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胖子一脸羡慕嫉妒恨的,冲我幽怨的问,“你跟周老师到底啥关系啊,为啥她天天叫你出去?这都开学三天了,我都没有面对面的跟女神老师说一句话,什么时候她也能叫我出去谈谈心啊……”

  我看了他一眼,鄙夷的说,“你快别逗了,啥时候她真的叫你出去一次,到时候你情不自禁再把手伸进下面,她还不得把你给阉了?”

  胖子马上拍着自己胸脯,很严肃的分辩说,“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古人说过,周老师这样的女神,只可远撸而不可亵玩焉,我怎么可能会那么不尊重周老师。”

  这他妈都什么逻辑啊,我没好气的摆摆手,“那你远观去吧,还问个屁啊。”

  胖子咳嗽两声,又分辩说,“我是跟你说真的,你说我该怎么做,周老师才能跟我亲密一点呢?”

  我点点头说,“这简单啊,周老师为啥叫我,还不是因为我学习好,你赶紧埋头好好学习,回头考个年纪第一,周老师肯定对你刮目相看,恨不得一天来叫你三次。”

  胖子很严肃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我他妈还是睡觉去吧,你这变态,年级第一,那是人干的事吗?”

  说完,这家伙又懒洋洋的爬到桌子上了。我瞥了他一眼,就继续低头做手上的习题了。

  这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刘思成忽然过来找我,一开始还有些期期艾艾不太好意思说话的样子,到后来才开口对我说,他的一个死对头,这两天又准备找他麻烦,刘思成觉得自己对付不了,想问问我能不能帮他。

  跟这个杀马特虚与委蛇了这几天,目的可不就是为了从他这里打开突破口,跟二中这些势力牵扯上关系,进而发展自己的势力?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立刻就兴奋起来,不过这高兴劲儿当然不能表露出来,我只是做出一副豪爽的样子,拍着刘思成的肩膀对他说,“你放心,上次我说过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说啥帮不帮的,你去跟人约好地点,回头跟我说一下,到时候我直接带着人过去。”

  刘思成连连点头,不住的道谢。

  他对我的态度很是客气,但也正是这种客气,显得他并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真正做我的小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不是当初跟袁东张杰他们那样过命的交情,想成为真正的兄弟太难了,刘思成现在的心思,多半还是觉得我手里的实力不弱,对他有一定好处,才想着要利用我。

  我心里有些苦恼,刘思成是这样,以后收的别人肯定也会是这样的想法,我必须像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刘思成走了之后,我找了下袁东,让他联系一下下面的兄弟,随时准备着打架的事,另外,把以前打架时候用的那些钢管什么的也都找出来。

  上回跟刘思成打架,我只是适逢其会,并没有准备什么东西,而这一次,是我正式在二中展露自己手中力量的时候,必须得展示一下自己的威慑力,必须把别人吓住了,才有人真心想跟着我混。

  晚上我特意把张杰叫了过来,把我心里苦恼的事情跟他将了下,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张杰思索了一下,开口对我说,“虎哥,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初三时候有次在外面吃饭,下面兄弟们都说咱们要组建一个帮派,而且给帮派取个霸气的名字?”

  我回忆了一下,的确有这么回事,当时我们手底下的人增加了很多,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大伙都比较兴奋,好多人都这么提议,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当时也没有定下来,后来事情多了,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我有些奇怪,张杰现在提起来这件事做什么?想让二中的人对我归心,跟这又有什么关系?

  我问了张杰,张杰笑着点了点头,开口说,“当然有关系,而且有很大的关系。”

  然后,他跟我讲了一下他的想法。首先,我们组建了帮派之后,声势浩大,看起来像模像样,别人也对我们更有信心,才会真心实意的加入我们。其次,有了帮派名字,别人说起我们来,也算有个代号。

  最/新(@章Xz节上…酷●匠JS网*

  张杰还跟我说,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代号,有时候一个响亮的名头,比真正的实力还有用的多。

  虽然没有太明白他的意思,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尽快安排好了。之前张杰跟我说过二中的各方势力,这些势力有大有小,但基本上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势力都有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什么帮、什么派,总有一个自己的代号,别人说起来的时候,也有个代名词。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们不过是几十个学生组成的小团伙,平时也就打打架什么的,实在没必要搞的跟社会上杀人越货的团伙一样,非得组建个帮派,觉得那是非常煞笔的一件事情,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以前的想法错了。

  对我手下最底层的人来说,一个响亮的帮派名字绝对是很有必要,每次别人问题来,他们都能说出来自己是哪个帮派的,否则的话,就只能说,我是跟着虎哥混的,听起来就觉得弱的不行。

  决定了这件事之后,我就让张杰联系一下下面的兄弟,我们名字再聚一下,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这是跟我手下所有人都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必须的把兄弟们都聚起来,大家集思广益,才能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