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可儿行千里,也担心自己的母亲啊,我仔细想了下,如果有可能,将来读大学的时候,我倒是可以带着我妈一起去。

  只不过这种想法也仅限于想想,我妈还要工作,即便我能弄来钱,她也肯定不可能丢掉自己工作的,而且,以后在二中或者明德,还不知道要遇到多少危险的事情,我又不想让我妈为我担心,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也就是住校了,离我妈远一点,不让她知道我在做什么,就算偶尔受伤了,我也可以推说在学校里不回去了,避免让她为我担心。

  现在都是这样了,以后读了大学,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也想想不出来,但多半是不可能陪在我妈身边的了。从小到大,一直到现在,我心里才忽然有了一种长大了的感觉,以前一直觉得,我在我妈身边,我们俩相依为命,肯定不可能分开,直到此刻,我才忽然发觉命运的残酷。

  我妈神色之间也有些迷茫,晚上坐在那里看电视的时候,也一直没有说话,虽然没什么沮丧的深情,看向我的时候,脸上也是笑盈盈的,但我明白,她心里此刻肯定也在想跟我一样的问题,只不过我心里是担心她,但她心里多半还是担心我吧,担心我住了宿舍,身边没人照顾,担心我以后会不会吃得饱,会不会睡的好,她的所有心思都寄托在我身上,什么时候又给自己考虑过?

  或许有时候在担忧我之余,也会想到一些她以后自己要面对的生活,心里多半会觉得有些迷茫吧。

  唉,只希望我妈能尽快适应了吧。

  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翻来覆去的老半天都睡不着,忍不住又想给许新新打电话,可电话依然打不通,我心里隐隐有些不高兴,开学都有一周的时间了,虽然我没有如约去明德,但许新新也不至于这么久都不接我的电话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寻思了一下,我决定回头还是找个时间去找一下许新新,明德我暂时不能过去,指不定就会遇到张斌的人,但我知道许新新的住址,到时候去她二姑家里找她就是了。

  晚上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想了很多事情,到最后才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妈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过去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好了被子和床单枕头等东西,她果然已经把这些东西给准备好了。

  看到这些,我心里又是憋的挺难受,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吃饭,吃完饭之后,我妈又问我什么时候搬过去,我想了一下,就说明天搬过去,明天早上我叫个同学过来一起帮忙。

  我妈点了点头,说那她今天把我的一股整理一下,再买些洗漱用品,等明天早上我一起带过去。

  说完这些,我就赶紧背着书包从家里出来了,走出家门的时候才觉得眼睛里酸酸的,第一次有些因为我做的这些事情后悔起来了,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转即逝,最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不应该抱怨才对。

  脑子里稀里糊涂的想着,到了学校之后,我才吐了口长气,把这些无奈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

  我刚到了学校,袁东就过来找我,说他已经跟他弟通过气了,他弟昨晚上跟他拍了胸脯,说这一周之内就能把明德初中部给闹腾起来,虽然不可能一下把整个初中部都搞定了,但起码能先搞定了他们整个初二年纪,到时候一步一步来,最多也就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只要我们这边的支持足够,他那边就保证能一统整个明德的初中部。

  听袁东说完,我觉得他这个弟弟倒是蛮有志气的,也年轻气盛的很,我问袁东他弟弟叫啥,袁东嘿嘿笑着说,他弟叫袁北,这名字听的我一愣,他爹妈取名字倒是挺省事儿。

  我跟袁东说了下,让他随时跟他弟保持联络,一旦那边有事,咱们第一时间就得赶过去帮忙。

  现在虽然我身处二中,但实际上明德那里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没有那边的钱来支撑,我这边什么都没法进行。

  袁东点了点头就回去了,他刚走,旁边胖子凑过来了,问我刚才跟大头讨论什么事情,怎么还扯到明德上头了。

  Vp看o`正T版章t$节上酷匠!&网$

  胖子这家伙平日里一直嘻嘻哈哈的,虽然现在已经知道我手下有一大票人,是一方老大,但他对打架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现在有我的存在,他不用担心自己被别人打,不用担心自己被别人要烟,似乎就已经很满足了,每天跟我聊聊天扯扯淡,偶尔看着班上漂亮女生的背影,自个儿意淫一下,每天得过且过的,看起来倒也蛮休闲自在的。

  我当然也没想把我们合计的这些事情都跟胖子说,只是说我们现在比较缺钱,准备去弄点钱,胖子一听,面色严肃起来,很正经的跟我说,“你缺钱跟我说啊,我别的不多,可钱有点是啊,你缺钱居然不跟我说,简直没把我当兄弟啊。”

  胖子这家伙平时穿的衣服啊,还有拿的烟啊啥的,都能看得出来,他确实家里应该挺有钱的,但我现在需要的钱可不是小数目,他能有多少钱,能帮上我的忙?

  我心里压根儿没在意,笑着说我需要的钱不是小数目,估计他也帮不上啥忙,所以才没张过口。

  结果胖子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一副受了羞辱一般的模样,嚷嚷着问我说,“你需要多大的数目啊,你说个数来,我就不信我拿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胖子为啥激动,反正这家伙平时疯疯癫癫的,古怪的很,我心里也没怎么在意,随口就说,“至少需要两三万,你拿得出来?”

  胖子一听,诡秘的一笑,二话不说,低头就钻在自己桌兜里翻来覆去的找,最后从一堆零食包装纸里翻腾出来了一张银行卡,给我递了过来,一脸得意的说,“这张卡里就有五万,密码是六个八,你想用就拿去取。”

  我一下子风中凌乱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不可置信的问胖子说,“你……你说这个里头有五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