伤到了。

  “二b!”我冷冷的瞥了一眼,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拉着他往教学楼的后面走了去。

  板寸头受了伤,痛得他浑身无力,所以我很轻松的就把他拉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个角落,这周围都没得啥子人,动起来手来比楼梯间方便多了。

  “我叫你跟老子嚣张!”我把板寸头推到墙边,一耳光扇了过去。

  “叫你他妈的跟老子装b!”我又一耳光打了过去。

  要不是板寸头跟我装b,一上来就跟我动手,也不会这么轻松就被我拿下,所以说,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瞧别人,板寸头就是小瞧了我,以为我好欺负,所以才没急着动手搞我,同时更不要装b,俗话说装b遭雷劈,这是无数先人总结出来的金玉良言啊!

  Ev最R`新章“节上~酷3匠?/网o.

  我这两耳光抽下去,都把板寸头打懵了,他反抗很激烈,但没得法,刚刚肚子那一下,踢得他都没得战斗力,他现在就像刀俎下的鱼肉,任我宰割。

  “李虎……你……居然……敢打我!”板寸头似乎还没有从现实中反应过来,居然还这么瞪着我,像个煞笔一样的还问我着我这种问题。

  “就打你了怎样?”我一耳光抽了过去,冷冷的看着他:“几个月不见,似乎你的智商下降了,当年老子都敢跟你干架,现在还不敢跟你动手了?看来你几个月是安逸日子过多了,连带着智商都降了。”

  “算你狠,李虎你有种就搞死我,不然老子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板寸头的声音充满恨意:“你有本事现在就离开明德,不然,老子今天一定要打得你妈老汉都不认识!”

  “哎哟,我好怕怕哦。”我很配合的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然后表情立马冷了下来:“老子跟你说,我这次回来就是收拾你和张斌,你们这两条贱狗,刚才那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当年的仇,我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们。”

  “你有本事别跑a。”板寸头捂着肚子,就准备出去找人。

  “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看他想趁机开溜,立马拉住了他的后衣领,把他拽了回来:“现在就想走?没那么容易?老子本来就心情不好,你还来惹老子,不多抽你几个耳光,怎么让老子心情爽?”

  我像耍猴一样把板寸头耍的团团转,真的太感谢老天爷了,在我心情这么不爽的时候,把板寸头送了过来,我不多揍他几下发泄一下,我都对不起他这么热心肠的“送人头”。

  把板寸头这个昔日的仇人狠狠揍了一顿后,我的心情总算好多了,我放板寸头走的时候,板寸头都快被我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但是不管怎么弄他,也终究不能要了他的命,最后还是让他滚蛋了。

  但是板寸头一走,我的麻烦就意味着要来了,刚才把板寸头揍爽了,但同时也暴露了我的踪迹,板寸头回去后,肯定会告诉张斌,不用想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带一堆人来找我麻烦,我还记得板寸头滚蛋时眼睛中的恨意,可以想象,不把我折磨回来,他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还有张斌,当年差点一刀捅死了他,他知道我回明德了,不用想也知道他会怎么对付我。

  我跟他之间的总账,是时候清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