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别跟着了,出来吧,李虎,潘婷。”等走到一条静谧无人长长的公路上时,刘明成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了我们这边。

  我跟潘婷也不隐藏,本来这就是我们彼此心知肚明的事,刘明成一早就知道我们在跟踪他,走到这里他拆穿了我们,因为已经到了明溪路。

  明溪路是一条很长的公路,周围并没有房屋,是一片荒废的土地,听说这里已经被开发商看中,准备盖楼房,不过还没施工,明溪路的两边,是一排昏黄的路灯,昏黄的灯光映射在公路上,在这黑暗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阴森,偶尔吹过一股凉风,只穿着短袖的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这大晚上的只穿一件短袖还真是有些冷啊,这条路也太安静了,除了我们,周围真是一个人都没有,胆子小点的,大晚上的怕是走都不敢走这条路,倒不是说怕鬼,而是晚上一个人走在这种路上,就怕遇到抢劫,据说明溪路这两年间就发生过几起晚上行人被抢劫的事情,所以现在晚上基本没得什么人敢在这条路上走了,至于车子,白天都很少,晚上更是很久才能遇到一辆,这又不是什么国道省道,就是一条通往郊区的路。

  对面的刘明成身边跟着五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我见过,就是那个叫做蛮子的大汉。

  “刘明成,你倒挺沉得住气,硬是等到晚上才走。”我看着刘明成道。

  “李虎,你胆子还真是大,居然跟潘婷联合起来对付我,还敢来抓我单,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刘明成瞥了我一眼,轻蔑一笑。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我淡淡一笑:“我们既然敢来抓单,就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怕你以后报复,因为你连报复的机会都没有了。”

  V更:新最q$快(上-酷60匠S#网el

  “哼,别嚣张,你就这么敢肯定,今天我会输给你?”刘明成傲然一笑:“别看你们带了二十几个人,但我照样不怕,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我早就知道你们今天晚上会来抓我单,不然你以为我会给你们抓单的机会?”刘明成冷笑道,他看向我们的眼光充满了讽刺,似乎他已经看到了我们震惊的样子。

  我很配合的装出震惊的样子:“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我们会来抓单?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几个人,都是我们的心腹,你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潘婷轻瞥了我一眼,我见她轻抿着嘴唇,想笑又忍住笑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被我“认真”的表演逗乐了,我旁边的袁东,更是情不自禁的竖起大拇指:“虎哥,来年奥斯卡非你莫属!”

  “哼,想知道原因?怕你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刘明成冷哼道,好家伙,看着刘明成得意的样子,我不由暗暗好笑,我自己都有些佩服我的演技了,居然还真把刘明成给骗过去了,看来袁东说得对,明年奥斯卡就该给我搬个最佳男主角奖了。

  “李虎,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季辉,然后叫我一声老大,我就放过你。”刘明成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我身后的季辉,他又一次提起了季辉,然后语气轻蔑的对我说:“我看你是个人才,才想要你归顺我,要不然,这最后的机会我都不会给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交出季辉,季辉今天肯定都会落到我手里。”刘明成嚣张的说。

  “就算你知道我们跟踪你又如何?你现在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加上你也才六个人,我们可是有二十几个人,看清楚形势再说吧,你难道认为凭你们这几个人,还能打过我们二十几个人?”我继续发挥我的演技,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再让刘明成嚣张一下,因为马上他就要嚣张不起来了。

  从刘明成的语气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刘明成并不知道我们看穿了沈东的身份,对于这件事,他还蒙在鼓里,一切正如我们所料,也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但我心中总有一种不安,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件事从计划到实施,都太简单太容易了。

  轻而易举的就骗过了刘明成和沈东,难道他们真的一点就没怀疑我们识破了沈东的身份?

  故意诬陷栽赃挑起我和潘婷的矛盾,这件事表现得太明显了,虽然后来沈东说了原因,但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我们会怀疑他?还有电话的事,似乎都太简单了。

  可是看刘明成的表情,又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并不认为刘明成有我这样的表演天赋,从他的表情我确确实实的可以看出,他还以为我们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还安插了一个奸细在潘婷身边。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还是是我多虑了?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我始终抓不住症结,而我觉得不安的原因,也仅仅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完成的太简单。

  “哈哈哈……李虎,你也太天真了,我明知道你们跟踪我,我还会只带这么几个人跟着我?我只是不想打草惊蛇而已,你们不是决定在明溪路对付我吗?你现在看看,到底是你们人多还是我人多!”我正思考的时候,传来了刘明成嚣张的大笑声。

  刘明成笑声刚落下,就见明溪公路两边荒废的土地里,陆陆续续的涌出了一片人,公路两边的路灯都是照在公路上,在这漆黑的晚上,除了公路上有些昏黄的灯光,朝两边废弃的土地看去时,就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难怪刘明成要等到晚上才走,也只有晚上我们看不见他藏着的人,要是下午来这里的的话,他藏在废弃土里的那些手下,一下就能看见了。

  “李虎,你觉得是你人多还是我人多?”刘明成脸上又挂起了他招牌式的笑容,目光轻飘飘的看着我,眼神多了一丝嘲弄。

  我看了下,大约走出来了五六十人,那五六十人此时就站在刘明成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