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毕竟有些敏感,所以我只跟张杰一个人讲过,连袁东都没说,当然,并不是说比起袁东我更信任张杰,只是袁东是个大嘴巴,藏不住什么事,有时候一不留神就会说漏嘴,张杰不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季辉,季辉对天下会的事都特别敏感,没有的事到了他耳中就会变成有了。

  “对,我是说考虑三天,但是……”

  “没有但是!”还没等我说完,季辉就打断了我的话:“同意就是同意,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心虚!”

  “兄弟们,都听见了吧?这就是你们信任尊敬的虎哥?!”季辉目光扫过在场的兄弟,他神情激动的吼道:“这种卑鄙的小人你们还相信他吗?这种人配做你们的老大吗?!”

  在场的兄弟听到我的回答和季辉的话,脸色都明显发生了变化,他们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这些人当初都是跟着季辉追随过来的,虽然现在我在他们心中有了与季辉同等的地位,但是当初季辉带着他们归顺我时提出的条件,他们都没有忘记,如果我真的做出这种事,他们事绝对不允许的。

  “季辉,我是说考虑三天,但我并没有同意,我也根本没想过把你交给刘明成,你不要妄加揣测就私自决断我的用意!”我也有些激动的吼道。

  “呵呵……李虎,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狡辩?你如果没得这个想法,你为什么会答应刘明成的建议考虑三天?正是因为你有这个想法所以才会接受刘明成的建议,没有想法的话,你早就直接拒绝了!”

  季辉冷冷笑着:“还记得我当初说过的话吗?如果你没有遵守承诺,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同意考虑三天,只是跟刘明成虚以为蛇,争取到三天时间做准备,如果我当时就直接拒绝,刘明成怕是会直接跟我们开战,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如果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是刘明成的对手?但如果我同意考虑三天,至少这三天内,刘明成不会对虎帮下手,这样我们就有了准备的时间!”我解释道。

  “哈哈……你就是说开花我也不会相信你,当初我就是被你的一张嘴骗了,真当老子是傻子,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季辉怒极而笑。

  “哦……这么说你是执意要叛变了?”我眼神冰冷的看着季辉,心中莫名充斥了一股暴戾的情绪,本来我就一直防患着季辉,而且季辉对我的态度和有时对我说话的语气,也让我非常不爽,就感觉他是老大我是小弟一样,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看来他是有意叛变了,连他自己都承认没有真心臣服过我,那我还有什么号说的。

  好,既然执意说我要把他交给刘明成,与其被冤枉,那老子还不如真的把他交给刘明成算了,既顺手解决了季辉这个祸患,又保住了虎帮暂时的平安,至少短时间内天下会不会找虎帮的麻烦了,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我心里的邪恶思想猛然爆发,就像微弱的火苗引燃了汽油,脑海瞬间充斥着这个想法。

  等等,我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不就遂了刘明成的心了?想起刘明成那时自信的笑容,似乎他就肯定我会把季辉交给他似的,难道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中?我悚然一惊,难道这一切都是刘明成搞的鬼?

  刘明成在背后算计我?

  想到这里,我浑身冒起一层冷汗,差点就上当了,刚才真的是太危险了,要真的被暴戾情绪支配,一个没忍住就真的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了。

  “不是我要叛变,而是你先背叛了我!”

  “去你妈的!”我二话不说,忽然一拳朝着季辉的脸上甩了过去。

  L酷.D匠w;网H‘首.W发/o

  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季辉也没有想到,猝不及防下,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拳就被我打翻在地。

  因为我突然出手,整个人群瞬间就骚动了起来,我大声吼道:“谁都不要动!相信老子的都跟老子站到起!”

  因为我从来没有表现出这么可怕的时候,毕竟我还是虎帮老大,还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他们也被我的威势震住了,一时间真没有一个人敢出手帮季辉。

  “老子让你们看看,老子到底有没有违背承诺!”我一边骂一边又走到了季辉的身边,一把拎住了季辉的衣服:“季辉,你不是一直都不服老子吗?好,老子今天就打得你心服口服,你不是说我出卖了你吗?我给你机会,只要你能打赢老子,老子不用你说自己滚出二中!”

  季辉本来就在气头上,把我当成了仇人,而我刚才又忽然揍了他一拳,他早就处在暴走边缘了,他涨红了脸,二话没说,翻身爬起来就抡起拳头朝我砸了过来。

  我们这是纯肉搏战,我跟季辉都打红了眼睛,你一拳我一拳,谁都没有留情,季辉以前本来就是高一势力最强的老大,打架那是没得话说,虽然比不上被我赶跑的那个猛男秦浩,但水平也不差,加上又在气头上,真是毫不留情格外用力,简直是拼了老命的在打。

  张杰和袁东都紧张的看着我,他们都想过来帮忙,但是我刚才话已经说得很清楚,这是我我跟季辉的事,谁都不要插手,袁东不理解我的作法,但是张杰明白,要不是张杰拉着,估计袁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冲过来帮我了。

  季辉是完全打红了眼拼了老命打,我虽然也打红了眼,但我还保持着一丝清明,我们现在都在发泄,季辉从来没服过我,我对季辉也是看不惯,我们两人之前都在互相压抑着自己,所以不管是我还是季辉,都需要发泄,拼命的发泄。

  而两个互相看不惯的男人最好的发泄方式就是打架!

  哪个打架更厉害就哪个更牛!

  “季辉,你给老子听清楚了,我没有违背承诺,你不相信,老子就打到你信为止!”我揪住季辉的衣领,一拳揍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