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班上,又要等一节课,现在每一节课对我来说都是煎熬,没见到许新新,我的心始终都是空着的。

  这节自习连跟夏娅聊天的心情都没有了,不过这节课夏娅也没有跟我传纸条了,她忙着赶作业去了,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座位上等啊等,我过一会儿就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感觉过了很久,但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才过两三分钟,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分如年。

  我整节课都在胡思乱想,怎么会呢?怎么就没见到许新新呢?新新姐在哪个班?

  几个月不见,新新姐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或者已经另有新欢了?可是不会啊,虽然几个月没见到新新姐,但是新新姐时不时的还是跟我通了电话的,要真的不喜欢我了,还跟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想了很多很多,终于,下课铃声如天籁般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瞬间就站了起来,跑出了教室。

  不过刚到教室外,就撞见了陈老师:“李虎,马上就要放学了,你先跟我到宿舍去看看。”

  我来明德也是选的住校,不过我今天并没有带生活用品来,按理说是该回家的,但是谁晓得这个陈老师,非要先带我去寝室看看,喊我最好明天就把生活用品带来。

  我无奈,只好跟着陈老师先到寝室逛了一圈。

  等回到教室后,都特么放学了,我非常郁闷,这个坏事的更年期母老虎!我在心里吐槽了句,看来只有明天再给新新姐惊喜了。

  高二有十几个班,一个个班找起来还是太麻烦了,我想了想,还是先到昨天去的那个班上看看,看能不能看到熟人,新新姐以前的同学我还是有认识的。

  我也真是脑子抽了,昨晚上居然没想到,昨晚上如果在高二四班多看看,说不定就能看到熟人。

  今天我又去了高二四班,呆了一会儿,还别说,真让我看到了一个老熟人——大个子陈飞!

  陈飞以前是跟着许新新混的,以前因为新新姐的原因,他还帮过我不少忙,所以我心里对陈飞还是挺感激的。

  陈飞看到我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我:“李虎!是你啊,你可了不得啊,都成中考状元了。”陈飞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哟,不错不错,几个月不见,长高了不少。”

  “飞哥,这都几个月前的事了,还拿我开涮。”我苦笑道。

  “你怎么还敢来明德?就不怕张斌不来找你麻烦?”陈飞问道。

  “飞哥,不瞒你说,我现在已经转回明德读书了,至于张斌,我这次回来就是找他算账,他就算不来找我麻烦,我也要去找他麻烦。”我直接说道。

  “你小子疯了?!”陈飞惊讶的看着我:“我不晓得你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劝你,趁张斌没有发现你,最好快点离开明德,别看你是中考状元,学校可能会给你特殊关照,但是张斌要搞你没得任何问题,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张斌混得越来越好了,现在不仅是我们高二的年纪老大,高三的混混都不敢惹他。”

  “不瞒飞哥,我这几个月去二中了,并且统一了二中的混混,我现在是二中的校霸,别说张斌是明德高二的年纪老大,就算他是明德的校霸,我都不怕他!”我淡淡的说道。

  “噗……”陈飞强忍着笑,他嘴巴都忍得抽搐了,他拍着我的肩膀:“李虎,在我面前就不要吹牛了,我看到新姐的面子上劝你一句,还是快点走吧,不要来明德了,你要是二中老大,我都是明德的老大了。”陈飞一脸好笑的说道,根本没相信我的话。

  “飞哥,你不信算了,你有空去打听打听二中的老大,是不是叫李虎。”我无语,为什么说真话的时候都没人相信?难道我不像校霸?哥发起狠来也是很霸气侧漏的好吧!

  “就算叫李虎,也不是你,你这个名字又不是什么生僻名字,天朝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就我们学校都有两三个叫李虎的。”陈飞笑道。

  我看得出来,陈飞并不是嘲笑我,只是认为我在吹牛,毕竟当初我在他心中的形象是比较懦弱的,而且当初一文不值的我短短两三个月就成为了二中老大,这说出来也太匪夷所思了,肯定没得人相信。

  别说陈飞了,就连我自己,要是搁几个月前有人对我说几个月后我会成为二中老大,我也不会相信。

  我不想跟陈飞多解释,他信不信由他去,反正事实摆在那儿,他信不信对我又没什么影响,爱信不信,我今天来不是跟他装逼吹嘘我成为二中老大的事,要不是他说到张斌,我顺便跟他说了一下我的身份,不然老子讲都不得跟他讲。

  “飞哥,实不相瞒,我今天是来找新新姐的,你刚才说到新新姐,我昨晚上就来了四班找新新姐,但是并没有找到,不知道新新姐现在在哪个班?”我问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忽然就特别紧张。

  “你找新姐?”陈飞奇怪的看着我:“难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心一跳,连忙问道,我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没跟你讲吗?奇怪了。”陈飞摇摇头,似是不解许新新居然没跟我说:“新姐已经没在明德了,这学期开学她都没来报道,你居然不知道。”

  “什么!”我瞬间瞪大了眼睛,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激动之下抓住了陈飞的胳膊,激动的问道:“新新姐不在明德了?那她去哪儿了?是不是张斌对她做了什么?我艹TM的张斌,老子要弄死你!”

  “别激动,别激动。”陈飞拨开了我的双手:“听我把话说完再激动行不行?就你还想干死张斌,他没弄死你就算好的了,新姐离开明德跟张斌没得关系,是她父亲要求的,让她去她父亲做生意的地方念书。”

  “她父亲在哪里做生意?”

  酷匠网☆t正版:4首^+发5/

  “上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